[原创]黑道风云之《地下秩序》连载

地下秩序

[一]喋血南桥

占海看着一个个叼着烟卷,耀武扬威的小混混轻蔑的笑了。咋的,你他妈不想活了吧。一个小黄毛咋咋呼呼的,冲着文东走了过来。行啊,小子,有本事你送我一程!文东还是不紧不慢的说。小黄毛虽然有点胆怯,但仗着人多还是不甘示弱的抽出了随身携带的卡簧。今天爷爷给你放血,话音未落,就看占海身边一个小平头手一挥一斧头就敲在小黄毛拿着卡簧的右手上。接着就是一声惨叫,这下周围的小混混都直了,谁都没弄清楚怎么回事呢!这帮小混混看看四周,这才看明白,原来不知道什么时候,看热闹的人群都往后靠了,在前排多了几个留着球头的男子。其中一个已经挡在了文东的前面,手里拿着一把锯短了斧头把的消防斧。这十多个小混混里也有胆大的,有的抽出了匕首有的拔出了卡簧,大有准备一搏的意思。

这时候只听拿斧头的男子说:“给你们脸,你们不要,可别后悔啊。下一斧可没那么便宜了。”说完把斧头一收,搭在肩膀上,笑嘻嘻的看着这帮混混。就在这帮小子犹豫不决的时候,周围的几个男子也围了上来,其中有个穿黑西服的对黄毛说:“小子,不服找个地方,别在这让人看着像耍猴似的。”黄毛疼的呲牙咧嘴,是因为刚才的一斧头,但是他也庆幸,多亏不是斧头刃砍的,要不这只手就废了,一听黑西服这么说,马上找了个台阶,好我就和你定点。明天下午两点,南大桥下。说完灰溜溜的带着这帮小混混打车走了。

行了散散吧,别JB没事闲的,没看的了。快滚吧!看着这几个凶神恶煞,围观的百姓陆续的散了,都是一副你也就骂别人,你骂我试试,但是你和他一对眼神,他马上就假装接电话或者打电话,狼狈的回避着。靠,装B的真多。黑西服骂了一句。

文东至始至终一句话没说,只是带着坏坏的笑,抽着烟。看着这几个一块长大的哥们。小平头,铁良。黑西服,文东。另两个一个是军民,一个是东山。走啊,在这杵着干什么啊?都快给我饿抽了。铁良抱怨着。文东问占海,什么情况啊~?就取车这会功夫,您老就发威了啊!占海笑笑说:“先找个地方,把铁良喂饱了,慢慢聊”。

哥几个驱车来到了一个川菜酒楼,点了铁良最爱吃的水煮鱼,开了一瓶白酒,配了几个荤菜就开始喝上了。喝了几口酒文东这才打趣的问占海:“刚才什么情况啊?这些小逼崽子哪里来的啊?真是瞎了,没有一个人认识我们海哥啊!”占海笑了笑,其实说真的,我也不认识他们。就是因为我看了他们一眼。东山说:“现在什么社会啊,看一眼都不行了,真TM叫玩意。”占海笑笑,年轻气盛罢了,文东说:“那明天定点去是不去啊?”占海没说话,军民和铁良抢着说:“必须去,这帮小逼仔子不教训不行了。”文东说:“占海你说呢?”占海笑了笑,做两手准备,他们要是没去就算了,他们明天去了就干他们,给脸不要脸就不惯着。文东说:“那好,我晚上开始准备。让铁良去宾馆开几个房间。军民和东山调人。”占海看着文东,赞许的点了点头。

铃铃铃,一阵电话吵醒了还在梦乡的占海,是文东来的电话,才11点。由于昨天晚上喝的有点多了,头现在还有点一跳一跳的感觉。“都准备好了吃完饭我们出发。”放下电话,占海洗漱完毕来到宾馆大厅,看到文东,铁良,东山和军民都已经在等他了。哥几个什么也没说,去了粥店,喝了碗粥,驱车直奔体育馆。这时候在体育馆门口有两部面包车,看到占海的车子到了,马上拉开车门下来了十多个青年,都是二十刚出头。海哥,海哥,东哥,东哥~~~占海看着小兄弟们也是亲热的打着招呼,为首的两个透着精明干练。一个是小亮,一个是小杰。为了怕太显眼,文东让小杰把人先带上面包车,一会出发的时候跟着他们的车,让小亮上了他们的车,这样直接安排方便。几辆车一溜烟直接开到了南大桥。因为有护栏拦着车不方便进去,就停在了靠近桥头的出口,这时时钟才指向了一点钟,这是占海他们的习惯。每次定点都提前到,为的是查看地形,进出口。为了应变可能发生的一切情况。

占海数了一下,带来的小兄弟一共有十六个人,因为都是知根知底,所以也没废话。分成了两组,文东,军民,东山,带小杰一组。占海,铁良,带小亮一组。军民在车的后舱拿出两个帆布袋子,里面都是一米五长的,仿制倭刀。给每个人分了一把,然后又给每个人分了一个安全帽,这时候东山拿着另两个袋子上了面包车,给每个人分了一个护臂,都是占海找人特质的,占海有一句口头禅就是只有保护好自己才能消灭掉敌人,他不但知道怎样保护兄弟们,还很讲义气,很公道。所以不单是跟着他的这些兄弟们,就连占海的对头都很佩服他。快两点了占海开始分配任务。文东,你带人机动,明白吗?好嘞!就和以前一样抄这帮狗卵子的后路。占海微笑着点点头。我不说动手的时候,谁也不许动手,听明白没有!是,海哥。大家异口同声的回答。出发!没有一个人说话,文东带着人开着面包车,向前驶去。占海带着铁良小亮和几个小兄弟走到了桥下的广场上,占海和铁良空着手,小亮和小兄弟们都把战刀藏在了身后用衣服掩盖着,但还是一眼就能看明白是什么东西怎么回事。

占海到了桥下,这个广场要开发,重新盖什么公园。搁置了很久了,所以没有人。但是这块地方早就已经成为各路人马定点一教高下的地方了。连那些初中生,小屁孩打架都跑这来,好像这里是一块圣地,可能是金庸大侠的书看多了,把这里当成华山顶峰了,都来这里论剑。看看表,已经两点十分了。占海有了一斯轻松的感觉,可也是,谁愿意没事找事呢。只是身在江湖,身不由己。虽然这些小逼崽子不认识,但是敢和他定点,应该背后有人指使。要不凭他现在的名气。不是这样二十出头的小屁孩敢惹的。本意是想看看是谁,到底什么意思,想干什么。既然直接叫板,应该是想动他,所以今天带来的都是战将,都是直系,必要的时候能下手的,占海还有句口头禅就是兵在精,不在多。比人多,比排场吓唬人,那是和有名气的人玩的游戏。这样叫板的小屁孩,还是谨慎的好。既然过时间了他们没来也挺好,省去了很多不必要的麻烦。就在占海刚想带领着兄弟们走的时候,突然在大坝的另一头,黑压压的过来了一群人。看样子能有五六十。为首的是一个四十来岁的中年人,他边上有一个手上缠着绷带的小黄毛。

占海看着这么突然出现的这么多人,轻蔑的一笑。以他的经验,这样的架打不起来。真正动手的,都是十个八个这样的。因为都在社会上混,你认识我,我认识你,这时候总会蹦出两个和事老,然后大家找个饭店谈谈也就散了。因为都是为了脸面,有脸了也就算了,没谁是想真的拼命来的。铁良认出了前面带头的那个中年男子,“占海,那是桥头的板锹”。占海对这个板锹也有所耳闻,一直在城边子混,听说混的不错,也是个敢干的人。这时候这伙人已经走到了对面十米左右的地方停下了。一个留着小胡子的人在板锹身边不知道说了些什么。板锹上下打量了一下占海,笑了。慢慢的走了过来。占海,也迎了上去,铁良紧跟其后。兄弟你是占海吧!板锹笑着和占海打着招呼。占海,也笑着回到:“老哥还知道我啊,受宠若惊啊!”哪能不知道啊,兄弟后起之秀,拔头筹的人物。占海连忙说:“老哥这样夸奖,不敢当啊,来抽烟”。板锹看着占海的表现很满意。今天在这种场合相聚也算是咱哥俩有缘。板锹抽出一颗占海递过来的香烟,占海也叼了一颗,帮板锹点着了,对板锹说:“老哥,既然是缘分,今天我做东,找个地方咱们聚一聚。”占海很爽快的邀约着。板锹看了看占海身后的兄弟们。又看了看占海,不急,不急,我们兄弟今天认识了,喝酒的日子在后头呢,回头叫过来手上缠着绷带的小黄毛,对占海说:“这是桥头村村长的儿子,看来你们之间有点误会”。占海笑咪咪的看着小黄毛没有说话,心想难怪,郊区这帮小子还真没认识的。小黄毛因为有板锹撑腰,在看占海身后就这十个八个的人,仗着人多,就来了威风。“什么误会啊,你把小爷手都打骨折了,你说你想怎么办吧?”你说我怎么办才好呢?占海还是一副玩世不恭的坏笑。“你给我拿十万医药费,在找个地方安排我这些兄弟们玩玩,我就原谅你了。”占海转过头,看着板锹问道:“老哥的意思呢?”板锹看着占海想,闻名不如见面啊,就这几个人还装大哥呢。但是脸上没有表现出来,“今天和老弟认识了,我们以后就算是朋友了,我看这样吧带孩子们玩的事就算了,药费就这么地吧!”一直没开口的铁良,这时候突然抽出了斧子,说道:“你的手是老子砸的,要不我还你?”对方的人看到铁良亮出了斧子也都拔出了随身的砍刀军刺之类的。占海还是带着坏坏的笑,看着板锹。只是眼睛越来越亮。板锹看着铁良,恶狠狠的说,兄弟,别太冲动,你会后悔的。小亮看铁良抽出了斧子,和兄弟们马上冲到了铁良和占海身边,但是都没有拔刀,只是看着占海等待着命令。占海看着这些经过自己培养的小兄弟们的表现,非常满意。

就在同时对方的人也冲了过来,一下就把占海他们围在了中间。占海随手轻轻的按了一下手里电话的重播键,然后对板锹说,老哥你就是这么交朋友的吗?板锹看主动权完全在自己手里,也不用客气了,于是对占海说:“兄弟不好意思,朋友归朋友,事归事。你既然把我兄弟伤了就得付出代价,今天要是没钱,那老哥就对不起了。”占海拿起了电话,看来看,确认已经拨通了,已经在通话中,随手放进了裤子口袋里。带着坏笑冲板锹身后的人一指,就这些卵子能让我付出什么代价啊,脸是别人给的,不是自己要的,既然给你你不要就别怪我了。小黄毛在边上喊道:“装什么逼,今天我砍死你,你信不?”板锹一转身在旁边的小胡子怀里抽出了一把砍刀。占海,今天你要不赔药费,要不就躺在这。话音还没落突然在大坝顶上冲下来十多个带着白手套拿着战刀的男子,就在板锹和黄毛一愣的时候,占海在后腰嗖的一下,抽出了一把日本三八枪刺,瞪着发亮的大眼睛,抡起来一下就给黄毛脑袋上旋开了瓢,就在黄毛妈呀大叫的同时,回手又一枪刺狠狠扎在正往后退的板锹的大腿上,迅速的拔出来照着大腿根又是一下子。铁良看占海动手了,挥着斧子也上去了,这个黄毛是够倒霉的了,人多挡着路,没法躲没法退的,铁良的斧子也落他身上了。肩头这一斧子把肉都砍翻开了。小亮一看大哥动手了,还等什么呀,也和兄弟们抽出了藏在身后的战刀,每个拿着战刀的右手都带着白手套,加入了战团。

板锹毕竟也是混社会多少年了,就在腿上中了一枪刺的时候,也挥起手中砍刀狠狠向占海看去。只听啪的一声,板锹还纳闷呢,打这些回架了,头一回刀砍在人身上发出这样的声音啊,还没等他想明白怎么回事,第二枪刺就摔倒了。这一枪刺扎的真狠啊,都穿透了幸亏没扎正,要是扎在大腿根上,这条腿就废了。有几个跟板锹混的兄弟马上过来保护并掺起板锹,占海大喊,给你脸你不要脸,CNM的,看今天谁躺这。然后就扑了过去。就听噗噗两声又有两个跟着板锹混的腿上中枪刺摔倒在地。但是因为对方人多,占海的右臂也中了一刀,疼的他差点把枪刺扔到地上,铁良看占海受伤了,马上冲到占海身边,手里的斧头一阵猛挥,总算砍散了过来围攻占海的人,不过头上也挂彩了。小亮他们也冲了过来,保护自己的老大。这个时候在板锹的后面一阵大乱,军民和东山一人一把大砍刀,和文东在后面也冲过来了,刚一交手就让东山和文东放倒三四个。跟着他们身后的小兄弟们也都把手里的战刀抡圆了,板锹带的这帮乌合之众哪里是占海他们的对手啊,没被砍的一看那受伤的呼呼的冒着的血,腿都软了,我靠,都吃什么了这么猛啊,还是跑吧。一个跑了就带动一批。最后就剩下了板锹和两个汉子被围在中间,连刚才被砍翻的都被人架走了。小黄毛更是连影都找不到了。占海看着三个人,问板锹:“CNM的,你不说让我躺下吗?还是那句话看今天谁躺下。”话音未落,军民和东山两个人走到板锹身边,“CNM,没听海哥说让你躺下吗?一抬手一刀砍在板锹没有受伤的另一条腿上。给板锹疼的一哆嗦,虽然没有出声但是眼睛里满是恐惧。这时候扶着板锹的两个人留着小胡子的那个站了出来,擦了擦因为被砍头上流下的鲜血。对占海说,海哥,请你手下留情。今天我们认栽了,我大哥已经被砍成这样了,就请你抬抬手,如果海哥还不解气,有什么你就往我身上招呼,放了我大哥。另一个也忙说,海哥,都是混社会的,怎么的也有点香火情吧!不行我替我大哥让你出气!占海,看了看板锹身边的两个人,回头问板锹:“你怎么说?”板锹一听有缓,马上表态:“兄弟,啊,不,海哥,我认栽了,今天的事就这么算了,警察找我,我知道怎么说,还有众位兄弟的医药费我出了,也算是我给大家赔罪,如果海哥还生气,那就随你处置了,不过请放了我这两个兄弟,今天的事因我而且和他们没关系。”文东骂道:“装你妈了逼义气啊,CNM的。跟他俩没关系,那他俩干什么来了?要是我们栽了你怎么说?”文东骂是骂,但是没说别的,只是看着占海。占海没有表态,只是用发亮的眼睛盯着这三个人,手臂上的血顺着衣袖,一滴一滴的滴在地上。这时候不爱说话的东山,突然走到小胡子身边抬手就一个嘴巴,你他妈还挺能说,指着他和另一个扶着板锹的男子,你俩滚。小胡子的反应很让大家惊愕。他笑了,大哥谢谢你,但是我不能走!东山张了张嘴但是没有说话。眼睛里满是赞许。回头看了看军民,军民点了点头,把手里的砍刀收了起来。这时占海回头看看大家,和他一样挂彩的还有五六个。铁良伤在头上,小杰和小亮因为带着安全帽都伤在肩膀。文东受的伤比较不雅,在屁股上。不过都不是很严重。 “兄弟们怎么说?”

“大哥做主”好,占海回过身来,对板锹说:“既然你是前辈,我就给你一次机会。”板锹连忙称谢。占海学着他刚开始趾高气扬的语气对他说:“不急,不急。医药费肯定是你掏,但是我的人你说能白砍吗?”板锹连忙说:“海哥,药费是药费,损失我另算。如果要是相信我这两天我给你个答复”。“你是前辈,我相信你,我也不怕你耍什么花招。文东,把电话号给他,我们走。”说完转身带着弟兄们走了,文东过来给板锹留下了电话号,捂着屁股,一瘸一拐的也追了上去。桥下只剩下无奈的板锹和他两个讲义气的兄弟。

(未完待续)

本文内容于 2012/1/8 0:36:30 被勇敢的心1977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