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由崇祯的悲剧想到的

关于崇祯是昏君还是明君的争论持续了好久,但笔者认为崇祯作为一个皇帝,他最大的错误就是在最开始过度相信了当时的文官集团,当他在后期发现文官真的不可信时,就靠不停的撤换和杀人来弥补。还有人胡说什么崇祯的失败在于他太吝啬,崇祯作为古代帝王整个国家都是他的,他又怎么会吝啬钱呢。大明有“大明宝钞”,印一些大明宝钞就可以解决了。就如同美国印制一点美元就可以大量获得战争资源。

而且崇祯还可以发行铜钱来满足战争需要。但是这些需要国家信用来保证的。国家信用在于统治者权威建立,万民臣服的信仰存在。但明朝后期,官僚知识分子已经对皇朝不忠不孝了,他们可以公开挑战皇帝权威,无论神宗,熹宗还是崇祯都无法给官僚集团进行严厉打击。这些皇帝太仁慈。崇祯皇帝最错误的决定是杀了魏忠贤。魏忠贤是太监,太监是只有靠皇帝权威生存的人群,太监出于自身生存需要只会维护皇帝权威,来打击官僚集团。在这一点上神宗和熹宗比崇祯聪明多了。很多人以为万历和天启是天生的昏君,但我们要牢记一句话“这世界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辜的恨”,他们正是因为看到当时的文官集团的官权的集体泛滥和腐化,才不得以靠重用太监集团来对文官集团进行遏制和打压。而完全出身于底层贫苦人家的太监集团,因为熟知民间底层百姓的疾苦,在施政上反而能照顾照顾社会上的中下阶层。

李自成提出只要崇祯皇帝封他为王,就可以帮助崇祯皇帝打击满族反抗势力。这是一次机遇。可是崇祯刚愎自用,不肯妥协,最后死在知识分子创造的面子文化中。清王朝就比较聪明把那些汉族奸臣封为诸侯,利用他们打击汉族官僚团体,打击汉族反抗势力!等到汉族接受清王朝统治就对这些汉族诸侯进行绞杀。康熙,雍正,乾隆对付汉族知识分子很严厉,搞文字狱就是统一国家信仰,压制知识分子生存圈。使得知识分子失去翻身的土壤!满族以60万人统治1亿人口汉族,用的就是汉奸!清王朝一直懂得汉族知识分子是一群只要利益,可以不忠不孝的人群。清王朝把知识分子当奴隶,那掌握传播权的知识分子就把老百姓当成奴隶。但清王朝后期统治者完全倒向知识分子集团,结果造成全盘接受了知识分子汉奸文化。“宁予外敌,不予家奴”。

崇祯皇帝是处在一个政治变革时期,他没有好好把握。他消弱了维护皇权的太监集团,重用知识分子来掌握国家政权,当这些知识分子对国家不忠不孝时,又不能依靠群众组织对知识分子进行夺权。而且他在施政上犯的最大的错误就是听信了当时文官集团的蛊惑,执行了极度错误的财税政策,我们都知道,一个国家的政策的核心其实就是财税政策,因为它决定了社会财富的再分配。而崇祯就因为文官集团的几句'有道明君“的赞歌下,就把国家的税收重点从当时的商业和海外贸易转到了贫苦的农民身上。最典型的就是他在上台伊始就把前朝派驻到各地的税收太监全都撤了回来,所以在明末我们看到明朝的税收体系这么个荒谬的景象:国家不向最有钱的那些做茶叶,丝绸,布匹生意的商人收税,不向做海外贸易的商人收税,因为他们的后台就是当时庞大的文官官僚集团。国家却把税收的重点都放在了贫苦的农民身上。而在当时的权利中枢,在那些太监集团被边缘化后就再也没有人替那些贫苦的农民说话了。我们可以想象,如果在现在我们的税赋不向最富裕的垄断国企征收,不向城市里的大大小小的工商企业征收,却都去向那些贫苦的农民征收,我们国家会是一种什么状况,而这正是当时明末的真实场景。我们也可以从中看出当时明末的知识分子和文官集团根本就是一群不顾大局不顾国家安危,毫无远见又自私自利的小丑。当然历史也对他们进行了惩罚。当愤怒的农民起义军和清兵杀来时,他们的银子和他们的脑袋都没有了。

话说回来,当时的明朝富商和知识分子已经依靠海外贸易从海外获得大量白银,颠覆国家货币发行体系。知识分子利用对皇权阻扰,使得大明皇朝无法获得对富商的税收,失去了国家货币发行信用的白银本位制的基础。

一个稳定了200多年的王朝,它的物价水平已经很高了。远远超过了建国初期的水平。小额的铜钱货币,已经不能买到什么商品,皇朝也就失去发行铜钱的必要,只能使用白银,而富商和知识分子拒绝缴纳税收,大量白银留在富商手里,而非皇帝手中。神宗万历皇帝为了重新掌握货币发行权,要求向富商征税,但知识分子官僚强烈抵制,不光在朝廷上如此,他们在民间也挑起抗税运动!知识分子颠覆国家权威,使得国家税收全部压在生产粮食的农民身上,迫使李自成领导饥饿中的农民进行反抗!

崇祯皇帝到死之前才明白这个道理。但我们后人根本没有吸取教训,还是被那些篡改历史的知识分子的言论所迷惑!

正是由于崇祯的愚蠢和自大,使得明朝最终走向了覆灭的命运,也使得中华民族被迫遭受了267年的异族统治。

本文内容于 2012/1/6 8:11:33 被小编a19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写的非常好,条理清晰。

因为历史本就是文人集团写的,对他们有力的就是明君,对他们不利的就是昏君。听他们话的就是明君,不听他们话的就是昏君。

平时之乎者也,锦衣玉食,口若悬河,国难来临之时胸无一策,好点的逃之夭夭,做了隐士,差点的摇身一变当了叛徒汉奸。

崇祯帝最后写的那句话是对的,文官个个该杀,古有秦桧,贾似道,蔡京,高俅,当代更多如牛毛。

 以下是引用河南林原 在第23楼的发言:
崇祯的败亡是因为明帝国的财政与兵役体制问题,不变革无以图强,因循只能是国破山河不在。

严重赞同“胸抬”的观点!故明之败亡,是亡于党争,亡于文官集团和辽东的将门世家,亡于商人,亡于农民,亡于皇帝,

首先是党争造成了东林和复社等文官集团把持朝政直至明亡。这些文痞上台后,不知富国强兵,开源节流增加财政收入,反倒拼命的压榨自耕农阶层,从而使之成为当时整个社会,最大也是最不安定的因素。再者,山东的文官们,自辽事始,至糜烂。“漂没”了整个“辽饷”和援边物资的百分之三十。以致层层盘剥,最后发给军士们的粮响只有不到规定的一半,甚至更少。当兵的吃不饱,刀锈枪烂,除军将之家丁亲兵外,只有战袄破烂,竟无片甲着身。为糊口,卖儿鬻女,有军户妻者,操皮肉,换薄资以购粮。无粮无衣,怎么会后战斗力。如麻贵,孔有德,祖大寿等明将,欲为袁贼之辽西家奴竟不得。可见武人地位之低下,毫无尊严。无心无力,怎能御敌。而晋商,无节操,里通女直.蒙古,贩物资敌,是为江南文官豪商所逼。更有李闯这个前邮递员带领农民造反,不事生产疯狂破坏,以致天下震动。崇祯小儿不知民间疾苦,被文官们呼悠的撤矿监,重辽饷,加赋天下。可他妈的,士绅官员不纳粮缴税,偏偏他们都是大地主和大商人,奈何!!!小民何其无辜。神宗还知道用张居正的一条鞭法,遂有万历三大征,可泰昌帝个傻比,竟把他爹好不容易赞的两百多万银子全捐给了户部。文官们那个高兴,又能上下其手了。可就是不给发军饷,不救灾民,还不如魏忠贤。

本文内容于 2012/1/7 21:11:30 被陈阳楼主编辑

2楼netxy

还不错,有见地。但是还是犯了以今天的眼光去看待四百年前的老错误。

最明显的一个,铜钱是无法像纸钞一样大量发行的,它受铜料、铸造人工等成本问题的制约很大。嘉靖中,曾开采铜山炼铜铸钱,铸了一年钱工部上疏说成本与所得相差无已。也就是说,算上采矿、运输、铸造等一应花销,在明朝,铸造一枚铜钱的成本就是这枚铜钱本身的价值!至于发行纸币,这个是整个明朝二百九十五年全体皇帝阁臣的梦想。可惜的是,大明宝钞从来没有在市场上真正的被接受过。就发行纸币本身来讲,它真正流行于全世界的历史还不到一百年。中国政府发行第一套法定货币“法币”的时候是花费了大量的精力才成功的。在根本不具备同样条件的古代,想达到这一成就更要付出十倍以上的努力。

税收问题更不是你想象的那样简单。收商税在古代是一个几乎无法完成的难题。在不存在一个银行体系的前提下,作为政府你根本无法知道一户商家有多少收入。若使税使沿水、陆路设卡收税,货值的估计就成为一个天大的漏洞。收税的小吏没有维持公平公义的必要,他也不用对民心民力负责,他只需要向上缴纳一定数量的税金即可,这样向谁收、收多少、怎么收都是他一句话的事实。但是他手中这样大的权力却完全没有任何制约。一个责任很小,权力却很大的职位会给国家带来什么样的祸乱?这只要稍微动脑子想一下就知道了。小吏是这样,他上面的税使更是如此。当年有言官曾向万历劝誎税使的事时说:“一金入内库而九金饱私槖”,很形象地说明了这个问题。(其实这个问题在今天同样存在,税务局对那些以现金交易的店饭、小商贩是如何收税的?你能保证他们的公平公正吗?)终崇祯之世,北方的农民大批地倒向流贼,坚定不移站在朝廷这一边的正是商人、地主。所以才能有大量的募兵出现,孙传庭、卢象升这些人都是靠他们的支持才有成绩的。如果崇祯冒然征商税,逼得这些人再倒向流贼,天下的败亡便只在旦夕间耳。

魏忠贤的问题根本就是胡扯蛋。这一点我在其他的帖子中讲过。魏忠贤处理政事有一定能力,但是绝对超不过崇祯去。天启朝没有出现那么多的流民纯粹是因为国家的财力物力还没有完全耗尽而已。天启二年广宁师溃,辽东局势极剧恶化,孙承宗以宰相视师,动用了大量的财政开支构建了宁锦防线,这才耗尽了大明的最后一滴血。到崇祯御极时,辽东的局面已经形成,宁远、山海关防线已经成为了附身大明财政上的一条水蛭,更加不能使人忍受的是,由于广宁的丢失,大凌河天险已为建奴所有。建奴已经完全可以绕过宁远、山海关防线由宣大一侧进入中原腹地,与关内的流民相互呼应。如果你有看明史,应该可以发现,无数次在剿灭李、张诸贼的紧要关头,建奴就会由宣大直扑北京,朝廷不得已令剿贼官兵回师勤王。一来二去,遂使流贼坐大。追根朔源,这一切都是由广宁丢失造成的,而广宁丢失正是魏忠贤柄政之时!

不在其位,不谋其政。这句话的意思并不是说要人明哲保身,而是说你不在那个位置上,很多问题你根本考虑不到,瞎出主意瞎起哄,帮不到忙反而给在其位的人添乱。当然甲申已经过去三百多年了,不存在添乱的问题。但是对一位勤政忧民公正无私的君主,还是要尽可量的多了解他的一些难处苦衷,不要不负责任、想当然的把自己的想法当成灵凡妙药。没有人是傻子,崇祯也不傻。而且说实话,崇祯比我们大多数人更加聪明。他做不好的事,换成任何人也一样做不好。大势若此,非人力可回天。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