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2012年1月3日


本站专栏作者:战龙在野


缅甸政府在2011年12月份连续与数家民族武装进行谈判,希望签订“永久性和平协议”。地球人都知道,缅政府所谓的“和平协议”,只是缓兵之计。说过的话可以随时不算,几乎已经是缅政府的行为风格。谁也不敢保证,信誉记录超低的缅政府,哪一天忽然说不认账就不认账。试问?国与国签订的“密松大坝”可以说搁置就搁置,何况与少数民族武装签订的无第三方证人的和平协议?


半年前缅甸政府对待对民族武装咄咄逼人的凶恶样犹历历在目,而如今的缅甸政府却来个一百八十度大思变,大打亲和牌,大秀和平舞,使出各种花招忽悠各民族武装签订随时可以撕毁的“和平协议”。缅甸各民族组织首领谁人不识,缅甸政府抛出的这支橄榄枝是塑料做的,尽管造得很逼真,但终究是假物,搞不好接到手中时却发现是带刺的橄榄枝。


很多人一再批评各民族武装组织只顾自己的集团利益,心胸狭窄、目光如豆,不懂得团结联合起来抗缅。按理说,如此浅显的道理各民族武装领导人岂有不懂之理。问题的关键在于大家谁也不服谁,谁也不太相信谁。佤邦虽然被公认为“缅甸实力最强的民族武装”,“金三角的老大”,但其他民族武装内心深处未必愿意臣服这位老大。作者以为,缅甸少数民族武装之所以无法连成一线、同仇敌忾的关键在于群龙无首,没有一位德高望众的人物来统领全局。过惯了独来独往的民地武,哪怕看着独立军孤军抗缅,也不肯正大堂皇、理直气壮地跳出来声援。为求自保,为避免有所闪失,大家都在努力保持现状,不愿冒险。2009年的果敢之战,众民族武装只做隔岸观火;2010年11月的克伦之战,众民族阵线联盟仍不插手;2011年4月南掸邦军之战众民族兄弟仍保持沉默,6月克钦邦之战各民族武装照样选择明哲保身……。缅政府的奸计之所以屡试不爽,就是吃准了民族武装领导层的侥幸心理。可惜缅政府攻心战术虽堪称一流,攻城战术却奇差。堂堂一国之军,就是拿各少数民族兄弟毫无办法。


2004年10月钦纽被削权之后,当权的鹰派军官开始摩拳擦掌地秘密谋划以武力肢解各民族武装。谁料缅甸折腾了近三年,结果还是不得不回到钦纽制定的假和谈、真渗透的“怀柔之术”。


独揽缅甸军政大权的丹瑞大将是个精明的阴谋家, 但不是个具有雄才大略的霸主。他玩了二十多年的权术,始终只能操纵他手下那群军官,对民族武装组织仍旧一一筹莫展,对民族事业毫无建树。


缅甸如今的民族武装林立现象,需要像苏秦、张仪一样杰出的外交家和谋略家,实施“合纵连横”的策略”。或“合众弱以攻一强”,或“连横”,“事一强以攻众弱”,未来的缅甸如果没有像赢政那样的霸主出来一统天下,那么,苏秦张仪式的纵横家就是缅北最需要的。至于能否游说众民族武装连横亲缅,或是合纵抗缅,还得取决于纵横家巧舌如簧的口。




本文内容于 2012/1/4 20:38:15 被115师特侦连编辑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