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乌江自刎”真实性考

[原创]“乌江自刎”真实性考



《史记•项羽本纪》中的虚与实

——“乌江自刎”真实性考


鲁迅曾在《中国小说史略》中称赞《史记》是“史家之绝唱,无韵之《离骚》”。可见《史记》不仅是纪传体史书的开山之作,同时其作为文学作品也具有极高的价值,一部著作能够兼具文学性与历史性是极为难得的。以历史性而论,必然强调其可信性,不能有过多的艺术加工。比如《春秋》,后世盛赞其孔子作《春秋》“笔则笔,削则削”。以说明其对历史记载的严谨,丝毫没有任何的艺术加工。无疑作为历史著作《春秋》忠于史实的态度是备受推崇的,但是其过于追求务实,而没有任何多余的修饰,以致每则记事不出百字,记事最多的一则虽有近三百字却有八成字数用于记录会盟诸侯的爵位、名字。因此《春秋》的可读性极差。以文学性而言,则强调内容的可读性,充分的艺术加工自然成为必然。比如唐人笔记、传奇。其所记内容多有荒诞不实之处,艺术加工极为明显,虽可读性极强,但只能归为小说者流,多不能为史家所采信。

但是当一部作品兼具历史性与文学性时,其定位必然产生混淆。世人读《史记》,对于其所记历史虽多采信,却也多有嫌猜。其中《项羽本纪》所载项羽乌江自刎故事颇令人生疑。项羽逃出垓下后被汉军骑兵追及,于是项羽纵马突围,汉军望风披靡。及至乌江自刎,五人争分其尸,无不描摹倍致,仿佛司马迁亲历其事,并一一记录下来。


那么项羽自刎前与汉军的战斗细节以及死后被人分尸的情节都只是司马迁为了突出项羽悲剧英雄形象而刻意作的艺术加工吗?

“是时,赤泉侯为骑将,追项王,项王瞋目而叱之,赤泉侯人马俱惊,辟易数里。”“项王身亦被十馀创。顾见汉骑司马吕马童,曰:‘若非吾故人乎?’马童面之,指王翳曰:‘此项王也。’项王乃曰:‘吾闻汉购我头千金,邑万户,吾为若德。’乃自刎而死。王翳取其头,馀骑相蹂践争项王,相杀者数十人。最其後,郎中骑杨喜,骑司马吕马童,郎中吕胜、杨武各得其一体。五人共会其体,皆是。故分其地为五:封吕马童为中水侯,封王翳为杜衍侯,封杨喜为赤泉侯,封杨武为吴防侯,封吕胜为涅阳侯。”如前所言,司马迁的描写极为细致,甚至连五人姓名爵赏也不厌其烦的一一列明。这与其说是史书记载,不如说是小说桥段。但即使以小说的视角来看,将分尸项羽的五人全部列明也显得繁琐了。

于是带着疑问我们翻检史册,有了新的发现。日本就实大学李开元教授发现,司马迁所记五人中的赤泉侯杨喜正是东汉时期盛极一时的弘农杨氏的始祖。


《后汉书》卷四十四《杨震列传》载:“杨震字伯起,弘农华阴人也。八世祖喜,高祖时有功,封赤泉侯。高祖敞,昭帝时为丞相,封安平侯。”据此可知杨喜后人在西汉有杨敞,东汉有杨震。杨震之后弘农杨氏四世三公,贵幸一时。但是司马迁是西汉时人,他自然不会为东汉时的名门望族谱列先辈,特意将其先人杨喜记入书中。但是杨震高祖杨敞为昭帝时丞相,与司马迁年代相近,两人是否有什么关系呢?


《汉书》卷六十六《公孙刘田王杨蔡陈郑传》载,“杨敞,华阴人也。……子忠……忠弟恽,字子幼,……恽母,司马迁女也。” 于是疑团解开了,赤泉侯杨喜的五世孙是西汉昭帝时的丞相杨敞,而杨敞的妻子就是司马迁的女儿。

rNWw?_H-H(

弘农杨氏作为两汉时期汉政权的上层贵族,其家族的发迹正是杨喜在乌江取得项羽尸体一部分而得到侯封。因此对于亲历其事的杨喜及其族人来说,乌江之战的事迹是其家族不可磨灭的丰碑。其家族口耳相传,将乌江边的故事一辈辈的传下来,直到杨敞将此事告诉给司马迁并被其记入《史记》。

值得注意的是赤泉侯杨喜在这段记载中是除项羽外唯一一个在两个不同场合被提及的人物,并且在其被项羽喝退的不光彩部分只提及了他当时还不具有的爵位而隐去其名。这从侧面说明了司马迁记载这个段故事确是来自于杨氏家族,并有替杨氏先祖扬名的意图。而杨喜被项羽喝退,以至人马俱惊,逃出数里的情节被详细记录也说明这个故事虽然不免被人为加工,但却并没有将如此不光彩的部分隐瞒,也足见其真实性。


此外,《汉书》卷七十四《司马迁列传》载,“迁既死后,其书稍出。宣帝时,迁外孙平通侯杨恽祖述其书,遂宣布焉。”可见《史记》在相当一段时间里并没有广泛流传,而是由司马迁的外孙,杨敞子杨恽收藏。亦即《史记》是一直掌握在杨氏一族手中,他们有充分的时间和理由将《史记》中关于杨喜的记载改写的更加英武,以替自己的祖先扬名的同时隐讳其不光彩的部分。但是杨氏一族并没有这样做。联想到《史记》成书于武帝,流传始于宣帝,其距汉初楚汉相争不过百年。而当时身处乌江的并不止杨喜一人,那么司马迁搜集资料撰写《项羽本纪》时恐怕当时社会上依然在流传着一些项羽的故事,其中极有可能也包括乌江自刎的故事。因此杨氏一族不敢随意改写《项羽本纪》的记载,以免与当时仍在流传的故事相抵触。换言之,司马迁搜集项羽故事并非仅仅依靠杨氏一族的口耳相传,还应当包括社会上流传的故事,以及其他当时身历其事者的后人,这也极大的佐证了《项羽本纪》中所记细节的可信度。 ?

《史记》作为一篇史学著作具有极高的历史价值,它不仅搜集整理了当时以及后世大部分散佚的历史资料,虽然其中很多部分具有极大的人为加工的痕迹,越是时代久远的部分其痕迹也越是明显。但司马迁绝佳的文字功底却将这些虚无的传说演绎成了优美的文字。而距离司马迁越近的时代,由于资料的丰富,与司马迁本人不懈的搜集,使其文字不仅翔实丰富,而且不失历史原貌。可以说司马迁以其极大的毅力与才华将历史与文学近乎完美的融合在了一起,不负“史家之绝唱,无韵之《离骚》”的美誉。

dk#k bG;

主要参考资料:纪录片《西楚霸王项羽》第三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