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老人跌倒10余分钟无人管 被农民工扶起(图)

王师傅倒在路边,路人劝说也不起来,惠师傅(右二)上前准备扶他,遭到拒绝。实习记者李赢摄


“谁都会有老的一天!”昨日上午10时30分许,在西安西门外的马路上,一名44岁的农民工拨开围观人群,拉着跌倒老人的手准备扶他,此时,距老人跌倒已有十多分钟了,路人和围观者均没人上前搀扶。


但老人拒绝了农民工的好意。攀谈一会后,他拿出兜里的12块钱和两支烟给老人,接着又拿出20块钱和一包烟递过去……


老人跌倒


众人要么躲避要么围观


“一男子倒在了西门外的马路上,没人敢上前搀扶”,昨天上午10时30分,市民陈先生致电本报说,该男子已经倒地十多分钟了,路过市民要么避让,要么围观。他刚拨打了120急救中心电话和110。


一名目击者说,昨天上午10时20分左右,老人拄着双拐,吃力地走在西门外公交站牌附近,突然,老人脚下一滑,摔倒在马路上,双拐也倒在身边。老人想爬却爬不起来。


“有人看了一眼就绕过去走了,一些在公园晨练的人不敢上去扶。一部分应该担心被讹,另一部分大概不知道该如何扶。”一名市民说。


农民工搀扶


还给了老人32元和一包烟


十多分钟过去了,一名在路边等活的农民工上前,打算把老人扶起来的时候,老人说:“我三天没有吃饭了。”


“谁都会有老的一天,我看他挺可怜的,就掏出12块钱,递给他。”昨天上午,来自蓝田县的农民工惠智民说,“我一想12块钱吃不了什么东西,又掏了20块钱递给他。”惠智民的工友说,老人接着问惠智民有没有带烟,惠智民给了他两根,但马上把自己的一包哈德门香烟全送给了老人。


“就在我准备扶他的时候,他告诉我他不想活了,别扶他。”惠智民忧心忡忡地说,“不断地安慰他和劝说他。”受惠智民感染,众人也开始过来帮忙,惠智民鼓励大家:“做好事就不要怕这怕那。”于是,有人架着老人的胳膊,有人劝说,但老人依然不愿起来。


老人离开


农民工回到原地继续等活


昨天上午10点40分,记者在现场看到,老人躺在路中央,脚穿球鞋,衣服破旧,周围围了十几名路人。120急救人员和民警均已到场。


老人对120急救人员说,他不愿意去医院。老人自称姓王,60岁了,前几年因为双腿骨折,后来妻子离家出走了,就剩下他一个人在家,早上出门摔倒了,觉得很倒霉,不想活了。


西大街派出所民警说,老人是西后地人,之前相关部门帮助老人住院治疗。昨天,民警想将老人送往西安市救助中心,却被老人拒绝。


上午11时许,当713路公交车靠站停车时,老人拖着双拐挣扎着爬向车门,门口两名乘客将老人搀扶到座位上。“老人坐车回西后地了。”一市民说。


惠智民又回到了停放在路边的自行车旁边,等待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出现的雇主。


对话农民工


“谁都会有老的一天”


昨日中午12时,寒风凛冽,惠智民还站在西门外的路边,他的身边停放着一辆破旧的自行车,自行车上放着一些装修用的简单工具。


惠智民早上7时就站在那里等活,5个小时过去了,他还没有找到活。记者走过去和他攀谈。


记者:路人没有去扶老人,只有你一个人去扶,当时是怎么想的?


惠智民:他需要我帮助,谁都会有老的一天,当有一天我老了,假如在街边摔倒了,我也希望有人扶我,而不是匆匆离去。


记者:当时你给了老人12块钱,接着又掏了20块给老人,这32块钱对你来说多吗?


惠智民:我口袋就装了80多块钱,给了老人12块钱后,觉得他比我更需要这些钱,又多给了点,香烟也一样,先给了两支,又给了一包。32块钱差不多是我两天的生活费。


记者:如果你去扶他,被讹诈怎么办?


惠智民:我帮他前其实也想过这个问题,但又想想,我的两个工友在现场,他们可以给我作证。


记者:你平时做什么工作?


惠智民:我来西安做装修临时工已经十几年了,基本上做些刷墙的零工,一个月平均能赚1200多块钱。最近生意不好,已经20多天没有活了,每天省吃俭用,中午只吃一碗5块钱的面条。一家人就靠我做临时工赚钱生活。本报记者雷浩


记者说话


善良为什么要设防


我们并非冷漠,只是设防心理把我们的善良层层包裹;我们也拥有同情心,但是我们担心帮助别人会让自己撞上骗局。一名朴实善良的农民工用一双伸向跌倒老人的手、32块钱和一包烟,唤醒了我们内心一直存在的善良,我们纷纷把温暖施与别人。之后发现,我们内心无比温暖和安宁。


农民工的举动弥足珍贵,在这个寒冷的冬天让我们如沐春风。但是我们是不是应该问问自己:这不是我们每个人都应该做的吗?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