爹才是第一生产力

这一年,江山代有二代出。二代们用行动告诉我们,科学技术已经不管用了,爹才是第一生产力。李刚独坐家中运筹帷幄,儿子冲锋陷阵无所畏惧。更有李双江和他那唱歌都能唱出军衔的内人,红星闪闪放光彩,照儿开车去战斗。小荷才露尖尖角,早有蜻蜓立上头。

这一年,城管局和拆迁队依然到处摧城拔寨,为我们重现着史书上记载的一场场血腥战役。而就在城管队员势不可挡、拆迁队员所向披靡之际,祖国又有一支名曰联防队员的奇兵异军突起。此军自称后有坚盾,杨武事件一战成名,此后连战连捷,大有赶管超拆之势。祖国还有四处可见的大官小员正在飞檐走壁,呼风唤雨。这个时代是一部好莱坞大片,员族崛起。

这一年,油价下调了2毛4,CCAV早新闻里马上有人接受采访说,他每个月省下了1000块。他可能是把那个油价当成他每晚要用的润滑油了。中石油一贯地继续喊穷,最神奇的是国家突然发现电信和联通有垄断嫌疑,发改委真是明察秋毫。我们老百姓这么多年都没发现的问题,他们怎么一下就发现了。

这一年,美帝副总统华莱士吃了两碗made in china的炸酱面,后来回国就腹泻了。中国人笑而不语,原来老外的强壮都是徒有其表。真正的强壮在中国,要是哪个中国人吃了坏东西脏东西还肚子疼的,还有什么脸面去见地沟油和毒奶粉?

这一年,扶起一个倒在地上的老人,绝对需要喝蒙牛的勇气。一个保时捷女孩救了路边的老奶奶,居然被当成英雄追捧,清官永远只会出现在一个污浊不堪的社会。从明年开始,我们骂人不用再说脑残、傻逼这些标杆词汇了,我们可以说,你是喝蒙牛长大的吧。

这一年,我们终于知道自己每天呼吸的空气里还有那么丰富的内容。我们愿意相信这是农民工干的。更惊讶的是我们终于知道有些人虽然和我们同住一个屋檐下,却呼吸着过滤了十道的空气。我们还发现他们吃的水果蔬菜也是特有产品。我们还发现他们从来不关心校车,因为那里面永远不可能有将来的总理和主席。

这一年,一些公知和学者参选了人大代表,他们竟然相信了宪法和选举法。这一年,宪法第三十五条已经全部变成敏感词,国歌歌词在微博上也已经发不出来。

这一年,又有一名姓郭的、染了黄头发的、酷爱炫富的、长得很丑可是又很爱秀照片的、女士,成了公众人物。她有很多豪车,一辆阿斯顿马丁就5000万。它的每一个零件都是用我们每一个人曾经抱着无限同情和怜悯捐给那些穷苦孩子的钱币造出来的。5000万不是什么大的数字,如果你是个白领,税后5000月薪,你只需要工作800年。如果你是个小姐,接客一次500,并且不用交上床税、避孕税的话,一天接一个你只需要接280年。这不是穷和富的差距,不是懒惰和勤奋的差距,这是普世价值和中国特色的差距。

这一年,我们的鸡滴屁世界第二。孔子说,不患寡,患不均。五毛说,孔老儿已经过时了。御用学者说,儒家有专制倾向,我们要高举马克思列宁……毛……邓……(省略百字)。高官说,不患寡,也不患不均,只患不能分我一杯羹。底层人民说,不患体制为何,只患有无清官。

这一年,我们的税负世界第二,我们的福利也应该是世界第二。但是当你发现你那九年义务教育小学一年级的弟弟都有交不完的钱时才恍然大悟,福利原来是浮利。没福利也就算了,苦难的人民买个包子都要把肉挑出来上交国家。委内瑞拉总统查韦斯在国人抱怨税负过重时说,比比中国人,你们已经够幸福了。中国使馆马上抗议说查韦斯总统口不择言。现在连老外讲个真话都不容易了。

这一年,我们以为政府会让万税取之于民用之于民,可能只需要5000亿就足够解决全民社保医保、民工子女上学、拆迁补偿这些主要问题。但是我们的政府愿意花8000亿给各种官员配奥迪,再花8000亿到处维稳,也不愿从里面拔点毛出来给人民暖暖身。维稳是最有中国特色的词汇,它的意思就是政府使用一些你认为一个为民服务爱民如子的伟大光明正确的政府绝对不可能会使用的办法来对付那些拿不到社保医保、子女上不了学、自己家被强拆没有补偿流离失所的手无寸铁的人民。有人说,这是第四次全面内战。前面三次是47、67、你懂的。

这一年,重庆的红歌依然火热,唱一场歌花几十万。新闻联播说,重庆红歌运动展现了我国人民团结向上的精神,体现了人民群众安居乐业的民生状态。真正的民生不在重庆,不在华西村,在甘肃庆阳,在湖南邵阳,在南方诸村,在所有强拆倒塌的废墟中,在所有跪地请愿的膝盖下,在所有街头推车的小贩被掀翻在地的每一个烧饼、每一碗热干面、每一串冰糖葫芦里。

这一年,我们对自己国家发生哪些大事的了解还是不如外国人多。不管发生什么事,一把镰刀一把斧头组成的红旗封住了每一张想吐诉苦难的嘴。

这一年,我们的嘴被堵住后,官方说了很多话,官方称,郭与红会无关。官方称,中国人民幸福指数排名前列。动车有了外遇,铁道部说,我这个小老婆是被雷公勾引的。甘肃官员强奸女学生,法官说,现在的女学生法律意识太淡薄。官方给了我们新的荣耻观,以支持拆迁为荣,以妨碍拆迁为耻,以配合强奸为荣,以反抗强奸为耻。

这一年,我们各种部门依然在与境外势力的蛊惑言论作不懈斗争。有关部门继续辟谣,告诉大家我们中国的网费不比外国贵,网速也不比外国慢。有关人士说,国外媒体要是能信,母猪都能上树。母猪说,你们凭什么说我,你们要是能信,我能马上变格格。

我们在官方不断秀智力下限的刺激下,也学会了辨别新闻真假的有效方法,那就是听听官方怎么说。

这一年,官员还是一如既往的潇洒度日,含辛茹苦的人变成了网友。各行各业的网友每日早出晚归,拿着税后只剩点饭钱的薪水,还要日理万机,协助监督红十会、铁道部、新华社、人民日报、食品安全,等等等等。国家说,看看,我们的人民拥有如此多的监督权。

官品崩坍却要人民提高民品。这就是我们的官民现状,上面有太多南郭先生,下面有太多东郭先生,到处都是黑锅先生,德先生与赛先生都被当成了说书先生,明哲保身的人都做了憨豆先生。

这一年,我们的高层也没有闲着,他们一如既往地亲切接见了很多领导,隆重召开了很多会议,深入探讨了很多话题,努力贯彻了很多精神,高度赞扬了很多关系,强烈谴责了很多势力,并代表全国人民向老朋友卡扎菲、亲密朋友金正日寄去了诚挚的哀悼。在此,我代表萨达姆向卡扎菲、金正日的到来表示热烈欢迎,并对即将到来团聚的穆加贝、卡斯特罗、穆巴拉克表示真心盼望,并对下一批要到来的好朋友表示急切期待。

这一年,新闻联播报道了金正日去世的消息,这是新闻联播继“北京时间七点整”之后说的第二件真事,是新闻联播里程碑的一年。金正日死了,我们可以感受到孔庆东老师正在带领乌有之乡的一群爱国人士以及所有的五毛,进行撕心裂肺的、肝肠寸断的、椎心泣血的痛哭。相比于卡扎菲,金正日就太舒服了。他的英文名字叫Kim Fucking,他是幸运的,他一辈子都能活在进行时里,而我们都难有这么大的福气,比如我想叫李正爽,他想叫曹永操,但是都叫不了。金日成、金正日,老爸都日成了,儿子还在正日,这是颠倒的,说明他爷俩在开历史的倒车。让一个独裁者死得如此安然是所有人的耻辱。

这一年,是辛亥革命100周年。1910年,全国到处下大暴雨,各地内涝成灾,第二年依旧如此,年底就爆发了革命。还有一个就是,被孙中山先生称为“辛亥革命的先声”的保路运动,就是因为当时发生在铁路上的一些事情引发了强烈的民愤,几个月后就爆发了革命。值得注意的是,当时那位引发民愤的清廷铁道部长叫盛宣怀。他姓盛。

这一年,最惊心动魄的事情是,总理在南开大学做了一场演讲,演讲题目叫“民心向背决定政权存亡”。

这一年,最值得期待的是陈冠希老师卷土重来,似乎正在准备新作品。但是陈老师的电脑一直没有坏,我们可能还需要稍等时日。

今天是中华民国正式开国一百年,向伟大的孙中山先生、蒋介石先生、蒋经国先生表示崇高的敬意。(转)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