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我与枪的几次亲密接触 – 铁血网

扫码订阅

我父亲在已经裁掉的68军202师干了20年,我从三岁作为家属随军直到父亲转业回山东。虽然我因为眼睛近视没有当成兵但是我对军队一直有一种很特殊的感情,到现在老婆也有了孩子也大了,可是我一直是个准军迷,至今还保留了小时候在部队靶场捡到的各种各样的子弹壳以及教练用的迫击炮弹手榴弹等,爷爷打鬼子时留下的38大盖刺刀我也经常拿出来擦一擦。

第一次接触枪是我6岁的时候。我家后面住的是团里的副团长,王姓,江苏东海人。那时候53步骑枪在部队已经淘汰,(当时部队里俗称苏修式步枪,只记得是黄铜弹壳,凸底缘的弹底,比五六半的子弹长点粗点)可是副团长就有那么一支。他临近转业了,不知道什么原因,嚎了一声提着枪领着我们七八个孩子打鸟去。一上午我们打了大大小小十几只后转到了团靶场,他来了兴致,压上子弹后让我们孩子对着靶档打。也没个靶子,就是胡乱开枪。我排在第几也忘了,趴那里勾一下一闭眼打了两枪就把枪扔一边了,肩膀疼了好几天。至今还记得王团长大高个,稍胖的体型,标准的胖圆脸。听老爸说抗美援朝的时候他就是连长了,现在要是还在的话应该也快九十了吧。至今还想起你,你是第一个让我打枪的人!

第二次是我上二年级的时候。那时候有那么几十个人在打靶,现在想想可能是一个排。正好那天老爸心情好领着我和两个姐姐签了一匹马去照相,(那时候沈阳军区部队还是以马车和马为主要交通工具)看到他们打靶老爸领着我们过去了。打靶用枪全是56半自动,老爸不含糊,枪枪靶心。我看挺好,也要打,当官的给压了5发子弹,还是闭着眼打的,结果就不说了,靶子边都挨不上。排长当时配的还是52手枪,老爸手枪不行,打了几下枪枪脱靶,我是直接没敢摸。

高中时爸爸已经转业好多年了,学校组织军训。我那时候就有气枪打鸟和爷爷带我用土枪猎枪打兔子多年的枪龄了,还是五六半自动,5枪48环,有蒙的成分。教官一高兴,奖了5发,结果三分脱靶,上靶两发11环。也有众多人看着自己紧张的因素。

95年暑假和一个同学坐了接近两天一夜的火车回吉林当年的老营房怀旧。正好遇到一中尉带一个班打靶。那时候吉林市郊区卖冰棍也还是自行车驮一木箱子,一毛一根。我买了十几根老冰棍贿赂他们,和那中尉聊了起来。我说起父亲是68军的,靶场正西不到一公里那弹药库的布置我也说的头头是道。中尉一高兴让我两打几枪,,我们正想那,要不买冰棍不是白瞎了。当时枪已经是木托81了,子弹随便打。我们俩人趴那夸夸夸一人五个弹夹过了瘾。听中尉说现在有不少部队子弹都是管够的,不像80年代初谁打几枪什么成绩都做记录。我看到靶场靠西有一个小砖房第一层都被他们用枪掏了一个直径接近一米的大洞,里面第二层也有近40厘米的洞,第三层基本离打穿不远了。这得多少子弹打那。

最近几年成家立业以后各个行业的朋友也多了,所以打靶的机会比老爸当兵的时候还要多。当然老爸当兵时我的年龄小也是接触枪少的原因。我打过银行的防暴枪,比猎枪后坐力大的多。54手枪,感觉一枪比一枪低,要打到脚面子的感觉,完全不像别人说的越打越高。56冲也是最近几年打的,因为武装部没校枪,8发子弹四发上靶,9775,其他四个不知道飞哪里了。最近两年95枪族大行其道,去部队打了不少次,完全没有那几年打枪的感觉了。其实心里最怀念的还是当年打的拉栓的苏修式和56半自动以及和爷爷打猎用的猎枪土铳峨眉4.5气枪峨眉5.5改的小口径。(爷爷是山东沂蒙山出来的老八路,17结婚十八岁有的我爸,打过大青山突围临沂郯城刘黑七孟良崮等,还参加过淮海战役,后因为老爷爷的反对没随部队走回到地方武装部工作,2004年我儿子1岁时去世。我听爸爸说他有两把盒子炮但我没见过,86年我回到老家到是见过家里还有民兵用的撅腰盒子但是没子弹就没打过。我用猎枪和土铳打野兔的经验都是他教的)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