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北京一警车出车祸 驾车警察身亡嫌犯逃脱


北京一警车出车祸 驾车警察身亡嫌犯逃脱

北京一警车出车祸 驾车警察身亡嫌犯逃脱


北京一警车出车祸 驾车警察身亡嫌犯逃脱

2011年12月2日凌晨1时许,北京丰台南四环马家楼桥东200米东向西主路,一辆在最内侧车道的警车为躲避前方突然出现的倒地男子,回轮过猛撞上主路中间隔离带。驾车民警身亡,倒地男子事后发现也已死亡。

该警车归属海淀区甘家口派出所。车上共有6人(两名民警、三名辅警和一名犯罪嫌疑人)。辅警向调查民警透露,嫌疑人事后自称受伤,获准打开戒具下车趁机逃走。警方未证实此细节。

依维柯警车撞上护栏

事发地位于南四环马家楼桥东200米内环主路上。2日凌晨1时40分许,事发现场前后约1公里被临时封闭,交警引导车辆从辅路绕行。十余辆警车、2辆救护车、1辆消防车闪着警灯停在封闭主路内,不少交警拿着皮尺、相机勘查。

约100米的现场分为3段,1名年轻的深衣男子仰面躺在最东侧;往西50米处,一名红衣男子侧躺在中间隔离带上,头部鲜血汩汩而出,身旁留下很多白色物品碎片;再往西约50米,一辆“全顺”牌警车侧着撞在中间隔离带上,车头几乎撞烂,后门大开。

路中倒地行人已身亡

现场急救人员说,躺在路中的深衣男子和隔离带中的红衣民警都已没了生命体征,另3名伤者被送往右安门医院。

凌晨2时许,3名受伤男子躺在右安门医院急诊科抢救室,其中1人向赶来调查的民警介绍,3人是海淀区甘家口派出所的辅警,分别姓李、刘和董,李某手部轻微伤,董某右臂骨折住院,刘某头部受伤转往宣武医院,无生命危险。

该辅警称,事发时警车上共有6人,两名民警、三名辅警,押着一名犯罪嫌疑人。他们从大兴办案回来准备去抓其他嫌疑人,行驶在南四环最内侧车道时,车速约每小时七八十公里,突见前方有一倒地男子,驾车民警赶紧往右打轮,但外侧车道恰好有辆同向行驶的红色大货车,民警赶紧往左回轮,由于该警车重心高加上回轮过猛,车头一下子扎向了隔离带。

“躺在路中的那个行人后来发现死了,但不是警车撞的。”该辅警向民警称。

辅警称嫌疑人趁机逃脱

几名辅警接受调查时称,事发后,车里人都不同程度受伤。原本铐在警车上的嫌疑人自称受伤,获准打开手铐下车。大家见驾车民警伤势严重,赶紧打110和120求助,等反应过来时,嫌疑人已逃离现场。“嫌疑人年龄约四十三四岁,身高1.78米左右。”辅警称。

2日凌晨,甘家口派出所、海淀公安分局和市公安局负责人先后赶到医院探望受伤辅警。上述辅警均向领导汇报嫌疑人脱逃情况。

2日,海淀警方通报,昨日凌晨1时许,海淀分局甘家口派出所民警杨在恒在执行任务结束后,驾驶警车返回单位途中,行至丰台区南四环内环主路马家楼桥东200米处,杨在恒发现主路上有一倒地群众,他紧急制动主动避让,车辆撞至道路中心护栏,杨在恒身受重伤不治殉职。

对车祸中是否有嫌疑人脱逃的细节,海淀警方未予证实,称正在调查此案。

疑问

倒地男子从何而来?

警车躲避的倒地男子从哪里来?这成了昨日警方调查时的第一个疑点。记者看到,事发现场旁就是一个辅路入主路的路口,男子有可能从此进入欲横穿马路,但倒地是因醉酒躺卧还是被前车撞倒?警方尚未公布。

急救人员证实,事后倒地男子已经身亡,但没透露具体死因。

接受调查时,辅警称,驾车民警发现这名男子时他就已躺卧在地。前方有小轿车绕行而过,而未停车警示后车。“前方的轿车底盘低,绕行幅度也不大,警车没提前发现异常,等到跟前了再刹车就来不及了。不知道这名男子从哪里‘冒出来的’。”

给疑犯打开手铐是否合理?

辅警称,当时车上人都受了伤,考虑到安全,大家全部下了车。嫌疑人自称受伤,他们就给他打开了手铐让他下车,但没想到这名嫌疑人会意外脱逃。

据媒体报道,押送嫌疑人的警察在发生车祸等突发事故时,打开嫌疑人手铐的案例并不少见。去年9月3日,吉林省境内一辆卧铺客车与一货车相撞起火,17死37伤。车上的两名山东民警正押着一名网上逃犯返回山东。车辆相撞后,民警立即打开了嫌疑人手铐。

《人民警察使用警械和武器条例》中规定,警察执行逮捕、押解、拘传等任务时,遇有违法犯罪分子可能脱逃、行凶、自杀、自伤或有其他危险行为的,可使用约束性警械。但对发生紧急事故是否能打开并未明确规定。

一位不愿具名的民警认为,突发事故是意外情况,当即给嫌疑人打开手铐是方便其自救,否则容易发生二次伤害。

逝者

实在老大哥 家中顶梁柱

杨在恒,40岁,从警18年。昨天凌晨,这位海淀分局甘家口派出所的治安民警,再没能回到派出所。

得知杨在恒殉职的噩耗,同事马海英眼圈含泪。“杨哥乐观、实在、能吃苦,对大家伙儿很好。”马海英说。

这种好,浸润在往日的点滴,并不显眼。同事隗永贺有高血压,杨在恒给他买来血压计,一声不响;同事赵志龙家中失火,杨在恒递上500元钱,让他保重。去年夏天,同事赵贵生在北戴河将腿摔伤,杨在恒陪他回京治疗,为让贵生的伤腿能伸展开、不在途中颠簸,杨在恒把后座全部让出来,自己挤在座位空隙之中,双手一直护(固定)着贵生的伤腿,一路挤了3个小时。

同事们知道,杨在恒曾获得2次嘉奖,他家住门头沟,清晨5点起床,坐公交到单位要1个半小时。在甘家口派出所8年,他没迟到过一次,没请过一次病(事)假。

杨在恒兄弟三人,他排行老二,是家里的顶梁柱,父亲去世,母亲常年多病,妻子没工作。“他是家里主要的经济来源,一家的生活多半靠他支撑。”

同事们回忆,就在殉职前几天,他在出警中丢失一部800元的手机,“一直想再买部便宜点儿的。”

昨日,平安北京通报里说,“我们深为失去一位可敬的战友痛惜。”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