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关闭
关闭

扫码订阅

《我的抗战》打不过“十三钗”抗日

苏文洋

央视主持人崔永元相继推出《我的抗战》、《我的抗战2》两部记录片。他花了10年的时间,带领自己的团队抢救式地采访了4000多位抗战亲历者,收集的影音资料超过10万小时。据他对记者说,他计划用3到5年时间做一个全数据系统的中国口述历史博物馆,给后人留下一个千百年以后还能和先人内心对话的机会。

崔永元和他的团队是在做一件功德无量的事情。他的工作,从大的方面说,是传承了司马迁两千多年前开辟的记录历史的伟大事业;从小的方面说,也是他当年《实话实说》节目的一个延续和拓展。口述历史无他,惟实话实说实记实录而已。记者就是记录的人。我始终奉司马迁为中国记者的鼻祖。与其说司马迁是一个文学家或历史学家,不如称之为记者更加准确。司马迁是子承父业,崔永元则有自己的团队。以崔永元的记者从业经验和主持人经历,我相信他的口述历史记录片可以做到中国一流。

当然,一流的记录片未必能够有一流的回报。崔永元说:“2002年刚开始做‘口述历史’时,出门吆喝卖片,我觉得这个片子应该比电视剧贵吧,去和电视台谈,人家说记录片那是500块钱一集,小崔做的呢,就翻两番,1500吧……我一听都蒙了:记录片在中国这么不受待见。在日本,NHK这样的国家电视台,每天黄金时段里播的都是口述历史记录片,那种搞对象的节目午夜才播,我们这里反过来了。拍记录片让我有了点骨气,宁肯贱卖我,也不贱卖自己的片子。”好一个有点骨气的崔永元。记录历史的人在中国从来是不受“待见”的,你现在是赶上了盛世,一集还能卖到1500元,若是碰上司马迁那个时代或是某个历史时代,不割掉你的“下部”也得把你关进“牛棚”。

中国的历史最长,历史文化资源最为丰富。按照市场的逻辑,物以稀为贵,什么东西一多了就不值钱。再者说,中国修史的历史传统一直是官家垄断,且是后代为前朝立传。个人“口述历史”这个东西,是一个“舶来品”。美国人虽然从1948年就开始搞了,至今也还未形成一个市场,不能在好莱坞立足,不能占奥斯卡主席之位。似乎全世界的人都喜欢从影视剧中了解历史、戏说历史,喜欢口述历史记录片的人数终究有限。中国搞影视剧的人尤其喜欢胡扯历史,玩弄历史,类似《金陵十三钗》不过是有一个南京大屠杀的背景,故事可是重复法国作家莫泊桑100多年前的小说《羊脂球》。而在揭露人性的虚伪和丑恶上,还远远没有莫泊桑深刻。我的预见是《十三钗》之后就是《赛金花》,果然由刘晓庆主演的表现“赛二爷”的话剧《风华绝代》明年就要巡演,日前在京召开新闻发布会。据说,赛金花在八国联军攻陷北京时,陪着联军统帅瓦德西睡了几天,通过吹枕边风拯救了大清帝国和全北京城老百姓,其英雄事迹“一钗”胜过“十三钗”。抗战时期也排演过话剧《赛金花》,鲁迅对此有过评论。我们现在正忙着争睹妓女英雄抗日救国救亡救民,据说票房要搞到10个亿呢,崔永元的《我的抗战》又怎么能打得过妓女抗日呢?张艺谋必胜,崔永元必败。但老崔也不必泄气,抢救口述历史毕竟是在抢救历史文化,张艺谋尽管票房大胜,终归登不上历史文化的殿堂。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