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和外交的伟大成就

郑和外交的伟大成就


作者:许在全


郑和七下西洋的壮举,取得了举世瞩目的伟大成就,成为震撼世界声名赫赫的伟大人物。然而,这一伟大成就的取得,不仅是他有突出的政治才能和军事才能,其中一个重要因素,还具有杰出的外交才能,所以,他的政治外交、经济外交和文化外交都取得非常成功。


郑和在外交上的成功,是他坚定地奉行着一条开放的务实的和平的外交络线。从1405年(明永乐三年)至1433年(明宣德八年)的28年间,他率领27000余人,200多艘庞大的船队,七下西洋,经过三十多个国家和地区,能够在错综复杂的国际环境中,在千难万险的惊涛骇浪里,从中国东南沿海出发,穿越马六甲海峡,横渡印度洋,远至波斯湾和非洲的东海岸,冲破海路梗阻,顺利航行,处理纷纭多变而千头万绪的外交活动,他能够游刃有余,不辱使命,取得了外交上的伟大成就。这在世界航海史上是前无先例的,在世界外交史上,也是举世无双的,为明王朝赢得了崇高的国际声望,树立了显赫的国际地位。郑和在外交上的伟大成就,具体表现主要有以下三个方面。


一、开放的睦邻政策

明洪武年间,开国的皇帝明太祖朱元璋,虽然他奉行的是睦邻的和平外交政策,但是,为了巩固刚刚建立起来的政权,防止元朝逃亡海上的残余势力复辟和倭寇在沿海的骚扰,所以,他主要着力于边防、海防的建设,重在于“防”,不主张对外用兵,只要求“复我中国之旧疆”①,求得内外安宁,远近相安无事,共享天下太平。因此,他推行闭关锁国政策,实行海禁,“片板不许下海”。这样,政权虽然得到巩固,社会秩序得以安宁,经济得到恢复发展,但是,带来负面的影响也很大,就是失去与海外诸国的联系丢掉许多属国。到了明成祖朱棣时期,随着历史条件发生变化,取得的政权已经巩固,大有发展,国力大有增强,于是,便实行对外开放,推行睦邻友好政策,开展频繁的外交活动。一是邀请外国贵宾和使节来华贸易和参加庆祝活动。二是走出国门,派出使团,主动与海外诸国进行联系。规模最大的外交活动,就是派出精兵良将,以郑和为统帅,七下西洋,向海外诸国宣扬明朝的国策,开展对外贸易与文化交流,以便改变明洪武年间造成的邦交断绝、贸易萧条,海外交通阻塞的被动局面。郑和受命以来,始终忠实地执行这条开放的睦邻的和平外交政策。他高屋建瓴,站在政治的高度,不论大国、小国、强国、弱国都一视同仁,因此,海外三十多个国家和地区,都建立了外交友好和经济互惠的关系。随着郑和连续不断地出访,一次又一次睦邻友好的活动,亚非的三十多个国家也纷纷派了使节前来通好,建立邦交和贸易关系。例如马六甲、渤泥、苏禄、古麻剌朗等国的国王,还亲自率领代表团前来中国,参加朱棣举行的盛大庆典活动,观仰中国的礼仪和典章制度,领略中国的先进文化和物质文明。在加里曼丹北部立国的渤泥,为了摆脱爪哇的勒索,国王麻那惹加那乃率领了一个有王妻、王子、王女全家参加的代表团,一共有150人,在1408年8月8日,抵达南京,受朱棣在奉天殿接见,礼遇有加,互赠礼品。新兴的马六甲国王拜里迷苏剌,在1411年,率领五百四十多人的使团,乘着郑和的宝船来到南京,拜见朱棣,朱棣十分高兴,也给予优厚的礼遇,赠送了金镶玉带、黄金、鞍马,还有许多铜钱和锦绮纱罗等丰厚的礼物。1433年,马六甲国王祖孙三代又四次亲自到中国通好,在郑和下西洋期间,马六甲始终都是中国忠实的盟友。


由于郑和坚定地奉行开放的睦邻友好的外交政策,不但妥善地解决海外诸国与中国的邦交关系,而且在处理国际争端的问题。他也以这睦邻友好的精神,帮助海外诸国处理他们之间的矛盾。例如,调停马六甲和爪哇、暹罗之间的纠纷,解决苏门答剌王位争执等,都受到海外诸国的高度赞扬。


郑和手中拥有强大的军事力量。他率领的这支军队,是在元末农民战争和“靖难之役”烽火中锻造出来的精锐之师,是“威武之振,前代罕见”②的精兵强将。所到之处,“番人皆张目结舌,悉皆称赞天兵之力、之神,蛟龙走,兔虎奔”③,气势磅礴、威慑力量极强。但是,郑和在处理国际冲突时,不是到了万不得已地步,他力戒用兵,竭力用政治途径进行和平解决,都是以极大的克制态度,忍辱负重,化干戈为玉帛。例如,郑和出使爪哇,正好碰到爪哇东、西王两股势力发生战争,怀着和平愿望的中国使者“经东王地,部卒入市,西国王人杀之,凡百七十人”。④面对这一惨状,如果郑和举手中兵力,给予爪哇国西王以毁灭性的报复,这是轻而易举之事。可是,郑和以政治的眼光,进行冷静的分析,深入实际的调查,认为这是“误杀”。所以,郑和以宽容大度进行处理,令其“输黄金六万两,偿死者之命”。⑤后来,西王只送来黄金一万两,朱棣也宽容地接受了,“朕于远人,于其畏罪而已,宁利其金耶?悉捐之”⑥免去一场的干戈。爪哇西王“遣使谢罪”,表示悔改之心。由于郑和能够以宽广的政治胸怀,忍辱负重,坚决推行和平的外交政策,妥善处理国际冲突事件,展示明王朝海纳百川的伟大气魄,树立大国的光辉形象,因此赢得各国的称赞和臣服,所以“天书到处多欢声,蛮魁酋长争相迎。南金异宝远驰贡,怀恩慕义掳忠诚”。⑦


在处理外交事务上,郑和处处从政治上着眼,不强加于人,也不干涉别国的内政,深得人心。永乐初年,“旧港,古三佛国也”⑧被爪哇所灭。当时,中国许多海商和人犯遁居于此,并与当地乱民,相结为寇,威胁中国周边的安全。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明王朝铲除了这一“豪横之徒”陈祖义为首的一派势力,招抚了梁道明为首的势力,而后施进卿接替梁道明,成为旧港首领。施进卿死后,据《明实录》记载:“旧港故宣慰使施进卿之子济孙遣使丘彦成,请袭父职,并言旧印为火所毁”。⑨马欢在《瀛涯胜览》中记载:“本人死,位不传子,是其女施二姐为王,一切赏罪黜陟皆从其制”。⑩在这王位继承的问题上,周至涯、闵柯有一段详细的评述:“这场斗争大致过程是:施进卿逝世后,先由其子济逊继承正统,面其女施二姐在旧港乃声名显赫的人物,掌握着实权,根据当地“本人死,位不传子的原则与济孙争位。济孙明知根底浅薄,无力与施二姐抗衡,于是想先发制人请明朝政府的承认。然而事与愿违,明使臣尚未到达旧港之时,施二姐已经取而代之,获得了绝对权力。当郑和到达旧港想完成‘赍赖印往赐之’的外交使命时,却发现江山易主,物是人非了。面对这突如其来的政治变故,确实令郑和大为震惊,感到十分棘手。济孙‘遣丘彦成请袭父职’在先,得到了明成祖的认可和支持,派郑和履行敕封的使命。然而施二姐抢先一步,取得了支配权,济孙的势力荡然无存。施二姐的行为虽然严重地破坏了‘嫡长子继承’的中国传统宗法制度,实属‘大逆不道’,但是却符合当地‘位不传子’的原则。施二姐在旧港长期形成的影响和地位,取得王位也是顺应民心。如果横加干涉旧港,按照中原传统的朝纲宗法去改变旧港的国内政局,势必引起当地居民的反感,甚至是反抗,很可能诱发一场战争,将影响两国的关系,带来严重的后果。因此,郑和采取了默认的作法,承认了施二姐的合法地位,使她继承宣慰使职。这一政治策略的施行,在外交上取得了深远的影响。首先,对施二姐的认可和支持,使她感激不尽,对明王朝忠心不二,同时,顺应民心,得到当地广大居民的拥护;其次,这一作法也显示了明朝政府对其属国的宽厚的态度,消除了各国的猜疑和不安;再次,郑和是这一政策的执行者,他个人必然得到旧港居民的爱戴,也使他声名远扬,为以后的外交活动创造了有利条件。”我认为这段评述很精彩翔实,可堪为当今外交借鉴。


二、务实的经贸互惠

郑和七下西洋,虽然拥有强大的军事力量,但是,主要是为了宝船的自身安全,打开航行的通道,不被海盗的劫掠和交通的阻塞。绝不是为了“耀兵异域”更不是为了向海外诸国进行侵略和掠夺他们的资源及金银财宝。他所采取的是一条务实的、互通有无、互惠互利的经济贸易的途径。就是从国内采买许多海外诸国所需的物资卖给他们,又从他们手中买回许多海内所需的货物,满足国内市场的需求。进行公平的互惠的交易。因此,都受到国内外人民的欢迎。所以,郑和宝船到处,立即欢声雷动,额手称快。


郑和的宝船队,船只多,载重量大,货物充实,品类繁多。每次出航,都经过认真的采买货物。虽然先在南京启船,但是,都要在江苏太仓刘家港停泊下来,采买各种货物,例如著名的苏杭色缎、纻丝、纱锦、彩绢、青瓷、土布、土印花布、雨伞、金银铜器等,同时,船队在福建沿海候风的时候,又再采买各种物资,特别是景德镇和福建各地出产的青花瓷、青白瓷,以及大量的铜铁制品、黑铅、泉州的锻绢、纱罗。然后,到了海外诸国,又从当地买了许多特产,例如各种香料、药物、棉布、铅锡、珠宝、黄金等,既充实了国库,又满足市场对进口物资的需要。


郑和对于开展对外贸易极为重视。由于对外贸易要面对浩瀚的海洋,风波万里,风险环生,要及时的补给十分困难。因此,他的计划周密、布局合理,除了他的宝船上装载着充足的宝货外,还在中转的重要港口,设立中转站,对宝船进行及时的补给和储存。例如,马六甲这个忠实盟友的国家,又是亚非之间重要的中转港,就建立了一座巨大的仓库,就像一座城池一样,有设备完善的库房。在那个时候,建立仓库,采取仓储的办法,贮存各色各样的来往货物,这种办法和设施,在当时是非常先进的。因此,对于当时与爪哇、占城、暹罗、苏门答剌诸国的贸易提供非常便捷的条件,又大大提高中国的信誉度。在印度洋,郑和还建立一个大本营。因为郑和下西洋,每次到达最后的港口,是印度西海岸的大贸易中枢———卡利库特。明代习惯称古里国,现在地图上按当地人的读法标作科泽科特,在明代还有一个正式的名称,叫西洋国。因为这个地方很重要,是贸易的中心港口,在这里作为大本营,所有船只可以在这里集结,他可以居中指挥运筹帷幄,而且可以指挥他们分赴其他港口。向北可以开赴波斯湾中的霍尔木兹岛,往西可以驶向阿拉伯半岛的重要港口、红海的门户亚丁。


由于郑和采取这样一条经济互惠的经贸途径,互通有无、互惠互利,所以深受各个国家和地区的欢迎。经济这支魔杖,有时产生的魔力,所起的作用是非常巨大的。甚至有时比政治上唇枪舌剑和军事上的坚船利炮起的作用还要大。因为有了经济的实力,就会在政治上外交上产生了魅力。有了经济的实力,也可以在军事上产生了摧毁力。马克思和恩格斯用一位英国经济学家的话这样写道:“这种关系(指贸易关系———笔者注)就象古代的命运之神一样逍遥于寰球之上,用看不见的手分配人间的幸福和灾难,把一些王国创造出来又把他们摧毁掉,使一些民族产生又使它们趋于衰亡。” 因为经济是基础,牵动着国家与民族的生死命运。正因为郑和坚持一条“厚往薄来”的原则,卖出去的货物比买进来的便宜,海外诸国的人民都感到非常合算。赏赐的礼品要比进贡的礼品丰厚,所以,海外诸国的统治者也很满意。这和务实的经济外交有利于海外诸国的生存和发展,自然引起他们的重视和欢迎。所以,郑和这一经济外交的有力武器,也是他外交取得外事伟大成就的重要方面。


三、亲善的文化交流

郑和七下西洋,同西方的殖民主义者完全两样。不是用武力进行征服,不是侵城掠池,掳掠抢夺,奴役当地人民。他所到之处,主要是宣扬明王朝的国策,宣扬中华民族的五千年文明,进行和平的文化交流。



郑和不但有杰出的政治和军事的才能,而且有良好的文化素养。郑和的先祖是元代在云南行中书省当平章政事的赛典赤瞻思丁。瞻思丁是中亚细亚信仰***教的布哈拉国王所非尔的后裔。瞻思丁在成吉思汗西征时,跟随蒙古军开赴中亚细亚,建立了战功。后来就到云南建学校,倡礼教,推行汉族农耕经济和礼仪制度。郑和是他的六世孙。由此可见,郑和是贵族家庭出身,有良好的文化教养,本身就是一个有回族血统的***教徒。


郑和原姓马名和,因其家族被朱元璋征服之后,他沦为俘虏,归入燕王朱棣门下,充入内宫。由于郑和有良好的文化素养,很快就出人头地,拔颖而出。在朱棣与朱允争夺皇权斗争之中,他立了战功,便被朱棣赐姓“郑”,因而姓郑名和。深得朱棣的信任和重用。


由于郑和有较高的文化素养,不但坚信自幼所授的本民族的***教,而且兼收并蓄,也笃信佛教。因为当时明朝宫内的太监都信仰佛教,他自幼受到薰陶,不但思想上笃信,而且自己还有法名,史书上,对此也有记载:“大明国奉佛官太监郑和,法福吉祥,谨发诚心,施财命功,印造大藏尊经一藏,计635函,喜舍于云南五华寺,永远长生供养”。在永乐五年(1407)的《优婆罗戒经》卷七上记载“大明国奉佛信官太监郑和,法名速南吒释,即福吉祥”。郑和在泉州,至清真寺礼拜,到灵山圣墓树一行香碑,到开元寺、天后宫行香,也是个明证。正因为郑和具有良好的文化素质,所以正好适应东南亚地区和阿拉伯世界这一特殊的环境。因为他们多信仰佛教和***教,所以他所到之处,就凭借他这个优越的条件到清真寺礼拜,到佛庙布施。永乐三年,郑和第一次出使锡兰,曾“奉香花经诣彼国养”。永乐七年,在锡兰山佛寺内布施财物,“永乐七年,皇上命正使太监郑和尊赍奉诏敕,金银供器,彩妆织金宝幡,布施于市,及建石碑,以崇皇图之治”。


永乐六年(1408)郑和出使暹罗时,参拜过曼谷最大的一座玉佛寺,并布施财物。由于这些义举,容易和当地政府和百姓打成一片,取得他们的爱戴。因而被他们光荣地称为“三宝太监”。至今印度尼西亚、泰国、马来西亚等东南亚国家,到处都有留着他的遗迹。印度尼西亚的爪哇岛上有三宝垅、三宝港、三宝公庙。苏门答剌岛上也有三宝庙。马来西亚的马六甲有三宝城、三宝山、三宝井。泰国有三宝港、三宝庙、三宝宫。他们已经把郑和作为神来供奉。相传当年的农历六月三十日,是郑和宝船登上爪哇三宝垅的日子。于是这一天便成为当地人民的喜庆节日。在这一天,三宝垅的三宝公庙,亦即大觉寺,张灯结彩,鞭炮齐放,热闹非凡,不同民族(不分汉族和当地民族)不分信仰(不论信仰佛教或者***教)都前来烧香点烛,顶礼膜拜。六百年来,一直香火不绝。他们不仅把郑和尊奉为神,而且作为民族和睦友好相处的象征。许多建有郑和庙宇的地方,还抬着郑和的塑像出来巡视,祈求风调雨顺,岁岁平安,丰衣足食,繁荣富庶。泰国的曼谷的三宝公庙,常年香火不绝。在建有郑和庙宇的地方,许多对联对郑和的功绩,都颂扬备至。例如一幅这样的对联:“七度下邻邦,有名胜迹传异域;三宝驾慈航,万国衣冠邦故乡。” 爪哇泉属会馆的厅堂上,挂着李少园先生撰,阮传琛先生书的一幅对联,这样写道:“随三宝南来泗水,拓开鸿业光海国;念双阳,北望泉山,凝聚众心系乡关”。从字里行间,可见至今的海外侨胞心目中非常崇敬,既以郑和引为自豪,也由于郑和而更加思念故国家园。可见,郑和深得人心,在海外至今诸国人民有口皆碑,传为美谈。并不因为时光的流逝而冲淡,反而与年俱增。深深地活在人的心中。在文化交流方面,郑和除了宣扬明王朝的国策,传播中华民族的文化,宣扬五千年的文明古国外,其中一个外交上的一大创举,即敕封属国的“镇国之山”。这虽然是属国的要求,但是,明王朝的君臣都乐此不疲。例如满剌加使者向明朝政府请求:“王慕义,愿同中国列郡,岁效职贡,请封其山为一国之镇。” 这么一来,朱棣极为高兴,不仅要“封其国之西山为镇国之山”,而且要“立碑其地”,要将此举“永示万世子孙国人”。继此之后,明王朝还敕封渤泥国后山为长宁镇国山,柯枝国中之山为镇国之山。每次敕封,朱棣都要亲自书写碑文。这不但强化属国的主从意识,而且通过碑文传播中华文化。值得注意的是:这些碑文产生很大很深远的文化影响。例如锡兰的一块碑文,是用汉语、泰米尔语、波斯语三种文字写成,传播很广,至今仍然还留下深刻的影响。


综上所述,郑和不仅是一位伟大的航海家,而且是一位文武兼备的伟大的政治家、军事家和外交家。他的综合成就,为我国在海外诸国树立一座丰碑,他也不愧成为一代的巨人。

(作者单位:泉州市历史研究会)


注释:

①《明太祖实录》卷三四。

②马文升:《修武备以防不虞疏》,陈子壮:《脂代经济言》卷3。

③费信:《星槎胜览》前集《九洲山》。

④《郑和家谱》,敕海外诸蕃条,转引自郑鹤声、郑一钧:《郑和下西洋资料汇编》上册,齐鲁书社1980年第一版第99页。

⑤同上。

⑥《明成祖实录》卷29。

⑦《明成祖实录》卷10下。

⑧张燮:《东西洋考》卷3《西洋列国考·旧港传》,转引自郑鹤声、郑一钧:《郑和下西洋资料汇编》中册(下),齐鲁书社1983年第一版第1522页。

⑨《明成祖实录》卷23。

⑩马欢:《瀛涯胜览》。

周至涯、闵柯:《郑和研究》2003第2期(总第52期)。

《德意志意识形态》《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一卷第39页。

张星 :《中西交通史汇编》第152页注(二)。

玄奘:《大唐西记域》。

费信:《星槎胜览》。

龙文彬:《明会要》卷78《外藩·满剌加》。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