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有进贪污受贿2000万

一、大肆侵吞国有资产


1、如皋市供销总社主任王有进伙同现皋城热电有限公司经理徐秋实,在2001年9月份开始为逃避债务,由徐秋实出面承包了当时的如皋市热电厂,2003年挪用集体的资金1000多万元注册了皋城热电公司,市供销总社的孙向东科长任董事长(法人代表),徐秋实任总经理。按合同每年向市热电厂交租金96万元,到目前为止,徐秋实没有向市热电厂交过一分租金,而用本应上交的款置办了管道等设施(应计入如皋热电厂固定资产)计入个人资产。多年来产生的利润,特别是2003年和2004年每年分别有近1000万元利润都被王有进、徐秋实等人私分。仅2004年王有进到徐秋实厂里报销个人费用(实际上索贿)40多万元。


他们这边中饱私囊,另一边的如皋热电厂负债9000多万元无人偿还,这些债务都是欠有关国营和集体企业的。


王有进还指使徐秋实将热电厂、皋城热电公司两本帐一起管,一支笔审批。在近几年时间里,王有进、徐秋实做假帐,侵吞热电厂资产,使自己的资产高达2000多万元。


2、2008年如皋热电厂进入破产程序,2009年卖给开发区,王有进伙同徐秋实等人串通后欺骗开发区,借报亏损,导致开发区出租给徐秋实运行的热电厂不但不收租金,还每年财政补贴高达800万元(有合同为准),2011年春节时,徐秋实到王有进家拜年,一次光现金送十万元。


二、利用改制大捞一把


如皋轧花厂改制时,王有进、徐秋实将五金配件仓库内的所有配件(价值30多万元),做一次性支出、消耗,把库存做没了。然后由徐秋实出面花300多万元买了这个占地50亩,地面资产近2000万元的轧花厂。如皋热电厂在租赁时,王有进向政府汇报是集体脱壳经营,上缴指标定得很低,但在实际操作时,大量利润产生后流到了他们个人腰包,国家的企业被蛀空。


三、改制暗箱操作,瞒天过海


1、轧花厂在改制过程中,改制方案应该由华源实业公司职代会通过(轧花厂隶属于华源实业公司)。但在王有进授予下,徐秋实的改制方案未通过职代会,而是找他的哥们职工签字后上报方案。原向市政府上报方案是:如一人报名,议标;二人以上报名,竞标。但王有进为确保徐秋实买到轧花厂,将现有经营者(特指徐秋实)定为第一人选(优先),其他报名者为第二程序,私订了许多条条框框,限制了其他人参与竞标。


2、王有进让徐秋实不择手段买到轧花厂后,有122名退休人员医保确定由受让方徐秋实办理,其办理费用已在购买轧花厂款项中抵算掉了,但隔了一段时间,市政府为了确保退休职工人员医保的顺利办理,财政又拿出了较大一部分资金补贴有关单位(有政府批复),轧花厂也拿到了政府补贴70万元,这笔补贴轧花厂的70万元应退还给政府,但这笔钱被王有进和徐秋实占为已有了。


王有进、徐秋实他们合伙的十来年时间里都成了爆发户,动辄几百万在步行街购门面房出租给他人经营,如皋原万家灯火酒店就是他们合伙买的。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