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媒:中国给力!一出手就将欧洲“一扫而空”?

外媒:中国给力!一出手就将欧洲“一扫而空”?


危机之下,欧洲急需来自中国的投资,但中国是否会大举收购欧洲的企业呢?


欧债危机远未结束,银行出现信贷紧缩的担心也依然存在,企业界更是为可能出现的经济衰退而忧心忡忡:时局如此,难怪除了政治家和银行家之外,越来越多的企业高管也都在寻找投资者的过程中将目光投向了中国。由于欧洲的问题积重难返,经济蓬勃发展的中国将在欧洲获得越来越大的影响力。


而有些商家在面对中国时却捏着一把冷汗,比如意大利威尼斯的穆拉诺岛(Murano)玻璃商人。这里的玻璃纯手工制作,色彩鲜艳,款式优美,非常具有知名度。一名玻璃作坊老板在大门口挂上了一块非常显眼的牌子:"这里没有'中国制造'",而就在不远的转角处,就有人以极低的价格销售类似的玻璃制品,当然都是从中国进口而来。


对于中国人的到来,有些人感到生计受到威胁,而另一些人则带着期盼的心情:尤其是那些深受债务危机困扰的欧洲国家政府,他们希望能从中国得到巨额资金。中国拥有世界最大的外汇储备,总额高达32000亿美元。由于越来越多的国家需要依靠"欧元保护伞"的庇护,欧元拯救者们也希望能够从东方得到资金援助。


不过,中国也逐渐开始寻找除外国国债以外的投资可能,而这并不仅仅是因为欧债危机的爆发。中国人日益将视线投向了西方的工业企业。上周,中国三峡控股公司出资26.9亿欧元收购葡萄牙电力运营商EDP21.35%的股权,击败了来自德国的竞争对手E.ON,这可能预示着一个新趋势的来临。


分析家:中国人也会在德国展开收购


分析人士认为,中国在明年也会加强在德国的收购。杜塞尔多夫的投资银行Bankhaus Lampe的加布里尔(Marc Gabriel)表示:"看看德国企业估价如此之低,那出手收购就是自然而然的事情。"今年,来自中国的投资者就已经开始出手:比如阿尔迪超市的电脑供货商Medion就被联想收购了。


不过专家们并不认为,未来德国或者欧洲的企业总部门前会大量的飘起五星红旗。美国荣鼎咨询公司(Rhodium)的哈内曼(Thilo Hanemann)表示:"会有一些收购案,但我们不会看到中国将欧洲一扫而空的场面。"有很多理由支持这一观点:首先北京相关管理机构的动作迟缓,使得急于脱手的卖家对中国企业有所顾虑。其次,中国经理人普遍缺乏将海外公司整合的能力。而更重要的原因是,中国国内的经济发展前景比欧洲要好得多。


银朱顾问公司的雷晓波(Edward Radcliffe)就提出了这样的疑问:"如果将中国与欧洲的经济增长率相比较,那么去那些已经度过了最好年头的市场投资还是理性的做法吗?"银朱公司专注于中国的跨国收购业务。不过中国企业集团未来也必须适应国际化的需求,如同日本和韩国企业此前所做的一样。哈内曼认为:"从长期而言,没有理由让人相信中国会走上另外一条道路"。他估计,2012年中国会在欧洲的科技业和消费品业进行并购。


在欧洲与来自中国的投资进行抗争有多困难,看看试图获得中国投资援救,但最终失败陷入破产的瑞典汽车制造商萨博(Saab)就很清楚。特别是萨博的前东家通用汽车对中国投资者的介入表示了反对意见。不过同样在瑞典,中国投资者也有过成功的经历:吉利汽车去年顺利收购了沃尔沃。


欧洲又爱又怕“中国拯救”


加拿大《多伦多太阳报》称,要警惕中国人民银行取代美联储主导世界货币。还有媒体的疑问更离谱:任由中国买下去,它“是否将要接手整个欧洲”?


中国能拯救欧洲吗?


“从大连来看与从伦敦或者纽约来看,世界如此迥然不同。”英国广播公司14日这样评论在大连开幕的夏季达沃斯论坛。报道称,北京也许在迎战10年一遇的高通胀,但中国仍是世界经济中少有的亮点之一。


中国总理温家宝当天在会上强调,中国多次表示愿意伸出援助之手,继续加大对欧洲的投资。法国财经网称,中国作出友善姿态,但同时明确提出了回报的价码--欧洲应该承认中国市场经济地位。


华尔街日报报道说,温家宝向全球商界领袖的表态,意味着中国向欧洲和美国投下信任票。

但与此同时,他说得很清楚,那就是西方不要完全指望中国的救助,要从自身寻求解决办法。国际外汇网站forexlive的一篇评论称,目前在欧洲最有影响的人不是奥巴马,而是中国总理温家宝,他的表态对欧元区来说是积极的。


不过中国的“信任”没有阻止欧洲坏消息的蔓延,国际评级机构穆迪14日宣布下调法国兴业银行和农业信贷银行的评级。


中国会出手拯救欧洲吗?美联社14日说,西方政府眼下把目光死死盯在中国身上,经历了2008 年全球金融危机之后,中国仍然握有3.2万亿美元外汇储备。眼下美国已经自顾不暇,想让欧洲人从债务危机中看到新的曙光,中国至关重要。德国电视2台以“中国--第18个欧元国家”为题称,世界权力中心正在转移,在欧美的无奈和混乱中,中国开始找准机会,在欧洲谋求政治和经济利益。


不过由于此前被爆炒的中国要大量购买意大利国债的传言破灭,西方媒体对中国“施救”的议论冷静了许多。《华尔街日报》14日题为“中国并非欧洲的白衣骑士”的报道说,债务缠身的欧洲政府缓解压力的一个新方法是:暗示中国将用自己的巨额外汇储备出手相救。但中国增持高风险的欧洲国债几乎毫无道理,在美国有失颜面的债务上限论战后,北京已经很担心美国违约的风险,他们不太可能买进更加危险的资产进行“豪赌”。香港英文《虎报》称,市场对中国是否真的投资意大利等国资产心存疑虑,投资者已经对意大利从欧元区债务危机中脱身的能力失去信心。意大利最大制造公司菲亚特CEO马尔基翁内警告说,除非各国政府采取紧急行动恢复信心,否则整个体系行将“的事”。他还表示: “如果中国人愿意投资,愿上帝保佑他们。”


也有分析认为,欧洲债务危机之严重,并非中国能拯救得了的。美国《福布斯》网站以“中国难以单独拯救欧洲”为题称,即使中国大规模购买意大利债券,也不足以结束欧洲债务危机,或者解决拖累全球的希腊乱局。美国高频经济信息社首席经济学家卡尔·温伯格说,单从数字上看,中国救意大利免于主权债务危机并不十分成立,因为意大利债务高达2.3万亿美元。中国对欧洲债券市场的信任投票也许有益, “但如果世界决定不买更多欧洲债券,中国自己难以力挽狂澜”。彭博社14日说,遗产基金会研究员德里克说: “你不能通过借钱解决债务问题,在中国购买欧洲债券上,烟雾比实际的火要多。”


人民币将借欧元危机主导世界?


14日,德国、法国、希腊等国领导人紧急召开视频会议,商讨应对债务危机之策。法国总统萨科齐呼吁 “做一切能做的事”拯救希腊。但舆论一片悲观。英国《每日电讯报》称,希腊下一批债务将于10月17日到期,市场预计会大规模债务违约。即使另一场援救方案出台,将崩溃再推迟几个月,这场暴风雨也迟早会来到,我们正走向末日。香港“亚洲时报在线”14日以“欧洲走向末日”为题称,任何有理性的人都会怀疑我们是否正在接近或者已经处于欧元末日。


“如果我是欧洲的政治家,我就自杀。”加拿大《环球邮报》援引俄罗斯富豪波塔宁的话说。波塔宁警告,欧洲只有“两个极糟选择”,从货币联盟中驱逐一个国家,或者更大削减开支。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披露,随着危机加深,德国财政部长朔伊布勒不再相信可以将希腊从破产中挽救出来,德国财政部专家也在设想希腊退出欧元区的后果。但总理默克尔警告德国政治家不要公开谈论希腊债务违约的可能性,她称拯救希腊对德国有利。

“欧元崩溃会怎样?”这样的担忧不断被提起。欧盟轮值主席国波兰财政部长罗斯托夫斯基14日表示,如果欧元区解体,欧盟将不能存在,其后果难以想象。路透社称,此前设想欧元崩溃的后果简直难以置信,现在却不再如此。美国布鲁金斯学会的隆巴尔迪认为,欧元区崩溃有一半的可能性。他说,欧元区经济密切相连,17个成员中一个退出就将打开潘多拉盒子,然后市场就将瞄准意大利,如果罗马随后被迫退出,早已压力巨大的法国银行也将被意大利债务压垮。路透社还分析称,欧元破碎将为中国加速人民币国际化打开大门。雷曼公司倒闭后,北京开始推动人民币成为计价和结算货币。目前大约7%的中国贸易使用人民币,如果欧元崩溃,这个比例肯定上升。


“为货币担忧,不要再为电子邮件担忧了。”加拿大《多伦多太阳报》以此为题称,渥太华近来盛传一名保守党议员给中国新闻机构的一名记者发送“调情电子邮件”。这些流言蜚语表明中国如何悄然伸出触角将我们缠绕,企图将我们绊倒。但加拿大人最该担心的是中国货币日益增长的力量,而不是尴尬的邮件。中国正小心翼翼地以其财富为杠杆,企图从美国和欧洲金融混乱中谋取利益。对于中国而言,最大的好处将是人民币取代美元成为世界储备货币。这意义重大,因为哪个央行控制世界储备货币的发行,就将拥有极大的影响力。上周,尼日利亚中央银行卖出33亿美元外汇储备,代之以人民币。这是其外汇储备的10%。如果尼日利亚、俄罗斯、伊朗与中国用人民币而非美元进行石油贸易,人民币就将踏上成为世界储备货币之旅。此前两天,英国《金融时报》也发表题为“人民币即将统治世界”的报道,预测人民币将在未来10年或者此后不久取代美元成为最大储备货币。


欧洲应放弃“先进国家的傲慢”


西方的担忧不止于此。英国《旁观者》杂志网站13日称,中国精心选择欧元区的协议,以得到回报,例如为了14 亿美元贷款和数量不明的匈牙利债券,匈牙利同意成为中国在欧洲的运输枢纽。美国财经网站benzinga13日题为“中国是否将要接手整个欧洲”的报道称,中国需要欧洲,欧洲是中国重要的商品贸易出口地,中国卖,欧洲买。中国利用大把盈余已经购买了希腊、葡萄牙等国家的国债。“最后,中国可能将会买下整个欧洲,而不是仅仅借给它钱”。


为什么西方对中国投资的态度这么矛盾?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研究员江涌14日对《环球时报》记者说,西方对中国的复杂心态中有理性和非理性两个因素。欧洲现在希望中国借给它钱,也就是让中国买债券,但不希望中国买它们的公司,占领它们的市场。理性之外西方还夹杂了非理性的情绪。西方不愿从感情上接受中国的崛起。这涉及到西方国家的自尊心问题,他们过去发达、富裕,现在要求助于人,他们的骄傲、优越感受到损伤。


中国人民大学教授时殷弘将这种情绪称为一种“先进国家的傲慢”。他对《环球时报》记者说,除了共同利益,欧盟与中国在人权、战略安全等问题上依然有很多分歧,指望着他们一下子消除对中国的偏见不现实。在有些欧洲人看来,需要中国的资金与对中国的防备是一码归一码,欧洲不能因为遇到困难就改变对中国的批评。但同时也应该看到,中欧关系总体上比几年前要积极得多。


法兰西24电台的报道称,欧元区本身对中国就疑心重重。法国“中国经济研究会”董事玛丽一弗朗索瓦兹·雷纳尔表示,中国的投资意图在欧洲常常被复杂化、妖魔化,这影响了中国人的投资情绪。要吸引中国投资,欧洲还需要采取更开放心态。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