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为什么“华佗无奈小虫何”?——对两个历史事件的解读看原因

“华佗无奈小虫何”?

开国之初,在防治血吸虫上,西医西药是派上了用场的,不过,这与其说是西医西药的高明。倒不如说,首先:

毛时代的中国政府是一个真正为民的好政府,是一个廉洁、高效的好政府。为什么?因为,开国政府在防治血吸虫病,动用的资源,是纯粹的,国内已有的西医资源,而这个资源在解放前的民国政府时就存在,为什么民国政府在大陆实行几近四十年的统治时间里,就没有想到统合利用这些已有资源来防治血吸虫病?这些在中国已存的西医资源为什么非要等到1949年以后,才大显身手?这说明了什么?只有在一个为民生殚精竭虑的很高政府的领导下,建国之初,中国薄弱的西医根底才有办大事的能力!

从搜狗上,某家查到,在防治血吸虫病中,一个极为重要的手段就是消灭钉螺。消灭钉螺的手段,在平原水网区及部分丘陵地区主要是结合生产与兴修水利来灭螺,局部配合应用杀螺药。湖沼地区主要是控制水位,改变钉螺的孳生环境。这些是在搜狗上查到的。这些手段,是西药的擅长范围?不是!这些消灭钉螺的这些手段,正是在政府的强大动员力之下才能实现的,与西药何干?!

消灭血吸虫病,还有一个很要紧的手段就是:就是加强粪便管理,搞好个人防护。具体说就是结合农村爱国卫生运动, 管好人、畜粪便,防止污染水体。如建造无害化粪池,粪尿混合贮存粪便方法。近年来推广沼气池,使粪便管理开辟了新途径。在易感地带反复来螺,做到安全用 水。流行季节加强个人防护,可涂擦防护药或口服预防药。另外,要加强宣传教育,特别是对易感人群的健康教育很重要,引导人们的行为、习惯和劳动方式到重视 自我保健的轨道上来。这是在搜狗查到的。这些手段,没有一个为民谋利的好政府主导与动员,怎么可能做到?这些个手段,与西药何干?!

而且,在搜狗上还能查到:对晚期患者常在接受中药调理后,再作杀虫治疗或外科手术治疗等字样。可以看出,对付血吸虫病,中医也是有用武之地的,怎么可以把防止血吸虫病的功劳都归在西医西药上?

这个话题,不必多言,解放前和解放后的对比分明。在西医防治血吸虫这个大事上,西医的功劳是有的,但是,千万不该盲目夸大!

其次,这还证明了,开国之初,承继解放前的贫弱,我国卫生事业所依托的医疗资源的极度匮乏,以至于历史悠久,对两千年来保障国人健康成绩斐然的中医贡献不大;以至于政府能系统整合利用的医疗资源,也仅仅是西医这个舶来品!而某家这个帖子的用意就是要说说个中缘由的。但是要说明这个缘由,必须要回顾一下中国现代史上的两个事件:

第一个、“废止中医案”。

在1929年2月的民国首都南京,国民政府卫生部召开第一届中央卫生委员会。余岩、诸民谊等人先后提出了四项相关议案,其所列废止中医之办法,将目标锁定在根除中医 之生存基础上:通过中医登记,听任年老中医老死,不准办学而使中医界后继无人,以达到中医自然消亡之目的。这种釜底抽薪之策,真可谓老辣而阴狠。

考 虑到余岩提案过于激进,中央卫生会议最后通过之废止中医案——《规定旧医登记案原则》,其实施办法则显得和缓许多。该议案规定了废止中医之三条原则: “甲:旧医登记限至民国十九年为止;乙:禁止旧医学校;丙:其余如取缔新闻杂志等非科学医之宣传品及登报介绍旧医等事由,卫生部尽力相机进行。”这便是 “废止中医案”。

尽管如此,议案一旦实施,中医之废止便仅仅是时间问题了。因此,议案公布后,立即遭到中医界的强烈反抗。中医界之抗议举动,得到上海各大报馆的舆论支持。 从3月初开始,中医界开始在上海《新闻报》、《申报》上发表在上海召开全国医药团体大会之通告、通电。上海的商联会及国货会之通电,对卫生部及中央卫生会 议猛烈抨击,促其收回成命。天津、杭州、苏州、南京等地中医界纷纷发表通电,支持上海中医界抗争举动,派人参加全国医药团体大会,并致电卫生部,请求取消 决议案。 3月17日召开的全国医药团体代表大会为了将抗争进行到底,遂组成赴京请愿团,分别向国民党第三次全国代表大会、国民政府、行政院、立法院、卫生部、教育部等单位请愿,要求撤销废止中医提案。

中医界掀起的全国性抗争活动,影响着社会安定与政府威信。刚刚统一全国之南京国民政府,不愿意因为一些无关紧要的事件而引起社会之动荡。故当中医界掀起大规模抗争后,国民党多数政要对西医界利用中央卫生会议废止中医案之举异常不满。

不久,请愿团收到国民政府文官处批示:撤消一切禁锢中医法令。

我们再来看这个“废止中医案”中的两个人:

余岩,浙江镇海(今宁波)人。字云岫。1901年入南浔浔溪公学学习。1916年毕业于日本大阪医科大学。回国后,曾任上海医师公会第一任会长,国民党政府内政部卫生专门委员会委员、医学教育委员会顾问,中国医药研究所所长。这可是个权势人物。有日本背景。

诸民谊:国民党元老、日伪汉奸,为汪伪政府核心人物之一。原名明遗,字重行,别署乐天居士。浙江吴兴县(今湖州市)南浔镇人。抗战胜利后于1946年8月23日在苏州被执行枪决。这个和日本的钩挂更深!

也就是这么两个人物,险些葬送了中医的气数。而它们葬送中医的动机,正和日寇加紧侵华的国策有出奇的重合之处!这个事件上距民国北伐途中的“济南事件”不过一年,日寇初露全面侵华野心;下距9·18事变也不过两年。可以这么说,“废止中医案”在日寇侵华的一系列罪恶勾当中有承上启下的作用。这个怎么说?

废止了中医,我们看一下有什么后果,首先,彼时之中国,根本没有自己的、独立的、大规模的培养西医人才的院校机构,西医人才是个缺货。就是这些稀缺的西医医生,它的来源也只是三个:

第一,是外国来华开办医院诊所的洋人。这些人来华办医总是为了挣钱么,但是,这些洋人收取诊疗费的标准是否也会考虑到中国百姓的普遍的清贫,而就下不比上呢?不会!如果那样,他们挣谁的钱呢?那么,普通中国人找西来的洋人看病,可能性极小,也只能是崇洋趋新的富贵权势者们的专享了。

中国人留学到外洋学医,学成归国办医。虽说是中国人办西医,但是,鉴于留洋学习的费用高昂,那么,为了尽早收回这笔投资,这些中国人收取诊疗费的价格也不会很低,那么,普通的中国人,也是不会轻易光顾的。

某些外来教会也会办医,施药舍医德善举当然会有,但是,经费也是有限的,慈善的举动也必然是有限的,中国百姓的受惠也一定是有限的。

以上三个西医人才的来源,注定了,在旧中国,西医是不可能像收费低廉的中医那样普及的,西医诊所与医院只能是一类颇有贵族气的玩意儿。中国百姓是不可能在西医这里得到真正的健康保障的。而且,我们还要明白一点,鉴于西医诊疗收费的昂贵,西医医院与诊所的开办地点,只能是富贵者,权势者云集的大城市,就连普通的中小城市也是不可能养活这些贵族气浓厚的医疗机构的,更不要说乡村集镇!然而,民国时的中国,城市化的步伐与规模以及程度,比之晚清,也不见得高出多少。中国绝大多数的人口都集中在广大的乡村集镇里,这些地方能不能养活这类贵族气极其浓厚的西医诊疗机构呢?!废止了中医,那么,这些中国最广大,最普通的百姓,难道要去大城市里找西医?可能么?中国彼时有发达的公共交通事业么?难道要靠病人自己走到大城市里就诊?难道要靠担架抬到大城市里就诊?!

一句话,废止了中医,对中国百姓,有百害无一利!

我们尤其更要明白一点,当时的中国,根本没有自己生产西药、西医诊疗器械工业基础,中国的西医使用的西药,以及西医诊疗器械,都从外国来,价格十分高昂,把这一部分价格再加到西医的诊疗费用中,普通的中国人根本承受不起!那么,如果废止了中医,那么,中国百姓的就医看病,要么倾家荡产去看西医,要么,无钱看病等死!遇有国难,要用人抗御外敌的时候,中国有可用的兵员么?

这就是民国时期“废止中医案”达成的后果,这样的后果,对日寇侵华不是很有利么?这难道不是内外勾结,妄图用摧毁中医师业的法子,间接地达到侵害削弱中国的目的?

而且,每一种进口西药,以及西医医疗器械,背后都站着外国西药生产商!其中的利害关节很明白了吧?废止了中医,对谁更有好处?!而中医中药也养活着很多的中国人,那么,对于靠中医中药吃饭的中国人来说所,他们的切身利益谁来保护?!政府的国策,不为自己国人的利益打算,倒要为外国人来考虑,这个民国政府算他妈什么政府!尽管“废止中医案”被废除了,但是,这也是在民意与舆论的强大压力下,做出的,是不情愿的。这个所谓的民国政府算他妈的什么政府?!尽管废止了“废止中医案”,但是,民国政府对中医的打击与压制,是再明显不过了。在这样的高压打击下,暂时废止了一个“废止中医案”,但是,事实上的,对中医的打击与压制方法还是不断出笼!

1934年,湖南省政府出笼《湘省府决定推行“公共卫生各步骤”》。在这个文件中,湖南省府声称:“以医药省有为目标,希望在十年之内,使保健预防及治疗的各项措施能普及全省,并完全由政府主持,以防止私人借以要营利之弊,而全省人民无论贫富,人人得有享受之机会。”

这是个听上去很好,看上去很美的东西,但是,在具体而微的举措上,就很不地道了:这个文件明确的规定,以美国人参与创建的湖南湘雅医学院为训练人才的机关。参与省府主持的这个公共卫生计划的人,必须是西医。而湘雅医学院的毕业生由省政府指派到各地,主持各地“公共卫生”。至于说湖南省的中医界,能否为这个“公共卫生”做些什么,半个字也没有!也就是说,未来必须由省府操办的全省医疗事业,只有西医出力做中坚,而以个人行医为生存方式的中医不光在未来没有诊疗医病的权利,生存成了问题,就连参与省府主持的公共卫生事业,协助西医进行医疗诊病的的次要行动,也没了容身之处!中医靠边站!这算不算是民国政府“废止指中医案”的又一个具体而微的延续呢?这算不算是对中医的一个恶毒的打击与压制呢?

当然算,而且,是堂堂皇皇的把中医打入另册的又一个阴毒招式!

而后,抗战爆发,民国政府丧土溃退,把人口最稠密,经济最发达,中医水平也最高的东半个中国被日寇占领,中医师们的命运和普通草民一样被日寇杀戮,折磨,奴役,我国的中医事业又遭惨重打击。而在国民政府尚能控制的中西部中国,对于中医的打压,有没有随着抗战的全面展开而有所减轻?某家找不到证据,可以这么说,在民国政府的“国统区”里,中医事业仍旧以惊人的速度不断衰退着。

有这样的,国内或明或暗的杀招接连对祖国中医加害,又有抗战中,中医师们与草民一样的罹难的现实存在,民国时期的中国中医事业,衰退速度是超过了以往任何一个封建专制王朝的。以至于,到新中国成立之初,全国开展大规模的“爱国卫生运动”时,历史悠久,功绩显赫的中医经没有人们预期的那么大,竟出现了“华佗无奈小虫何”的尴尬局面。可是这一切一切,是中医的过错么?!

有恶毒攻击中医的马甲一件,常挂出一幅图片说明中医的颓废,里面有数字:解放前,中医师50万,现在37万……。单从数字看,中医算是颓废了,但是,仔细回顾一下,民国时期对中医的打压,我们很可疑怀疑这幅图片的真伪:到1949年,在民国政府对中医的打压下,中国的中医师有没有50万,这是很可怀疑的!

“太阳下面没有新鲜事”,现在网络上的“中医黑”们上蹿下跳很热闹,但是它们的表演绝不是现在就有了,在80多年前就有了!它们的勾当,和T型台上的娘们儿一样,经常把老奶奶的破烂扯来,披挂到身上,在台上招摇,招摇……但是,某些马甲的招摇功夫太差,一不小心就露出脏腚子了!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278楼寂翔

 以下是引用l1l2l3l4l5l6 在第265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寂翔 在第258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l1l2l3l4l5l6 在第252楼的发言:
......

动物实验是必不可少的。



一个被批准使用的药品开发,大约需要数亿美元。




被淘汰的药品,是极少数。

废话少说 曾经最普遍使用的阿莫西林现在除了我,在我认识的人里面就没有一个吃了还有效的,甚至去买药人家都说阿莫西林现在没货……至于之前的那些被禁用的什么四环素什么的我就更不说了,现在多少人脸头孢都是没用的必须吃红霉素才能消炎你别跟我装傻说不知道

阿莫西林依旧是广泛使用的抗生素。

知道某种抗生素只对个别这类细菌起作用吗?

你想说什么?阿莫西林不是广谱抗生素?所以一般不用?你要这么说话 呵呵 你脸皮厚的都赶上南哥的正面装甲了

284楼刚戈

中医是我们祖先几千年的精华,怎能说无用?中医跟西医是不一样的,各有千秋,一些慢性疾病如果有中医辅助治疗效果是不错的,乙肝注意饮食作息时间,适当服用中药可以延缓发病时间甚至不发病,一些暂时还没有找到医治方法的疾病比如艾滋病癌症,一些国外大的医药研究公司正在从中药为突破口,已经有很大进展了,不管中医还是西医,都是为人类消除痛苦的,向伟大的医学研究者们致敬,希望早日研究出癌症艾滋病等疑难病的治疗方法。

 以下是引用学十不得一 在第274楼的发言:
没有上帝,就造出一个上帝——伏尔泰在狄德罗编出《百科全书》后,面对国人思想的混乱说出这么一句无奈的话。无奈你懂么?西医现在就处于一种无奈的境地,所以下那个中医药求援。
 以下是引用l1l2l3l4l5l6 在第271楼的发言:
......

至今依旧广泛使用。

比如各位抛弃中医,去看西医。是吧?

 以下是引用学十不得一 在第275楼的发言:
其实,在基层的西医医院,开假条就是西医能有人上门一个主因。你是外国人,对中国基层西医医院的情况不了解!这不是什么道德不道德的问题。相比你国的医院至今不把己烯雌酚废了,很道德!

你国的医生们不是在窃取我国中药挽救自己这个行业么?你国的医学精英还不如你明白?

 以下是引用l1l2l3l4l5l6 在第272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学十不得一 在第269楼的发言:
......

嗯,开假病假条,是道德高尚的表现。



阴阳五行,纯属胡扯。

用于人体,纯属草菅人命,今天,就是有意的骗子。

嗯,开假病假条,是道德高尚的表现。




药物的疗效、毒副作用,要权衡利弊。这个常识,你不懂。

 以下是引用学十不得一 在第276楼的发言:
“至少还有”?不嫌丢人么?你们发明的那些抗生素是在烧香引鬼!引出了超级病菌!这个病可是越治越多!越治越难治!
 以下是引用l1l2l3l4l5l6 在第273楼的发言:
......

至少还有对付的抗生素吧?


你很向往没有抗生素的年代?

嗯,你向往没有抗生素的日子。

那真是很不错的年代,人类对任何一种细菌,都无能为力。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