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说马可波罗是古中华帝国衰亡的小帮凶

《马可波罗游记》在学术界遭到强力质疑,认为马可波罗没有到过中国的一方提出的论据很有力度。本短文的材料依据马可波罗的“自供状”--《马可波罗行纪》(冯承鈞译本),假设马可波罗所叙为事实或者局部真实——




纪元1260年,正是蒙古铁骑席卷亚洲各地,古中华帝国大宋风雨飘摇之际,在亚洲大陆的最西侧,东罗马帝国的都城君士坦丁堡,两个意大利商人尼古拉·波罗和马窦·波罗购买珍宝,从此大城出发,往东寻找发财的机会。


1260年,君士坦丁堡——这座西方人看来的近东大城,已经在半个世纪前沦入过十字军之手,城中财富被洗劫;而在远东,一座富裕的大城也在贪婪的毒眼觊觎之下,再过十余年,临安将不能临时苟安,这座现名杭州的富裕之都/人文之都将陷落,财富也将被洗劫一空;而那个早已破败的长安,将永久丧失它光荣的名字,改为安西府。


波罗兄弟往东,正遇上黄金家族内讧,成吉思汗的两个孙子——西鞑靼(钦察汗国)的別儿哥与东鞑靼汗国(波斯)的旭烈兀在争霸,西鞑靼汗败北。


波罗兄弟自觉战云密布之下,往西反倒死路一条,不如继续往东更加安全。东行途中,遇到旭烈兀派往忽必烈的使节,因之随使节抵达大汗王庭。马可波罗称,忽必烈派此二人前往罗马教皇处。


1269,此二人回到西方世界,闻老教皇已死,遂前往埃及见教廷大使梯博,然后回威尼斯带着15岁的马可波罗启程去东方。


马可波罗自述受到大汗忽必烈的垂青,在大汗统治下供职17年;期间还做过扬州主管(此点受怀疑派强烈质疑),同时自述他和尼古拉/马窦三人为蒙军攻克襄阳献计,制作巨炮,摧毁古中华帝国南宋北部边防重要屏障。


马可波罗自述:大汗军队围攻此城三年而不能克,军中人颇愤怒。波罗家族三人献计,谓有一种器械可攻克此城,迫其投降。此器械名曰茫贡诺Mangonneau,发机投石于城中,无坚不摧。大汗采纳了这个主意,同时又两基督徒制作之。此城遂下。


马可波罗牛逼哄哄地吹嘘道:“此皆尼古拉阁下/马窦阁下以及马可阁下之功也。”并且以商人的眼光看出战争与掠夺带回一波波财富的实质:“此功诚不小也。盖此城此地皆为良土,大汗可在其境中获得巨大收入也!”


考诸中国史书,攻克襄阳的头号“功臣”乃是炮匠阿八合,制作工匠阿老瓦丁,亦思马;这几个人可能来自波斯或中亚,与基督徒固然无关。1273年,此等攻城巨炮运至襄阳前线,古中华帝国苦守六年的防线在雷霆巨震中立马崩溃,重要的是心理防线和反抗斗志的崩溃。蒙军挟此攻城器具,破潭州(今长沙)等地····至1279年,古中华大地全面沦陷,古中华帝国第一次全面衰亡。


遥想起匈奴人铁蹄南下,只能渡过黄河;鲜卑人南下,只能渡过淮河;金人南下,已经越过长江,在长江以南烧杀抢掠;而蒙军铁骑南下,竟至于追到海角天涯!农耕民族——古中华文明的主体一蟹不如一蟹,衰败至此!


一部古中华帝国史,由此视角观之,可以看到内因与外因的互动;内在衰败元素,有秦始皇汉武帝式的暴政;外部衰败元素,征服与掠夺,压迫与奴役,是贯穿两千年的主题曲。


被征服的代价就是从春秋时代,古中国人尚有的有限自由——讲学自由,思想自由,迁徙自由,著作自由,言论自由,结社自由,一步步衰亡,直到蒙元前清后清上演铁壁合围的大戏——自由全面沦丧,尊严扫地,神州沦为鬼州,人形化为禽兽,直到裤裆和鸡鸡都被全面捏住,上水道和下水道全面堵塞,喉管和生育的自由全面蒸发。


所谓“国学大师”们在尊崇中华传统文化其心可敬,其意可敬,不过他们一般在放眼世界大势和人权自由方面,都很冬烘,思路不清,头脑很混,比如钱穆,若干年前我在《文化人批判》等书中就批判了:钱穆居然认为中国古代没有专制,皇帝很辛苦,没人愿做;钱穆对马可波罗的立场同样证明了此人头脑很混,他说对马可波罗我保持“温情的敬意!”


我们一面要警惕极权主义者全面推倒/砸烂/谋杀传统文化,也要警惕威权主义者和专制主义者以及大小寡头僭主们借古还魂/强奸传统文化;对于马可波罗,我们只能批判地分析,客观地对待,他作为一个冒险家和探险家,对沟通东西方文化作用巨大,他的著作确实是大航海时代的先驱;但是,他在鞑靼皇帝下的作为(如果他说的是真的),究竟对中国文明起到什么促进作用呢?还是相反的作用?!


你可以像当下中国主流意识形态鼓噪的那样说,马可波罗是国际友人,南宋朝廷腐败不堪,灭亡活该。


你也可以像我这样想想真相是不是这样:


马可波罗只是征服者的友人,而不是被征服者的友人,不是被奴役和欺骗的人民的友人,不是那些连马也不允许养,不许持有武器和夜间行路者的友人;征服者奴隶主和远东疯人院的主管们大可以大言不惭地说:腐朽的古中华帝国覆灭就覆灭了,它是历史的必然。但是,覆灭了古中华帝国,换来的是更加黑暗残暴虚伪的疯人院和奴隶大杂院,你干不干?!


站在苏东坡和陆游的立场上,我们或许会重新看待南宋的陷落;


站在自由与真相的立场上,我们或许会重新看待蒙元的征服。


我们不会站在腐败者一边,更不会站在掠夺者一边;更不会为了美化粉饰掠夺就故意放大腐败淡化掠夺隐去掠夺;我们站在战争中被屠杀的妇孺一边,我们站在历史真相一边。没有历史真相,就不可能有尊严的现实与未来。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