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五)

审讯到了这个时候,我觉得的完全没有必要再进行下去了,因为我不想再当今天这场特殊战场的见证者了。在今天的这场斗争中,我丝毫没了兴趣,也不想对此有兴趣。我开始对自己进行质疑,我在思考我是否还有存在的必要,我曾经满怀着热情和期望在警校里奋斗了三年,正当我要怀着更大的抱负要来为广大人民服务报效社会的时候,我发现我的思想却与我的这个职业有着格格不入,这不能说是一种悲哀。

但所想事情总是和自己相违背,这场战斗还在继续,我必须要完成我的任务,把今天所经历的一切用文字记录下来形成历史案卷。不漏一字一句。

“你是聪明人,今天你来到这里,应该能猜到等待你的最后结局。”李局长对段从寒说道,“你也知道,我们现在只在进行一个形式而已,过程究竟是怎样,这并不是十分重要,重要的是结果早已安定好了,你是不会介意我这样直接明了吧?”李局长说完后,向我看了一眼,我知道最后这句话,李局长是在对段从寒说,更像是在对我说。我低头不语,手中的刚笔刷刷地记录着这一切,刚劲有力,划破了纸张。

“我已经说了,在杀他的时候我早已做好了今日的准备,只是我没想到这一天到来得这么快,我想我还有很多事没去做,但这已来不及了。”段从寒的语气中带着遗憾。正如他所说的一样,他做好了有今天的准备,但他毕竟还年轻,年轻的梦想,年轻的心,将要消逝,消逝如天边的流云,永远也不会再回来。

“你是接受过高等教育的,有知识,有文化,这几年闯荡社会,也见过世面,形形色色三教九流也都有交往。有些事情我们有时也可以不用去说明,这些事情说明了反倒是不好,你是明白的吧?如果你没明白便是算你白活了这一遭。”李局长说。


“我怎么又不会明白?”段从寒嘲笑道,“社会的丑陋阴暗太多,封闭的势力形成已久,陋习根深蒂固。我的个人力量太小,是蚍蜉撼大树。最终落到这般地步,我也没话说,人生来不活得顶天立地,干番惊天地,泣鬼神的事来,还有什么意义,永远当缩头乌龟闭门不出还不如死了好。”

“你话虽说得好听,也有道理,可你却是太年轻,有些事情毕竟还没有看通透,你说我滚地打趴也算是在这世上混迹几十年了,在我年轻时不免也会产生想你一样的想法,可那究竟是幼稚不成熟的,人这一生虽不求苟活却也不能拿生命太不当事儿了,有些事是我们永远也无法改变的,又何必要去做无谓的毁忘呢?”李局长说道。他们更像是在促膝交谈,我不能理解,但也没法去干涉,也不想去做干涉。

“生亦何欢 ,死亦何哀,在人生的任何阶段我想我都是不能做出选择的,可是在决定自己结局的时候,我想我还是有一定的权力。既然不能轰轰烈烈,那也只好默默无声了,我是无怨无悔的。”段从寒平缓的说道。

“那么在这个时候你可对得住生育养育你的父母?”李局长忽然问起了这话。


果然,段从寒先前的一切淡然平静瞬间化为乌有,胸口剧烈的跳动着。就是李局长的这句问话,激烈起了他心中的冷血,他视生命为草芥,视苍生为尘埃,可这个时候,谈及自己父母的时候却无话可说。他的心中是有太多的话要要说的,他的嘴唇颤微,牙齿咬得呲呲作响,可是他却没有说出一句话来。他满脸憋得通红,额头上的青筋突兀,像是就要发狂的野兽,想用双手捂住面颊,来遮住这一切不该显露给世人看的面孔,可双手已被牢牢地拷在在铁椅上不能动弹。他心中毕竟还是有放不下的东西,我从他痛苦的表情中得到这个答案。他渴望在他最后的时光中能够在看见自己父母一眼,可他极强的自强心又让他把这刚萌生的想法堙没掉。他的内心正在经历着一场别人都不明白的斗争。

我在这个时候对李局长产生了一种厌恶,对段从寒生出一股同情。他就是将死之人了,为什么还要问出那番话去刺激他,让他的心无法平静。他既然已经做好了完全准备,你为什么又要去折磨他?这难道就是出于一种对他先前表现的报复?可他毕竟是不能再见明日太阳升起的人了,这又是出于何种心?

在以后的问答中段从寒都显得那么低落,甚至是半天都无法说出一个字。审讯已无法进行下去,也已毫无意义,既然形式已经走过了,也可以应付上级的检查,这场审讯便潦草结束。

出了阴暗的审讯室,一股新鲜带着活力的空气向我袭来,我大口大口地呼吸,要把刚才的一切沉闷都忘记,用清新代替陈旧,这是万事发展的一个必然规律。正当我肆意地呼吸时,李局长从后面走过来,看到我此时的状态便停住了脚步,说我今日表现得甚好,多经历几次就是一个能干番大事能破要案的人。


我木然的看向他,就自己来说,我觉得我今日的表现是每个人都会表现出的,我有大义凛然更有厌恶嫌弃。他的话语中是带着讽刺还是真如他说我能干成大事?李局长像是知道我的想法,说:

“你太年轻,年轻人喜欢意气用事,喜欢争强好胜。这好是好,有这种气魄一般都能干成惊天动地的大事。但你们的气势又太凌人,强调自我的主体意识,强烈的自我表现欲,遇到解不开的事,往往会狂躁不安,不信任周边的人,嫉恶如仇,疾恶成恨,极度想要打破这个社会存在已久的规则,就这往往推向你们走向社会的极端。他们的恨、他们的憎,都使得他们心中浮躁不安,需要去发泄来寻求安宁,这也就使得自己一步步走向毁灭。殊不知,这千百年存在的规则又岂是一朝一日就能打破的?他们的结局早已注定总是充满了悲剧色彩,使看者在惊叹的同时又感到惋惜。”


李局长的这番话,猛烈的刺激着我。他这是在说我还是在说就要告别消亡的段从寒,还是在对生存于和我同一时代有着同样想法的人呢?走在八零的末端,这并不是自己的过错,这是自己所不能选择的。这个时代的心态后面包含着社会的普遍意识,而这种意识又常常使人云中雾里,使人不是沉重自卑便是虚妄的亢奋。他们在自卑和亢奋的同时要求对自我价值的追求和呐喊,这些要求都是毫无物质基础的,空口白话。最终的结果都能想到,他们一步步走向个性极端也便是走向自我毁亡。

段从寒的案子要告一段落,他或许明天或许后面就要宣告生命的结束。我能想象到在法警枪声响起的那一刻,他身体颓然倒在那长满荒草的山坡上,鲜红的血液肆意的流淌。在斑驳的土坡上他的尸体静静地躺着,四下没有一点声响。


上一篇:[原创]最后的审判(上)

上一篇:[原创]最后的审判(中)

本文内容于 2012/1/1 23:23:15 被空中巡洋舰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