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最后的审判(上)

(一)

二零一零年大年初一的早晨,窗外满是白茫茫的一片,雾气弥漫。微薄而清晰的空气氲氤着冰凉的清风。阳台上的那两盆邹菊长势正旺,红色花骨朵儿隐隐欲放。又是一个全新的天气,又是崭新的一年,只是在过去的一年中发生了许多平常而又淡然的事情。

往日令人激奋的手机铃声《义勇军进行曲》,此时却叫得这般歇斯底,把我从睡梦中吵醒。大年初一,窗外还雾气弥漫,朦胧的睁开眼,右手离开温暖的被窝。看过来电,居然是李局长,顿时,睡意全无,一颗神经绷得紧紧的,心跳以前所未有的高速度跳动着。李局长是在局里出了名的黑脸人物,工作一丝不苟,管理我们这些小兵来更是严格,交代工作也总板着脸,即使是局里搞娱乐活动,大家也没见他笑过。他一般都是很少给我们这种见习警员直接联系的,这次我想肯定是有什么不寻常的事发生了。

按下接听键,电话那边传来的声音听起来却是那般和谐,可以想象电话那边说话的人应该是挂和蔼可亲的笑容,但我却反然明白笑容后面的阴冷,并不是我有多聪明,只是一种习惯,任何事物的真面目一般都隐藏在无数个的虚假后面,要看你怎么去理解。李局长叫我赶快去局里做审问记录,说是有一个杀特大杀人犯昨夜已被武警伏法,由于特殊原因,让我去做最后的笔录。应该就是这两天就要“处理”了。当我一听到“处理”二字时,脑袋顿时感到昏沉,联想起李局长还是微笑的说出这二字时,身子不寒而栗,手一哆嗦,电话挂了。


迅速起床,穿上我那套黑色戎装,三分钟洗漱一切搞定,即便出了警校,我还是保持着我在警校训练时的紧张速度。急冲冲的就往局里赶,甚至没有吃母亲今早特意做的汤圆。

凛冽的风肆意地在我脸上凌虐,带着泥土的厚重气息,像小时候父亲那布满茧纹的手掌,结实地盖在我还算年轻的脸庞。即使很冷,但不得不说这也格外的亲切。弯弯曲曲的小路,由于昨夜下了雨,这时候走起来特别的难走,泥泞的小路,不时还有一滩坑洼的泥水横桓在前面,即使我怎么小心走,那套被我爱护有佳的套装还是沾染了不少泥水,心情阴沉得不畅快。嘴里不停的嘀咕着那个杀人犯,心里已经把他家的十八辈直系女性都问候了一遍。不时我又咕哝着那些抓捕的武警,那个人是特大杀人犯,很了不起吗?当时遇见反抗,一枪“毙”了他又怎样!对于这些本来已经很简单的事情了为什么还要弄得这样复杂,审讯不就是一个形式而已,究竟要死,难道还有给他一个名分么?


我家是在距离警局两里地的郊外,要到警察局得先走一段小路。弯弯曲曲的泥泞小路像是没有了尽头,让我烦躁得开始诽谤着那个还没有见过面的特大杀人犯。他一定是个面目狰狞,嘴角还长有两颗长长的獠牙,不时还滴出两滴腥红的血水,眼睛发出寒人的红光,像是远古的魔头,因修炼功法而走火入魔,意识模糊,浑身上下都散发着阴森而狂妄的气息,吸人精髓不吐骨头的厉鬼魔王。他没了人性,因为他从人蜕变成了魔王,从而也没有我对他人的评价。

正想着他是如何杀人的时候,就到了局里大门,看见了和我一起来见习的警员宋正易,和他打过招呼,宋正易见了我,指了指后面的一栋风雨侵蚀成灰褐色的三层建筑。说李局长已经在那里面了,我没再多说,便一个人走了进去。

走过一个长长的封闭的走廊,向左转过两个弯,再向右下了几步青石台阶,就看见了一间用青松木牌雕刻着“特别审讯室”黑色字样的房间。推开门,看见李局长坐已经在一把红漆木椅上,李局长见我到来也没有多说话示意我在他旁边的椅子上坐下。

第一次来到这个级别的审讯室,这时我才慢慢地打量起这间审讯室来,毫无疑问这是一间全封闭的房间,没有窗户,很陈旧而且潮湿得厉害。天花板上单调地只孤独的悬吊着一盏泛着黄光的白炽灯,泥褐色的皮布裹的电线顺着墙壁连接着电源,上面布满了蜘蛛网和灰尘。由于潮湿的原因整间屋子充满了重重的霉味。脚下的水泥地板也破旧不堪,丝丝裂纹清晰可见,蔓延整个地面,只要使劲踩就能溅踏起水泥渣滓。听说就这房子在文革的时候可没少“审讯”一些人。

房间被一道钢条栅栏一分为二,栅栏中间开了一道只能容一个人过的铁门。不管是那钢栅栏还是铁门,都已经锈迹斑斑,铅黑色的铁屑还残留在栅栏和铁门上,像伤口上的结痂,即使流干了血,也还残留伤痕。本该出现在我们对面的那个杀人犯或许是魔王,还没有到来。


现在整间屋子充满了压抑,我忍不住看了一眼李局长,只见他满脸的从容,微微地看着铁栅栏对面,波澜不惊,看见他那笑容我不禁就转过了头。我默默地想终有一天他那笑容会变成绽放的食人花,也会吃人不吐骨头的。若真到了那一天,该是谁的命运那么不济,要被食人花吞下去。李局长感觉到我的目光,转头没有表情的说了一句“要开始了”。我便才翻开早已准备在我桌子上关于罪犯的一卷案卷,认真的看了起来。里面描述的内容让我感到震惊、愤怒,惊世骇俗……同时也引起了我一阵思考。他那样做到底是为什么呢?他的行为究竟是魔王还是救世主?

这时,一阵“嗤嗤”有节奏的声音打断了我的思考,我知道那是沉重的铁撩和地面摩擦时产生的尖锐刺耳的声音,我也知道那个人来了。


我抬起头看见了那个人,他被两个警员反押着手走了过来,只听见“咔嚓”两声他的手铐被打开以后,又被迅速的铐在了为犯人特别打造的铁椅的两个扶手上。

他的相貌很让我吃惊,完全与我先前的魔王想象没有半点联系,我现在还不知道这是真实还是虚假。他穿着一件卡尼色的风衣,里面是一件同样颜色的背心。下面是一件黑色的牛仔裤,邹巴巴的而且严重磨损过。他戴着一副黑色的半框眼镜,留着许长的头发,凌乱的头发甚至要遮住了他的眼睛,消瘦的脸庞,显得很刚毅,也还算英俊。但他的眼神很深邃,让人感觉他是睿智的一个人。更让我吃惊的是看样子他只有二十四五岁,身上却散发着柔和的气息。很难把他联系到就是案卷上所说的那个杀了十八个人的特大杀人犯。

他发现有人在打量他,想保持一个良好的形象,要用右手去姘头发,才发现双手已经被手铐牢牢铐住了。

没有更进一步的去打量他,李局长就开始审问了。


下一篇[原创]最后的审判(中)

下一篇:[原创]最后的审判(下)

本文内容于 2012/1/1 12:27:30 被空中巡洋舰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