埋进历史的强人 – 铁血网

扫码订阅

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卡扎菲、本拉登、穆巴拉克,这三位强人或打着抗击侵略的旗帜,或喊着社会公正、消除腐败、还利于民的口号,登上历史舞台,并顺利的获得所在区域民众的欢迎。

然而,如同此前众多独裁者一样,长期处于权利巅峰,在外无监督、内务制衡的环境下,这些强人们野心开始膨胀。顺我者仓,逆我者亡,屠杀平民事件时有发生;社会不公、贫富分化、家族腐败等事件愈演愈烈。

终于,在民众的愤怒之中,他们或身陷囹圄,或命赴黄泉。

鉴于往事,有资于治道。后来的强人们,或将从这三位身上领悟到点什么。

头等仓理论

某人(暂且称为A吧)欲乘飞机前往南方公干,由于机场高速发生严重的交通拥堵,等A赶到机场时离飞机起飞还有35分钟。按理说没有可能登机了,可是A今天运气特别好,换登机牌的小姐不仅给A换了,而且还升为头等舱。

虽然A是最后最后一位赶到检票口的。但其是头等舱客户,因此机场专门配车将A直接送到飞机边上。A刚上飞机,习惯拿份报纸。乘务员看完登机牌,告诉A机舱里有。

A拖着行李到了头等舱,乘务员帮找到位子,并帮A将行李放行李架上。

坐在头等仓的位子上,A很是畅快,没有经济舱的憋屈,身高马大的A可以舒服的伸展自己的腿。

而善解人意的空姐在A稍露困意时,就立即帮助他放下座椅,变成床铺。躺了会,A想起来看报纸,乘务员又帮拉起座椅。在全部过程中,乘务员都微笑完成,服务可谓体贴又周到。

友人问我:如果是你是A,这个时候有几个人跑来对你说,“你坐了这么久的头等舱了,应该让我们也坐坐”。此刻,你会不会答应呢。

我想,我应该是不会答应的,这里有周到的服务,有乘务员热情的微笑,如此舒服地方,怎么可能放弃呢?

联想到今年丢失了性命的两位国际政坛强人—本拉登与卡扎菲,头等仓理论在其身上也同样适用。

两位强人在各自的国内或者在帮派中,属于一呼百应式人物。个人待遇方面,那更是要什么有什么,人权、事权、财权一手掌握。在各自的地盘上,跺下脚都能让无数的人抖几下。这简直比坐头等仓还要舒服、拉风几十上百倍。

这个时候有人跑来对他们两说:哥们,你要讲民主,不可独裁。你和你的亲属占据着现在这些肥缺时间太长了,应该让别人也坐坐;你掌握的那些钱是普通百姓的血汗钱,应该让他们共享。

如此要求,换成是你,你会应允吗?

答案是否定的。当年强人们提着脑袋闹革命,好不容易争取到现在的江湖地位,你随便说句话,就让我滚蛋,可能吗?从独掌一国权柄到放弃既得利益,流亡他国仰人鼻息,换谁都心有不甘。

既然如此,那就拼一把。对此强人们很有信心。

他们相信,在自己的治下,即使没有德,那还有威。过去那么多年,他们不知砍下了多少颗要和他们换头等仓座位人的脑袋。他们相信,在自己铁血治理下,军队和民众会用他们的鲜血去保护自己头等仓的位置,自己可以继续享受周到的服务。

更何况,强人们相信自己是深受人民拥戴的。在过去了那么多年里,他们自认给民众做了不少好事。

曾经为民拥戴

下面咱们一一例举强人们的“丰功伟绩”。

1979年,苏联入侵阿富汗后。

这一年,拉登抱着“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伟大理想,离开了舒适、富裕的家庭,来到了穷困的阿富汗参加了***圣战组织,展开了反对苏联入侵阿富汗的斗争,从此步入“圣战”的道路。

拉登确实有组织和领导天赋,在短短一年多时间里,他就奠定了未来帮派老大的地位。据悉,拉登的第一步便是建立一个有系统的征兵计划。拉登组织了一批来自阿拉伯国家的志愿者前往阿富汗参加圣战,同时负责提供他们来阿富汗的路费。此外,拉登还建设了一些供这些志愿人士训练的设施,阿富汗政府则提供了场地和资源。

同时,拉登还深刻理解“千军易得一将难求”这句话的含义。他花费巨大的代价把世界各地的游击战、破坏和隐匿专家聚集在一起。

有钱、有人、有专家,拉登瞬间成为在阿富汗参加战斗的阿拉伯人领袖。成千上万的阿拉伯青年来到阿富汗,加入到拉登的训练营地进行训练。

可以这么说,拉登童鞋在阿富汗的反帝、反霸权斗争中,做出了突出贡献。如果这个时候他能够打住,他将属于新时代白求恩似的国际英雄,永远活在阿富汗乃至全世界热爱和平人民的心理。

先不表拉登的后事,下面再介绍下卡扎菲的英雄故事。

1969年9月1日,一群年轻的军官闯入电台大楼时,不少利比亚人还在睡梦中。一觉醒来的利比亚民众发现伊德里斯王朝已被推翻,他们新的总统名叫卡扎菲,上校军衔。

上台后的卡扎菲上校许诺一切权力归人民,实行了著名的“三大政策”:关闭所有外国军事基地,驱逐所有外国军事人员;银行国有化,石油公司收归国有;经济自治触及资方利益,职工集体管理企业。在他42年任期的前半段,利比亚人的确感受到了卡扎菲带来的福利。他曾将石油收入的50%分给各家各户,然后再做国家预算;教育医疗都是免费……

卡扎菲上校的一系列动作深得民心,民众生活水平确实较伊德里斯王朝时期好得多,他也一举成为了利比亚的民族英雄,深孚众望。

最后,该穆巴拉克出场了。

1981年萨达特总统遇刺,穆巴拉克便顺理成章的成为了埃及的新领导人,并且一干就是24年。

在穆巴拉克的前四届任期中,埃及取得了不错的成就。穆巴拉克上台之初国民生产总值约为206.2亿埃镑,到2003-2004年度已经增长到了2640.4亿埃镑。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微博)在评价穆巴拉克时称,“他成功的领导执行了埃及经济改革计划”。

抛弃人民者为民所弃

在取得一系列成就后,强人们或头脑发热,或将枪口对准普通民众,或忽视忽视基层民众的呼声,或拒绝一切可能有损自己利益的改革。

在卡扎菲统治利比亚的42年里,从未实行过公民选举。1973年至今,利比亚甚至没有制定过一部宪法,国家的一切权力完全聚集到了卡扎菲一个人手上。据悉,卡扎菲曾下令在3小时内屠杀了阿布萨利姆监狱中的1200名囚犯。2011年,示威者在绿色广场举行抗议活动。面对人民的诉求,卡扎菲的应对之策是指派最精锐的部队—“哈米斯旅”进行武力镇压,甚至派出空军战机轰炸示威的民众。卡扎菲早已成为众人所指的屠夫,曾经“民族英雄”的“金身”黯然失色。

无独有偶,拉登在打败苏军侵犯后,从1992年起,拉登的“基地”组织资助、策划和指导实施了多起恐怖袭击。

1996年,回到由塔利班掌权的阿富汗的拉登,着手招兵买马、训练武装人员,从此针对美国发动了一系列袭击。

拉登最疯狂的恐怖袭击就是911事件,在此次事件直接死亡人数近3000人—他们都是平民百姓,直接经济损失近千亿美元。

袭击平民,屠杀无辜,强人们走上了不归路。

强人们另一项指控,是则他们一手导演了贫富不均、社会不公。

在卡扎菲治下的利比亚,失业率达到了30%,底层民众的实际收入很低。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卡扎菲的8名子女却掌控着国家的经济命脉,分别涉及通信、石油、酒店、媒体、社会基础设施产业等领域,每年有数百亿美元入账。

穆巴拉克的情况与卡扎菲类似。

穆巴拉克24年的统治期内,从整体经济上来看,虽然不是很突出,但也还不算很差。尤其是在2004年和2005年更换总理进行改革后,经济颇有起色。然而,社会公正的问题并未根治。

在很多人看来,在穆巴拉克统治下,埃及的经济政策是倾向于大工业和大商人的,埃及的军方、富裕阶层和执政的民族民主党上层形成了利益集团。政府不关心劳工的权利,政府政策不力也导致了失业率居高不下。据埃及中央统计局报告,目前埃及失业率为9.9%,失业人口为199.7万,而2000年埃及的失业率为8%。但据《经济学人》统计的数字,埃及最近三年平均失业率可能高达15%。

与此同时,穆巴拉克为了维护稳定,不得不对一些特殊利益集团,如警察和工商业富人进行庇护。近几年来埃及一直推行私有化政策,但是由于准备不充分,国有资产严重流失,一些和政府、执政党关系密切的人群成为受益者,一夜暴富事情屡见不鲜。穆巴拉克和他家庭的个人财富,在400亿美元至700亿美元之间,源自于其作为空军军官时在军事合同方面的“积累”。他两个儿子在美国和英国的黄金地段则购有豪华房产。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