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关闭
关闭

扫码订阅

用「墙倒众人推」来形容奥巴马现在的处境可谓非常贴切。尽管以美国为首的北约「轻松地将利比亚变成一个民主国家」,但老百姓最关心的经济复苏却遥遥无期,失业率高居不下,债务争拗没完没了,使「吹牛政治」和「哄骗哲学」的市场越来越小,导致奥巴马支持率屡创新低。在国际,反对「贸易保护」、「灾难输出」、「逆我者亡」的呼声越来越强烈;在美国国内,共和党已经发起总攻,誓言要「卖嘴皮」的奥巴马明年下台。在这个时候,这种情况下,美国前总统克林顿推出了一本新书《回归工作》,书中高调指责「奥巴马及其同僚犯下了致命大错误」。

克林顿称,奥巴马执政初期,民主党在国会占有大多数席位,但奥巴马没有在这个时候「上调联邦债务额度」,引起后来的无谓争拗。第二是去年国会中期选举时,没有预先制定有效的全国方案,导致民主党大败而逃,奥巴马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克林顿公开批评奥巴马,「说华尔街是一个不健康的金融系统,是愚蠢的讲法,结果惹恼了华尔街的大亨们」。克某甚至针锋相对地对华尔街的金融大亨们大加赞扬,称他们「在积极减少美国赤字,改善经济方面立下卓越功勋」。这是克林顿继2007年之后,打响的唱衰奥巴马的「第二枪」。

奥克互不买账由来已久

克林顿攻击奥巴马的「第一枪」是在2007年民主党内提名2008年总统候选人时打响的。当时为了让希拉里能够获得总统候选人提名,和妻子一唱一和地批评奥巴马「根本没有外交、经济和执政经验」、「无法带领美国人民走向繁荣」。后来奥巴马靠流利的口才赢得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提名,克林顿夫妇才心不甘、情不愿地不得不转向支持奥巴马,希拉里也因此被奥巴马提名当上国务卿。在奥某入主白宫后,克林顿夫妇也没有将奥巴马放在眼里,并寻找各种机会抢奥巴马的「话筒」和「镁光灯」,使奥巴马感到相当不快,彼此间也埋下矛盾祸根。

克林顿在新出版的书中说,「自己在1993年也曾经决定提高对金融家的税收,有很多人都支持我的做法,但华尔街的高层极力反抗。考虑到华尔街对美国经济的巨大影响,于是改变了初衷。」克林顿的这段话,从另一侧面批评奥巴马是「死脑筋」。2007年克林顿唱衰奥巴马是为了让妻子有机会成为民主党总统候选人,而今次唱衰奥巴马显然是看透他无法连任。按照美国民主党的规矩,不管党内有多少人提出应该让希拉里替代奥巴马参加明年大选,都仍然要顾及奥巴马。换句话说,如果奥巴马自己没有提出退选,民主党不可能再提名其它候选人。

希拉里当国务卿「不过瘾」

足够多的证据显示,2008年争夺美国总统宝座败下阵来的希拉里并不死心,而且处处争出位、扩影响,希望有机会在2012年再次挑战奥巴马。希拉里的从政目标是总统,当国务卿总感到「不过瘾」,总是想方设法走在奥巴马的前面,以致经常出现「越权」的情况。今年元月,希拉里在华盛顿大学发表有关「网络自由」的演讲,「号召」中东及中东以外地区「必须抓住埃及和突尼斯民众起义的良机,推动民主改革」,比奥巴马抢先了一大步。

「谁能够当选美国总统,谁就有绝对的发言权」,这是美国政客所推崇的至高无上「真理」,克林顿是这样,布什也是这样,奥巴马、希拉里当然也不例外。希拉里常以太上皇的口吻高声说,「美国支持被压迫社会任何以提高政治、经济和社会开放度为目标的和平努力」。希拉里还以「世界第一裁判」的身份对「网络自由」作出前所未有的定义:即符合美国口味和利益的,如埃及、伊朗示威者借用网络组织的反政府示威游行,是「正义的」,反之则不属于「网络自由」。突显希拉里時時刻刻都要超越奧巴馬。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