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气愤!看看这个香港人写的

熱雪寒澗的博客

不在協和中協和,就在協和中被協和。 日本的大地震,對日自己民來說,是件懊喪的事。但不少中國的賣國賊們卻象過了年一樣,除了興災樂禍以外,你看不到一點點的人道。

按他們的道理,日自己侵略了中國,就應當去死。可是而今活在那片土地上的人,還有幾許是作過惡的呢?中國的曆史明淨嗎?是不是有更多的國度找中國複仇呢?

曆史依然昔時,我們不能忘卻曆史,是抗禦它的重演,而不是為了沖擊和仇恨。即日那塊土地上的百姓自在的生活,他們從沒有作惡。他們能善待我們,而我們為什麼不能善待他們?

2008年,汶川地震,日本很多的超市、快餐店門口都無為中國災民捐款的創議書和捐款箱,難道他們救助的是畜生?看了即日你的貼子,他們會不會悔怨開初對中國災的救助?他們以來還會不會對中國的災難實行救助?他們能否悔怨開初沒有大喊一聲:“震死中國狗!”

已所不欲,勿施于人啊!!!

在曆史題目上,中國人沒有資曆訓誡日本,說人家的曆史有5%是假的。你中國呢?有5%是确鑿的就不錯了, 中國的曆史教科書,都是統治者寫成的。

日本的教育是不受政府幹涉幹與的,這是文明社會的根基綱領。所以,有小我捐助的學校在曆史題目上有曖昧的措詞,也不敷為怪。但這不是日本社會的支流聲響,日自己的曆史觀也不會由于那0.04%的謊話而產生缺點。試想,中國的曆史加了這麼多的諾言都會被曆史的微風吹去塵埃,何況日本是一個求真的社會。

中國的曆史根基上是以統治者的口吻寫的,口味何如重,那些禦用文人就何如寫,普天同慶到你起雞皮疙瘩,他也不會覺得肉麻。

說什麼南京大屠殺,數字從開初的20多萬一向漲到而今的36萬,到而今連中華百姓共和國政府自己都沒有一個鑿鑿的數字。倒是當年的民國政府的統計離事項產生時間近,能鑿鑿一點,20萬人死難。不要忘卻,日本對華人的屠殺,是在鬥爭基礎之上的,是兩個國度兩個民族在仇恨的形態下的結果。

而中國大饑饉呢?甯靜年代一個國度外部餓死59-61年,三年餓死的人數3600萬(這是楊繼繩統計十四個省市的結果,現實數字應當遠遠高于這個數字),超越了二戰亡故人數的總和,這在人類曆史上有嗎?逃荒會被守在路口的民兵抓回來,被打被關,乃至是被殺掉,以至于整村整村的餓死人,這是為什麼?不要說什麼天然災殃,而今的人口是那時的2.5倍,為什麼而今反而沒有餓死的了?總說自己是世界上最巨大的制度加上最巨大的政黨,何以給中國帶如此深重的災難?在那萬惡的舊社會,在那萬惡的美國,有這樣的事產生嗎?

日自己的文明水平是很高的。這次地震,固然百姓有惶恐,但生活有序一點不亂,吃虧也微乎其微。地震工夫,整個的飲料店都收費提供熱飲,整個的超市都收費關閉,并為災民提供住的處所,我們中國人能做到這點嗎?在鬥爭工夫,日自己中國對文物和曆史文明的掩護也遠遠超越中國人。中國人沒關系挖清室的祖墳,你看哪一個日自己這樣幹過?不由想起銅首事項事,今我還感激侵略者,沒有他們的篡奪,中國人即日恐怕是看不到銅首是什麼樣子了,早在那個放肆的年代被破四舊也許大煉鋼鐵了,什麼叫文明?這就是文明。

有人說當年梅蘭芳蓄須明志,不給日自己唱戲是賣國情懷。我就不理解,蓄個胡子就賣國了,人品一下子變得高明了?他為什麼在大上海呆著不走?為什麼不到大前方去給抗戰的將士演戲去?那才是最好的賣國。梅蘭芳不給日自己唱戲,卻能很好的活著,自己就夠證據日自己的文明水平了。試想這事換了毛臘肉,他不唱戲,會是個什麼效果?

不要說日本對中國有多大的摧殘,由于中國人沒有資曆說這話,翻翻曆史,給中國人摧殘最深的是不番邦人,而是自己。曆次的農民起義,有一次正義感的沒有?算來算去,也就劉邦是能算一位。其他的農民起義,對百姓的屠殺之惡毒沒人道,遠遠超越統治者的暴政。

黃巢、高仙芝、李自成、張獻忠、甯靜天國、義和團、紅燈照這些匪患鼓起的時候,那一次帶來的不是對群眾的屠殺?舉張獻忠的例子,他在四川殺得劫奪一空,可愛女人的右手,上面的人會把女人的右手砍成一座小山,讓他瞻仰景仰。他的大軍所到之處,婦女們都得自己脫光了衣服撅著期待強奸,否則就是屠城。當年的四川人口十去之九,沒步驟才有了清初的“湖廣填川”之舉,把湖南湖北廣東廣西的群眾遷到四川。而在今世中國曆史的教科書上,這些王八蛋都成了拒抗暴政的英豪,他們是嗎?他們配嗎?

你可能很想說,中國人的事,是自己的事,“自家兄弟打架,關別人什麼事。”我很想知道,在一個國度民族外部,兄弟手足同室操戈比起對外族的鬥爭,是不是更光榮更可悲也更可惡?

本文内容于 2011/12/31 22:04:43 被遊劍江湖编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其实香港人最应该感谢的就是当年的中国。

当时中国大陆把香港作为对外交流的窗口,基本上80%以上的进出口贸易都是通过香港进行的,因此香港经济腾飞,香港人有钱了,香港人文明了,从此香港人根本看不起大陆人。其实他们挣的钱大多是大陆人民的血汗。

每当香港遇到危机,中央政府一直是他们坚强的后盾。

现在香港的经济地位一落千丈,上海,广州等地慢慢地发展起来,渐渐取代了香港的地位,香港也从神坛上走了下来。他们中的很多人很生气,很不平衡,所以破口大骂。

这很正常!!


历史就是历史,总是过去的,总是要放下的。

谁要是死抱着历史和过去不放,谁就会被时代所抛弃!!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