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小偷反腐”扯到“妓女就义”……

去年的最后一篇时评,我写的是这一年扯完了。一个扯字有多重意思,我只取儿时记忆里一张一张地扯月份牌那个意思,其它的意思任由读者去展开想像的翅膀。


今年又扯完了。这一年,世界扯得惊心动魄。很多事情没有扯完,拉拉扯扯地进入2012年以后,还要接着扯。本文打算扯一下“小偷反腐”和“妓女就义”的话题,顺带扯上郭美美炫富,读者若当八卦看,我也没有办法,权当迎新年自娱自乐吧。


山西官场年末上演了一出充满戏剧性的“小偷反腐”大戏。严格地讲,这应当是一起入室抢劫案。据说,两个保安帮助事主搬运纸箱起了疑心,怀疑沉甸甸的纸箱里面绝非茶叶一类礼品,遂决定出手作案。他们闯入室内绑了48岁的山西焦煤集团董事长、党委书记、正厅级官员白培中的妻子,令她打开保险柜,劫获大量现金、珠宝。白妻事后立即报案称被抢300万,犯罪嫌疑人被警方抓获后,警方发现其被盗财产总价值近5000万元。白培中现在××商学院就读的一位同学,也是亿万小富翁日前告诉我,不久前白培中还向他吹嘘家里收藏有多少不同年份的拉菲等名酒,让他听傻了的是白自己吹嘘家里酒窖的温度控制,是根据每瓶酒设置不同的温度。这让那些在所谓酒庄园中存上一两瓶所谓世界名酒的所谓名人简直无地自容。我们讨论了一个问题,很可能白妻报案时,白不在家,否则,白可能选择不报案。


几乎所有的媒体在报道此事时都与“小偷反腐”联系起来。这是一个很有意思的文化现象。把“入室大盗”转化为“小偷”,是否记者和读者在潜意识中认为白培中这样的国企高管才是合格的“入室大盗”?


“小偷反腐”只是笑谈。“小偷”怎么能够“反腐”?劫富而已。偷有钱的,绑有钱的,这是“盗亦有道”。偷盗穷人财物,那是下三滥角色,“侠盗”不为也。不管最终结果是否达到让贪官倒台,至今还没有见过有影视剧从业人员编一出“小偷反腐”的大戏,把“小偷”当成现代罗宾汉歌颂,让其加入反腐主旋律。在中国,一切皆有可能,或许张艺谋哪一天心血来潮,就能把“小偷反腐”升华成一出“侠盗”反腐的大戏。不过,张导近日还沉浸在他的“妓女抗日,舍生取义”的“十三钗”中,顾不上研究这个可以与“十三钗”有异曲同工之妙的题材。


据说,《金陵十三钗》展示了妓女的舍生取义,洋人入殓师由平庸到伟大,中国军人英勇无畏的战斗精神。国家电影审查委员会成员、著名老导演翟俊杰动情地表示,“这部电影塑造了一群有血有肉的人物,看完后人物仍在脑海里萦绕。它的可贵之处在于不说教,通过对人物的心理刻画来表现中华民族的气节。”(12月22日《北京日报》)张导不愧是一个老当益壮、不断有“新思路、大手笔”的导演,李安《色·戒》不过是拍了一个女大学生通过“献身”汉奸而刺杀汉奸而又爱上汉奸的抗日戏,张导则一下子向我们推出中国妓女在抗日中的“集体英雄主义”群像,堪比“八百壮士”,盖过“八女投江”。军人为国为民牺牲,天经地义,除了自己的觉悟、精神,后面还有督战队、军法从事,对战场逃兵格杀勿论,冲锋是死,逃跑也是死。“养兵千日,用兵一时。”老百姓平时纳税养着军人,就是战时用来保家卫国的。妓女挣的是嫖客的钱,民国政府除了收税、扫黄、打击卖淫嫖娼,并没有对妓女进行过半点“舍生取义”的政治思想教育,她们怎么能够一群一群地在关键时刻挺身而出,像军人一样保卫自己的同胞?国家不保卫她们也就算了,还让她们集体保卫根本不是一个阶级的姐妹,“表现中华民族的气节”,这有点人为拔高了吧?要说有一两个妓女舍身救人,也就是传说中的“义妓”,我还是完全相信的。若说妓女集体都像“八百壮士”、“八女投江”,那就是骗人了,我不相信。我只能说这是扯,让子弹飞一会儿,让妓女同志上,这算哪门子抗日救亡?《让子弹飞》有一句经典台词:“步子迈得太大,会扯着蛋。”张导这回步子迈得够大,扯着什么我不知道。他不疼,我疼了。古今中外文学作品对妓女大多都持同情态度,把妓女树立为集体爱国主义、集体英雄主义、集体民族气节的典范,在秦淮河畔高高扬起“红黄白”三色艳帜,惟有张导有标新立异的“重大突破”。当一个社会、一个民族、一个组织要靠”小偷反腐”、“妓女就义”,还有那个郭美美炫富来拯救时,这是一种怎样的悲哀?有消息说,郭美美现在穿梭于夜店演出备受粉丝欢迎且出场费越来越高,郭小姐发微:“看来讨厌我的人也没有那么多!”当然,拍完“十三钗”,也许张导下一部拍“十四钗”选中了你呢!我若要拍一部电影,名字就叫《红字第一钗》。扯呗!(苏文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