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日本坚持多年的「武器出口三原则」近日出现了实质性松动。12月27日,日本政府在首相官邸召开安全保障会议,决定大幅放宽基于「武器出口三原则」的武器禁运政策,允许日本参与武器研发和生产的国际合作以及以人道与和平为原则的国际援助。虽然日本政府重申,放宽武器出口限制后,政府将通过约定等方式,严格管理武器出口,以避免违背初衷的其它用途,但考虑到日本在近现代史上的所作所为以及战后对战争责任反省的表现,此举还是引起了舆论的异样关注。

日本的「武器出口三原则」由来已久,至今已奉行了44年。1967年冷战正酣之际,当时的佐藤内阁在国会答辩时首次提出「武器出口三原则」,内容是禁止向共产主义阵营国家、联合国决议列入武器禁运清单的国家以及国际冲突当事国或有冲突风险的国家出口武器。及至1976年,三木武夫内阁增补上述原则,使「三原则」事实上变成了全面禁止武器出口。

但后来日本政府在此问题上逐渐有所松动。1983年中曾根康弘执政时,做出了容许日本对作为军事同盟的美军提供武器和技术的决定。进入21世纪后,美国基于反恐需要,不断加大敦促日本放宽出口武器限制的力度。在美国的压力下,2004年小泉内阁宣布,日本与美国合作开发导弹拦截系统不属于「武器出口三原则」范围。不过,上述松动都是针对特定的范围,而此番野田政府放宽「三原则」则是「普遍性放宽」。它意味着日本政府今后出口武器可能将不再有硬性的「紧箍咒」。

对于此举,日本政府给出的公开理由是政府严峻的财政状况中,需要抑制企业调度零部件的成本和培育国防产业技术,应对战机等武器装备、零部件高性能、高价格的趋势。但日本媒体认为,放宽武器出口的最大目的,是让本国军工企业进一步参与国际武器交易,让军工技术通过对外合作扩大国际市场,提升日本军工的国际竞争力。

不管日本放宽「武器出口三原则」的动机如何,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那就是此举会引起周边国家的非常警惕。众所周知,日本在二战中有过对多个亚洲国家侵略与殖民的历史,为了避免日本重蹈覆辙,战后在美国帮助下日本制定了「和平宪法」。这个宪法的核心原则就是规定只能用和平方式解决日本与其它国家间的纠纷,不能使用或威胁使用武力解决争端,和平宪法也不承认日本有交战权。既然自己不能使用武力解决纠纷,作为这个原则的逻辑延伸,也就不应在客观上帮助其它国家使用武力解决纠纷。所以,「武器出口三原则」是和平宪法总原则下的产物,没有「和平宪法」,当年也就不会出台这个「三原则」。相应地,放宽武器出口三原则也是对「和平宪法」的突破。在此情况下,周边国家予以非常的关注,也是理所当然的事了。

其实,就是日本国内舆论对此也是明察秋毫。日本《外交学者》网站称修改「武器出口三原则」是一枚「政治手榴弹」。《产经新闻》引述日共中央委员会书记局市田忠义的话称,「这明显是践踏宪法的和平原则及其精神,这是抛弃让日本傲立世界的宪法第9条的立场。」《东京新闻》发表社论质问:野田内阁是想拉摘掉日本「和平国家」的牌子吗?

至于周边国家,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洪磊27日明确表示,中方希望日本多为本地区的和平稳定和发展发挥建设性作用。这意味着,在中方看来,日本此举与「为本地区的和平稳定和发展发挥建设性作用」是背道而驰的。

事实上,日本开禁武器出口,在军事和战略上确实会对中国造成一定的压力。海湾战争后,日本流传着一种说法,说是美国利用日本的芯片打赢了这场战争。这个说法虽然有些夸大,但也有一定道理。但目前日本自卫队的任务是保卫国土,基本装备都是防御性型的,所以日本的军工企业也主要生产防御性武器。

但这些军工企业被允许出口武器后,将面临一个庞大的进攻性武器市场的诱惑,研发进攻性武器的动力和能力都将大幅提高。这意味着,一旦未来有需要,日本可以立即把这些进攻性武器装配到本国自卫队。考虑到中日两国的地缘关系和现实纠纷,中国对此当然会非常敏感。

事实上,日本解禁武器出口不过是突破「和平宪法」链条中的又一个环节。近年来,日本以各种各样的理由,不断向和平宪法发起冲击。2001年10月,日本政府通过了《反恐特别措施法》,为自卫队协助美国发动阿富汗战争奠定了法律基础。2003年7月,日本再次通过《伊拉克人道主义与重建特别措施法》,为日本自卫队在伊拉克配合美国的军事行动开绿灯。

今年7月,日本首个海外军事基地在非洲的吉布提建成。种种迹象表明,日本正在一步步地向「和平宪法」发起冲击。这次解禁武器出口不过是又一次尝试而已。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