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千名皇家女骑警曾遭性侵


加拿大千名皇家女骑警曾遭性侵

皇家骑警历来都是加拿大的一张名片,或昂首骑马,或列阵前行,无不风光洒脱。正如许多东西都一体两面一样,皇家骑警也有鲜为人知的阴暗面,被所诟病。随着卑诗省“警花”对曾经遭受上司性侵的公开投诉,犹如临门一脚,越来越多有相同或类似遭遇的女警,纷纷站了出来,就好象一场井喷。也许被压抑得太久了,盖子一掀开,就不可收拾。

有人一语中的,骑警的男性佔主导地位的文化,是导致这些事件的因素之一。其实揭露出来的性侵事件,只是某些表明现象,更深层致命的东西,乃是皇家骑警百年来所形成的内部文化,独断专横蹈袭因循,如同一张密不透风盘根错节的大网。

现时至少已有25名现任或前任女性骑警,目前正计划向皇家骑警展开集体诉讼,控告在职场上受到各种“”(mistreatment),包括被欺凌、歧视、*甚至性侵犯。

这些女骑警在工作中涉嫌遭到*及虐待,代表她们的安省律师宰特泽夫(Alexander Zaitzeff)表示,他正与6名卑诗省及安省的律师为诉讼作预备工作。他形容各样包括“持续而可怕的欺凌、充满憎恨的工作环境,甚至性侵都有。”

前女骑警卡尔蕾(Krista Carle)表示,不久前在电视上看到女骑警嘉莉芙(Catherine Galliford)公开诉说自己的遭遇时,立即受到启发,认为要站出来公开自己的故事。于是她在社交网站脸书开设群组,接触到一些有类似经历的同袍。她和许多同袍都被确诊患上创伤后压力症候群(PTSD),有的甚至已离婚,有的则不能再工作。卡尔蕾坦言:“就像一种集体心理治疗,我与其他女同袍都饱受*的煎熬,决定要採取行动。有一段日子,我一直情绪低落,幸而在脸书的群组得到很大的支持。”

安省前女警姬佳妮(Heli Kijanen)则说,她多年来都没有想过,终于有人会相信她在工作环境中遭到骚扰,她感激嘉莉芙走出第一步。她说:“嘉莉芙触发我往前走,找一些会听我诉说经历的人,一些同意有必要让公众知道在皇家骑警中发生这些事情的人。”

现年43岁的姬佳妮表示,她在2009年被调派至沙省一个小警署执勤,期间被多名男上司欺压,包括指摘她将照片放上“脸书”,而她并没有这样做。硬说她经常迟到,强迫她签署一些内容不确的文件。当时她感到自己完全迷失了,有很多天下班时,会不期然提起佩枪指向自己头部,真一死了之。她目前改往安省省警任职,称省警的工作环境,比皇家骑警“进步以光年计”。她说自从公开经历后,每日都收到3至10封现任或前任女警的电邮,讲述类似遭遇,于是想到将受害人团结起来,向骑警提出集体诉讼。

明年1月对薄公堂

嘉莉芙(Catherine Galliford)遭上司*案曝光后,骑警内*和其他形式骚扰案的指控一路延烧,女警集体诉讼官司预计明年1月开打。已知的其他警员遭各类骚扰案件包括:警员柯特尔(Elisabeth (Beth) Couture)遭到上司限制说话和监控;女警员苏珊(Susan Gastaldo)与男性上司在执勤时于警车内发生性关系,但她辩称是遭对方胁迫。

温哥华的律师克雷恩(David Klein)说,他已听过一些或将成为原告人的遭遇,并表示希望在明年初在卑诗提出诉讼,希望最终能为受害人争取数百万元的赔偿。虽然提告者来自不同省份,但因为在卑省提出集体诉讼的“惩罚条件”较宽鬆,官司预计会在卑省高等或是联邦提出。他解释安省採用“公平性惩罚支出系统”,若提出一项大型且复杂诉讼的原告败诉后,将会付出相当可观的法律费用。

预计先有一至两位原告提出诉讼后,律师向法官出集体诉讼要求,未来不排除人数继续上升。

克雷恩还表示,钱不能把健康带回来,钱也不会带回一个家庭,或者重整一段段破碎的职业生涯,所以追讨金钱赔偿只是其中一部分。


千名女警或受侵害

日前有律师估计,一旦法庭批准上述案件成为集体诉讼,可能会有数以百计的女警参与,牵涉赔偿款项可能数以亿元计。

律师宰特泽夫表示,他听到的个案,在每个省份的骑警都有。而律师克雷恩则说,他会代表一或两名受害骑警提出诉讼,并会要求法官接受以集体诉讼的方式提案,以便让更多受害者加入作为原告。

最少有48名骑警因为在警队遭到上司霸凌或*,向警方心理专家韦伯斯特(Mike Webster)求助。韦伯斯特指出,有些求助的警员已经康复,但警队高层会利用让警员无限期放病假的做法,让投诉的警员离开警队。警队高层数十年来已制造出一个有害的工作氛围及恐惧文化,让下级警员在任何情况下都要服从上司。

也有律师指出,全国约4000名女警中,估计有四分之一女警曾受到*或歧视。

前女骑警卡尔蕾就说,愈来愈多受害女骑警挺身而出,对骑警来说是十分负面的抨击。

与女警发生性关系的警长认错

警官皮尔森(Travis Pearson)为女警员嘉丝托德(Susan Gastaldo)的上司,任职於名为“Special O”的特别监视小组。两人被指在执勤期间,在一辆伪装为民间车辆的警车内发生性行为,之后再以公用的黑莓手机传送暧昧简讯。事情日前曝光后,两人都被控以“不名誉行为败坏警队名声”等罪名。而嘉丝托德则表示,自己是遭到皮尔森强奸,并被胁迫保持不正当关系。

皮尔森在骑警内部聆讯中承认过错,痛哭求情,认為媒体对事件的广泛报道已损害了警队的形象,不希望自己的不当行為令警队蒙羞,為此感到悔疚,并对于自己的行為损害警队形象表示歉意。

当时在30分鐘发言中,皮尔逊不时抱头痛哭,不时回望妻子及家人,一边说:“我為我的可耻行為感悔疚遗憾。”

嘉丝托德强调,皮尔逊用他的权力及看准她脆弱的心理状况后,性侵犯她,强迫她发生性行為。

除嘉丝托德对皮尔逊提出严重指控外,还有另一名骑警提出相关供词。皮尔逊说他曾考虑,不过他边抽泣边说,因為得到妻子的支持才勇敢面对聆讯,并向也曾是皇家骑警的父亲道歉。

嘉丝托德有可能遭到解雇,而皮尔森可能降级,但仍可留在警队。对此嘉丝托德代表律师表示不满,指出裁判庭忽视另一名骑警职员对皮尔森的类似指控,认为裁决结果显示骑警的工作环境对女性并不安全。

女警遭遇惊动高层

女骑警长期遭上司*事件,现在已经引起联邦政府关注,国防部长马凯(Peter MacKay)表示正注意相关报告,并预期新的骑警总监会迅速处理。

尤其是嘉莉芙案登上媒体版面后,骑警内部多宗*事件也逐渐曝光,令这支全国层级警队颜面无存,也终于引起哈珀政府关注。除马凯外,联邦长陶斯(Vic Toews)重申对警队*绝对是“零容忍”态度。

联邦自由党临时党领李博则认为,上述事件并非单一,而是从机制上出现了问题。

皇家骑警总部则对此作出回应,指绝不容许警队内出现*、歧视等情况,并承诺若收到类似投诉一定会马上彻查。强调每个警队成员都会受到尊重及有尊严,一定会提供一个没有*、歧视及冲突的工作环境。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