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解之密]朱元璋真实故乡

大凡对朱元璋有所了解的人便知道,朱元璋年少时在一座名叫皇觉寺的小寺庙当过和尚,后来成了明朝的开国皇帝,史称明太祖,明太祖称帝时,定年号为洪武,故历史上又称朱元璋为洪武皇帝。然而在四川省岳池县,却一直流传着这样的故事,有一个生于元朝末年的人物,他叫朱洪武,在岳池县境内的皇觉寺当过和尚,后来成了皇帝。更令人惊奇的是,笔者多次到故事流传最为集中的几个乡镇走访,发现确有一些地名和遗迹足可印证传说。笔者由此欣然下论:朱洪武就是朱元璋,朱元璋为僧不在安徽凤阳,而在四川岳池,岳池,应是朱元璋第二故乡!

为不让众人嘲笑笔者糊言乱语,空穴来风,现将笔者所收集的物证及自己的一些简单思考呈述于后,以与大家共飨。

一、岳池版的朱元璋传说

相传元朝末年,灾荒连年,瘟疫四起。安微人氏朱世珍带着已有身孕的妻子陈氏沿长江西上逃难。一日,夫妇二人到了现岳池县龙孔镇境内。当时天色已晚,二人只得在附近一座名叫“皇觉寺”的小庙内投宿。

凑巧的是,就在他们投宿的前晚,寺里的老和尚梦见一具红灯笼降于寺中。清早起来,老和尚便吩咐小和尚:“今日有贵客来临,务必将寺内打扫干净,恭候贵客!”

皇觉寺为一小寺庙,香客甚少,小和尚从早等到太阳下山,没敢跨出寺门半步,却不见一人入寺。眼看天黑,一对衣衫褴褛甚似乞丐的男女朝寺内走来。小和尚赶紧向老和尚禀报,老和尚心想,看来就是他们了,当晚便盛情款待。但因寺内不能留宿妇女,老和尚只得把陈氏安排于寺后的岩洞里。

当夜,陈氏在洞内生下一男孩,但是因为出血过多,昏迷不醒。朱世珍只得把小孩抱出洞穴,刚刚走出洞穴,不幸的事发生了——只听得轰隆一声巨响,岩洞所在的岩石整个坍塌,陈氏被活活埋于乱石堆中。朱世珍悲痛万分,想着孩子生于八月初八,便给孩子取名重八。因自己无力抚养孩子,朱世珍便将孩子托付给和尚,第二天一大早离开了皇觉寺。

于是重八从小便当了和尚,师父赐其法号为“洪武”,故又称“朱洪武”。朱洪武十来岁时,已经非常顽皮,老和尚对其早已是由爱生厌。一日,朱洪武在台上打扫清洁,他边扫边说:“菩萨,莫挡着我扫地啊。”话音刚落,只见一个个菩萨全都坐到了台下。朱洪武扫完台上后又说:“好了,你们可以归位了。”菩萨们又回到了原位。不巧的是,这事被老和尚窥见了,老和尚想:连菩萨都怕他,看来此人不可久留。就这样,朱洪武被老和尚想办法赶出了皇觉寺。

被赶出后,朱洪武并没走多远,莫家大沟(现址为龙孔镇柏林湾村)的莫员外收留了他,朱洪武便为他家放牛。一日,朱洪武在山后放牛,同行的还有十几个孩子。他们在一起玩了个游戏:把十来个背篓倒叠在一起,让其中一个小孩爬到上面坐,其他人来拜,谁若不倒,谁就称王。有些小孩虽然能爬上去坐稳,但只要其他小孩一朝拜,便不由自主地倒了下来,唯有洪武既能坐稳,受拜又能不倒。小孩们都讲义气,果真拜他为王。为了表示庆祝,朱洪武便把牛杀了,和大伙儿烤着给吃了。为了逃脱莫员外的追问,朱洪武便把牛尾巴插入石缝里,然后说道:“牛儿啊,若有人在外面扯你尾巴,你就在里面叫啊。”一回到莫员外那里,朱洪武便假装哭哭啼啼地说:“老爷,牛钻进石缝里了,拉不出来了。”员外不信,便跑到石缝边去拉牛尾巴,员外拉一下,里面就叫一声,但无论怎么拉,就是拉不出来。员外没法,只得把朱洪武赶出莫家大院。

从莫家出来后,朱洪武便过起了流浪乞讨的日子,成了名副其实的乞丐。有一年夏天,朱洪武在石龙河睡觉,酣睡之际,恰遇一位县官路经此地。这位县官不是别人,正是刘伯温,据说刘伯温曾获得一本天书,书上写有“真为命天子朱洪武,保驾臣子刘伯温、张打柴、胡大海”,刘伯温找到张打柴和胡大海后,便一起暗访朱洪武。刘伯温等人见眼前这个乞丐睡姿很特别:两腿叉开成“八”字形,两手平放成一直线,头上横放一根竹棒,看上去俨然像个“天”字。刘伯温上前轻踢,只见乞丐仅是将身子侧翻,一只脚屈放在另一只脚上,这时的睡姿看上去极像一个“子”字。刘伯温脑子里顿时闪过一道亮光:“天”,“子”,眼前这位乞丐莫非就是我们所要寻找的真命天子?刘伯温等人叫醒乞丐,问其姓啥名谁。乞丐懒洋洋地答道:“本人姓朱,曾在皇觉寺为僧,师父赐名洪武。”朱洪武话音刚落,刘、张、胡三人当即跪拜,并说明了缘由。不久,朱洪武便和刘伯温等人在挂榜岩招兵买马,后又在圣兴寺练兵。不知什么时候,刘伯温辞去了县令职务,和朱洪武等人走上了农民起义之路。

朱洪武后来当了皇帝,为了纪念他少年生活过的地方,决定就在这一带修皇城,还挂了榜,但由于这一带的泥土比重达不到标准,便将皇城修到了安徽,同时在安徽给父母修了墓,以让已故父母魂归故里。

毋用置疑,岳池所传的朱洪武就是明太祖朱元璋,只因为避帝王的讳而不敢直呼其名罢了。

二、寻找皇觉寺

对于岳池境内代代相传的朱元璋的故事,笔者不敢轻言其假,但也不敢妄信其真。为此,笔者决定到故事的起源地岳池县龙孔镇探访,笔者首先要找的就是故事中所说的皇觉寺。在明史资料中,有关于朱元璋自幼出家皇觉寺的记载,但皇觉寺位于何地,史料都没有明确记载。

在龙孔镇,能说出关于朱洪武的故事的老人很多,但大多只能略讲一二,有些内容还不一致,在笔者采访的众多老人中,唯有艾家场村四组76岁的老人万寿玉说得较为全面,笔者所收集的传说正是在万寿玉老人讲述的基础上再综合其他老人所讲故事整理而成。据万寿玉老人讲述,他所听故事来源于其儿时听其祖父所言,其祖父当时专门为当地一寺庙点佛灯。万老在讲述时还不时引出一些古语,笔者只得请万老翻译才能听明白。当笔者问起皇觉寺在哪儿时,万老则直截了当地指出,皇觉寺就是现在的余家庵。笔者很难明白,寺里住和尚,庵里住尼姑,为何寺会变成庵呢?遗憾的是,万老对此也解释不清。

带着诸多疑惑,笔者来到了余家庵。余家庵地处龙孔镇曙光村二组的一座外形酷似乌龟的山头下,毁于文革时期,现只存土木结构房屋一间。现年69岁的曹继国老人从小便在余家庵旁居住,据老人所述,他儿时亲眼看见庵内一根横梁上用毛笔写着“皇觉寺”三字。住在余家庵斜对面的余世云也介绍,余家入川前居湖北麻城,入川后,他家祖先打柴时在荆棘丛中发现了皇觉寺,后来余家筹资对皇觉寺进行了维修,并更名为了余家庵。为了证实皇觉寺真有其名,余世云的妻子拿出一份破烂不堪的生庚簿,在这泛黄的黄裱纸上用毛笔写着:“(余)本元生於乙酉年全月(“全月”即农历十二月)廿乙日酉时生长 人世地名皇觉寺对回(字多为繁体,“回”为笔误,应为“面”字)二里十六甲”(余本元为余家入川第三代,“里”、“甲”相当于现在的村、社)。“皇觉寺”,这不正是一些史料中记载的朱元璋少年当和尚的小寺庙吗?

至于余家为何将寺更名为庵,余家也不得而知。但余家庵的遗址处有一座不知年代的古墓(当地百姓传为朱洪武父母之墓),我们或许可以从这古墓上找到一些答案。该墓为一合葬墓,墓楣书“须菩提”(注:“须菩提”为行楷,“须”字从笔迹上看,由“氵”和“页”组成,因该字无据可查,笔者便猜为“须”字;笔者有另一种猜测,该字可能指地名,或许就指朱洪武的祖籍地),墓联书“东来於佛地,西去伴莲台”。从墓联上分析,上联表明死者生前不是本地人,且自东边而来,这恰印证了传说——朱元璋父母从安徽而来,安徽在四川的东部方向。我们再从墓内来看,墓内分一厅两室,呈倒“品”字型,厅内侧顶部雕一虎头,左右两侧各立两块雕刻十分精细的图腾,而左右侧靠里的那一块分别为一雌一雄麒麟,形态各异。虎乃百兽之王,也可作为帝王的象征。而墓室内雕麒麟在川东一带实属罕见,据有关资料记载,安徽凤阳朱元璋母亲的坟墓在出土时也发现了石雕麒麟。从整个墓的内外雕刻来看,技艺相当精湛,但据曹继国老人所述,该墓的墓门被一石匠所毁,在毁前,墓门无任何字刻。若是大富人家的墓,不可能不刻上死者姓名;若是穷人家的墓,内外雕刻又不可能这么精湛,这不明显表明死者的身份非常特殊,而墓门上才难以表述吗?我们不禁想:墓中的主人到底又是什么样的身份呢?若说是朱元璋的父母,这种疑问便可迎刃而解了。我们再回过头来从墓楣上分析,“菩提”为佛教用语,明显表明墓中主人要么是佛教中人,要么就是与佛教有着极深联系的人。然而,该墓从形式上看,应为夫妻墓,若墓中主人为佛教中人,这岂不是贻笑后人?因此,墓中主人只能是与佛教有关联的人,若是说朱元璋的父母,这倒没有什么可笑的了。而墓联的下联“西去伴莲台”,则是可能是朱元璋希望已逝父母能化作神仙西去之意。

三、圣兴寺与蒋家大院的国母墓

余家庵(皇觉寺)背后的山梁上即为断桥镇圣兴寺村,该村因有寺庙“圣兴寺”而得名,寺庙遗址现为该村村小,距余家庵仅约1公里。据当地百姓传言,因朱洪武刚起义时在圣兴寺练兵,圣兴寺的名字便是由此而来。圣兴寺还有一特别之处,那就在寺庙遗址处的崖壁上,凿有六七座墓穴,皆为整石开凿。这种墓葬方式在川东一带并不流行,也相当少见。

笔者在走访圣兴寺时,一些村民说,与圣兴寺相邻的蒋家大院里有一座古墓,相传墓内葬有一位国母娘娘,又称朱母娘娘。笔者来到蒋家大院,找到了院里67岁的老人蒋先周,蒋老将笔者带到院后面积约1亩的小丘上,他告诉笔者:“整个小丘就是一座墓,里面埋的正是朱洪武的母亲。据以前的老人说,墓里面有碗筷,附近办酒席经常在里面借碗借筷子,据说吃了可以长命百岁。”蒋老还给笔者讲了朱洪武葬母的故事,但让笔者惊讶是,蒋老所讲述的故事,居然与安徽凤阳的明孝陵的故事如出一辙。蒋老告诉笔者:“朱洪武十多岁时,母亲病逝,朱洪武家里穷,将母亲背到这里时,仅用一些稻草覆盖,当夜乌风暴雨,尘土**,就这样把朱洪武的母亲给埋了,所以这里又称天葬坟。”

笔者不禁疑惑:蒋家大院距余家庵仅1公里之遥,关于朱洪武的母亲的传说却有着天壤之别,这又是为何呢?如果说岳池一带关于朱洪武及其母亲的传说纯属某代人恶意编造并得以流传,为何却又在不足几公里的范围内存在着两种截然不同的传说呢?难道还有人在进行编假故事的比赛?这真的是让笔者百思不得其解。笔者猜测:两个截然不同的传说应分别来自不同的渠道,蒋家大院的传说应来自官方,余家庵的传说则应来自民间;天葬之说类似于神话,不可信,极可能是朱洪武当上皇帝后所抛出的一种掩人耳目的说法,借此以保其父母在九泉之下得以安宁。笔者认为,夫妻同墓是中国千百年来的习俗,人们对朱元璋双亲墓多冠以其母亲墓,应是朱元璋葬母的故事流传深远所致,相对来说,余家庵处关于朱元璋母亲的传说更为可信,把余家庵的古墓断为朱元璋的双亲墓也更让人信服。

四、皇姑庵:马小妹的栖身之所?

与余家庵(皇觉寺)相邻的还有一庵,即皇姑庵,位于龙孔镇皇姑庵村,其遗址距余家庵(皇觉寺)的直线距离不足1公里。从庵名分析,庵内曾经居住过一位女性,并与皇帝有着一定的亲缘关系。皇帝自然是指朱洪武,那么“皇姑”又指谁,她到底和朱洪武有着怎样的亲缘关系?

笔者找到了皇姑庵村四组77岁的金先华老人,据金老讲述,解放前,皇姑庵非常闹热,逢年过节都要唱戏,皇姑庵周围有很多碑刻,一排一排的,但在文革时期的破四旧运动中,这些碑刻全都被毁,而现在几乎连残碑就找不到一块,而皇姑庵的遗址处,也仅能寻到一些瓦片而已。当笔者问起皇姑是什么样的人物时,金老告诉笔者,皇姑是一位女人,与朱洪武从小是结拜兄妹,感情甚好,在皇姑庵住了几十年,据说直到90多岁才死。根据金老所述,这位皇姑不正是民间传说中与朱元璋从小无猜的马小妹、朱元璋称帝后的马皇后吗?

五、洪恩寺、柳叶城:是否因朱元璋而建?

在排楼乡境内曾有一座古刹,名曰洪恩寺,相传规模极为宏大,占地面积约4平方公里,寺庙有山门48道,内有僧人数百,良田数百亩,后在雍正年间被清军用大火烧毁。现年54岁的坪滩镇干部杨宗淑(联系电话:0826-5477008)的娘家便在洪恩寺下的钟嘴坝居住,据杨宗淑回忆,在她学生时代时,家里有一本名为《火烧洪恩寺》的古书,当时的页面就已泛黄,初中毕业后与教科书一起给卖掉了,书上的大体内容便是因为洪恩寺的僧人搂抢附近民女惊动了官府所致。洪恩寺村五组77岁的蒋德禾老人还给笔者讲解了故事的详细过程,在讲述时还引出了书中的原话:“火烧儀僧五百。”僧人五百,足可见寺庙规模之大,气势之宏。

为了了解洪恩寺的规模,笔者又走访了当地不少群众,一位叫付茂清的当地村民告诉笔者:“在我当小孩的时候,张兴吉老人(现已去世)特别喜欢讲洪恩寺的故事。据他老人家讲,以洪恩寺为核心,横竖五里都是房子,整个这一带是一座城,名叫柳叶城,因洪恩寺处的一座小山形似柳叶而得名。”横竖五里皆为城,这看似过于夸张,但也不无道理。首先,从地理形势来看,这一带恰为一个高丘台地,海拔高度平均比周边高出许多,如果仅在台地周边坡度较缓的地方筑墙,便可将此地与外界隔绝开来,从而形成一座城,而在上世纪我们仍可在台地周边见到不少寨门,这些寨门是否就是这座城的城门呢?其次,柳叶城的名字一直沿用至今,但现在的柳叶城仅是处于台地边缘的一座光秃秃的小山寨,但山寨的形状一点也不像柳叶,倒是几里之外的洪恩寺处的一座山寨极像一片柳叶,且至今名为柳山寨,莫非是火烧洪恩寺时殃及了整个柳叶城,而只剩下台地边缘处的一座山寨幸免于难,柳叶城被烧后,这座山寨上的房屋却丝毫未损,人们便仍习惯地称之为柳叶城呢?

柳叶城山寨前约50米处有一清乾隆年间的古墓群,其一碑上刻有“后倚邑城出贤人”。“邑城”,从字面上理解应是县城之意,莫非柳叶城还有一段无人知晓的县城历史?很遗憾,笔者至今也未找到记载有柳叶城的史料。

关于洪恩寺被烧的原因,同处台地内的坪滩镇关口村村小教师刘臣柱却有另一种说法:据说洪恩寺被烧前,寺内的方丈张清和尚与白莲教的关系甚密,白莲教作为反清组织,势必遭清政府血腥镇压,如果洪恩寺与白莲教串通一气,也自然难逃噩运。

洪恩寺现存遗址仍可证明它曾经有过辉煌的过去,现仍可见僧墓50多座,2米高的石狮一对,文革前还有七八座塔墓,附近农户还藏有十几口锈迹斑斑的大铁钟(刘志朗口述,电话:13183908776)。在遗址处至今还可翻挖出一些金黄色琉璃瓦片,金黄色在中国几千年封建社会里一直是皇权的象征,寺院若有金黄色建筑,这足可说明其地位的显赫!若不是与哪朝皇帝有极深的渊源关系,一般的建筑也不敢采用此色。

从“洪恩”二字上分析,我们是否可以理解为“洪武的恩情”呢?因为“洪”字有时也指洪武,即朱元璋。如中国南拳拳种之一的“洪拳”便是以明太祖朱元璋称帝年号“洪武”立门,故又称为洪门。结合岳池盛传朱元璋的故事,洪恩寺是不是与岳池人民纪念朱元璋在这一带当和尚有关呢?曾经盛极一时的洪恩寺在历史上没有文献记载,其原因是不是洪恩寺与朱元璋有着极深的渊源而成了当地一些反清复明人士的精神支柱,从而才遭此劫难呢?

六、石龙河:朱元璋睡觉之处?

根据传说故事,朱元璋曾在石龙河睡过觉,笔者索性来到石龙河探访。石龙河仅是一条小溪河,而所传朱元璋睡觉之处则位于跨溪河的一座古桥旁,此处现有两个直径约3米的立形地洞,洞口浑圆,洞壁光滑,丝毫看不出有人为打凿的痕迹。笔者找到了家住石龙河附近年近八旬的老人夏吉述,据夏老介绍,这两个立形地洞属天然形成,深不可测,用十二副箩绳也探不到底,它们的名称分别叫金子凼和银子凼,传为朱元璋藏金银珠宝的秘密之所。在金子凼、银子凼之间,凸现一块石龙,也是天然形成,石龙河的得名便源于此。石龙为平面图案,约0.4平方米,上世纪五十年代,石龙被在此一带钻石油的苏联专家取走。根据夏老的讲述,笔者不由得想起了上世纪九十年代中央电视台播放的一个栏目,如果没说错的话,应是《华夏一绝》,该栏目曾介绍俄罗斯赠送给中国的一块天然龙石,根据笔者的印象,电视中出现的天然龙石与夏老所描述的龙石极为相似,笔者不禁猜测:俄罗斯赠给中国的那块天然龙石,是否就是出自于石龙河的这一块呢?对于此处的石龙,笔者还有另一种看法:石龙天然形成的说法估计不现实,它应该属人为雕刻,但由于处于溪河处,长期受溪水冲刷,其雕凿的痕迹早已不在,故被人们误认为天然所致。石龙被前苏联专家取走,也足可见石龙的价值,拟或说就是它的历史价值。龙刻在中国也极为普遍,但多以龙凤并存形式出现,而此处仅雕龙不凿凤,这又是为何呢?在中国几千年历史中,龙一直是天子的象征,是不是朱元璋当皇帝后为了纪念少时在这一代的生活拟或在此开始了他的成“龙”之路而在此雕刻的一条石龙呢?凡者说,遇上刘伯温时,朱元璋恰在此睡觉,此地也便成了卧龙之地,于是朱元璋当上皇帝后便命人在此雕龙而作为特别纪念呢?

七、字刻“大人朱”与白莲湾

位于龙孔镇柏林湾村的挂榜岩,传说就是朱元璋当皇帝后准备在此修皇城而挂榜,故挂榜岩的名称沿用至今。在挂榜岩左面约100米处的悬崖上有一岩洞,上刻“太平洞”,并有清朝嘉庆年间莫氏叔侄共修洞府的记载。但在这些字刻的旁边,另有“大人朱”三个字,其字体格式和大小以及字迹走向都不一致,且“朱”为篆文,很明显,“大人朱”和其他字刻不在同一时期。“大人朱”又指谁呢?难道是少时朱元璋和孩子们做游戏时被封王后,便在这悬崖上刻下了“大人朱”三字?太平洞所处位置是一个山湾,即柏林湾,该村村名就源于此。但在土改前,它叫白莲湾。据当地老年人说,清朝时,常有白莲教的人在此聚集,白莲湾便因此而得名,至今还有不少百姓沿用此称呼。白莲教是一个旨在反清复明的民间组织,在历史上也曾有过非凡的影响。一些当地白莲教人士选择在太平洞下聚集,是否是因为在此祭奠朱元璋、缅怀明朝呢?

八、民谚:明灯照老母,生得朱洪武

在排楼乡境内还有一座老母寺,据当地村民介绍,文革期间拆老母寺时,还挖了几棺大型坟墓,里面修得如朝庭官墓一般,而老母也就指指朱元璋的母亲。更有人称,朱元璋的母亲是在老母寺生下朱元璋的,因为有谚语“明灯照老母,生得朱洪武”作证,而武胜县三溪镇境内的明灯寺,则与老母寺遥遥相对。根据传说故事,朱元璋母亲生下朱元璋的前一天,皇觉寺的老和尚梦见一具红灯笼降于寺中,笔者由此分析,老母寺,明灯寺,都应建于朱元璋称帝之后,且是民间自发行为,而不能说朱元璋生于老母寺。同样,皇觉寺,皇姑庵,洪恩寺,应为朱元璋称帝后更名,而圣兴寺则可能是朱元璋称帝后新建,和明灯寺、老母寺一样,同属民间自发行为。而“明灯照老母,生得朱洪武”这一流传几百年的民谚,笔者认为,这足可作为朱元璋在此当和尚的一个十分有力的证据。相反,安徽凤阳以民谚“说凤阳,道凤阳,凤阳本是好地方。自从出了个朱元璋,十年倒有九年荒”作为朱元璋在凤阳当和尚的证据倒缺乏力量,甚至不可信。仔细分析,安徽凤阳的这句民谚真的有问题,从“朱元璋”三字便可看出。在朱元璋当皇帝前,老百姓未必知晓朱元璋,也不可能产生这一谚语,若是在朱元璋当皇帝后,人们又敢不避帝王之讳而直呼其名吗?即使是轮到朱元璋的子孙当皇帝时,人们也未必敢直呼朱元璋的。笔者由此认为:该谚语应产生于明朝之后,它对朱元璋来说,不会有太多的史料价值。而更可笑的是,如今的安徽凤阳居然还拟出了朱元璋当乞丐的详单:何年在一处乞讨,何年又在另一处乞讨。笔者更觉得这有问题,一个食不饱肚、衣不蔽体的乞丐居然会有人去关注他的游踪?恐怕朱元璋自己也说不清楚在什么时候走过什么地方,难道后人还有比朱元璋更清楚的?即便是朱元璋本人能清楚地记得自己的行乞路线,他也不可能把这些有损体面的事公之于众。

笔者进一步认为,安徽凤阳流传朱元璋的故事,主要是因为朱元璋的父母是凤阳人,而朱元璋称帝后,在凤阳建都(有史料可考:朱元璋曾在凤阳建立了都城,名为中都),并修建了明孝陵,从而引起人们对朱元璋儿时经历的关注,把朱元璋当和尚的故事放在凤阳也便成了顺理成章的事了,以致于后人在编谚语或故事时不知不觉露出了破绽。

九、朱元璋少年为僧,官方多无正史

笔者考证朱元璋岳池当和尚的事,并不否认朱元璋与安徽凤阳的渊源。朱元璋父母是凤阳人,这是不争的史实,朱元璋在《御志碑》中也如此介绍:“吾父吾母,耕作是方。”是方,即这一地方之意,具体就指凤阳。但这并不与朱元璋岳池为僧相冲突,岳池所传故事也承认朱元璋父母是安徽人,只是因避难才来到岳池,并在岳池生下朱元璋,而成年后的朱元璋因参加农民起义离开了岳池。因此,朱元璋若在岳池度过他的少年时代,就只有三种人知道真象:一是朱元璋自己,二是与朱元璋一起参加起义的农民,三是朱元璋在岳池生活所在地的人。朱元璋当上皇帝后,他会不会记下这段难以齿启的历史,我们是可想而知的。与朱元璋一起参加起义的农民,在那连年战争的岁月里,有几个人能和朱元璋一起活下来?活下来的,自然是明朝的开国功臣,可在朱元璋即位不久就对这些有功之臣大开杀戒,即使能幸免于难,他对帝王也是畏惧十分,还敢把有失帝王体面的事公之于世?因此,朱元璋在岳池当和尚的一这段历史只有通过岳池皇觉寺周边的人流传开来,若要从官方历史资料中找到关于朱元璋少时经历的记载,恐怕比大海捞针更难,拟或说根本就没有记载。

相反,朱元璋当上帝王后,在凤阳修建了明孝陵,并立碑记文,这为朱元璋是安徽人提供了史料依据,这或许也正是凤阳把朱元璋少年为僧一事与凤阳对号入座的原因吧?。但朱元璋在《御志碑》中,直接交待自己与凤阳的渊源的话也就“吾父吾母,耕作是方”这一句(注:意即我的父亲和母亲,在这一带耕作),对于其少年生活却只字不提,甚至其是否有兄弟姊妹也未提过,这是为何呢?如果凤阳真是既生他又养他的地方,在碑文中不可能仅提其父母一句吧。我们再细细品味“吾父吾母,耕作是方”这句,其意是否含有“我父母在这儿生活,但我本人并没在这儿生活过”的意思呢?

据说安徽凤阳早已拿朱元璋打出了旅游牌,并修建了皇觉寺。笔者斗胆猜测,凤阳的皇觉寺是否经过了考查论证?是否真的发现了皇觉寺遗址?或许是为了配合旅游开发而凭空修建出来的这么一座皇觉寺也是有可能的(注:据说福建莆田已公布多年的南少林遗址的真实性至今仍受到不小的置疑。)

令我们为难的是,即使朱元璋真的是在岳池度过他的少年生活,我们也很难找到相关文献记载,因为正史一般不会有记载,若是野史,其源发地应是岳池,但在明末清初长达近百年的时间里,整个四川因长年战乱而人烟极稀,故后才有“湖广填四川”之说,在这近百年里,四川的文献(包括私藏书籍)流失是难以估价的,即使一些野史里有关于朱元璋在岳池的记载,这些资料也很难完好地保存下来。而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几年后所发动的席卷全国的文化大革命,尤其是在破四旧运动中,中国的文物、文献被破坏的程度也极为严重,我们若要从现有的文献乃至一些碑刻内容中找到朱元璋在岳池的有力证据,这种希望也真的太渺茫了。

而在岳池县清乾隆二十一年首纂县志序文中也明文记载:“岳池胜国以前,省入广安州,丁明季运,寇贼抢攘,兵燹仍岁,完屋居民仅一十二户……岳邑前无旧志,典籍鲜故府之藏,山泽乏播遗之老。”又记“县为前代甲邑,缘前明兵燹后,县志无所考。”

十、反证:朱元璋岳池为僧之说并非编造

对于绝大多数人来说,其脑子里有一种根深蒂固的认识,那就是朱元璋根本就没来过岳池,甚至连四川也没来过。对于笔者的发言,自然成了造谣惑众之说,这尚可理解。但请试想,如果朱元璋没在岳池当过和尚,还请众多朋友帮着解决几个问题。其一,当地百姓为何乐此不疲地一代一代地传播着朱元璋的故事?难道是他们的先辈故意愚弄后人?若是愚弄后人,为何又存在几种传说“版本”?其二,若传说纯属编造,为何不留丝毫破绽——笔者在走访过程中,当地百姓对朱元璋多以“朱洪武”称之,如果假故事创作于明朝,编故事之人真的不怕掉脑袋?如果假故事创作于明朝之后,编故事之人又何必要顾忌避明朝帝王之讳?其三,如果朱元璋没在岳池当过和尚,现实中的物证又作何解释呢?如皇觉寺,皇姑庵,圣兴寺等,“皇”、“圣”又指谁呢?还有洪恩寺的金黄色瓦片,悬壁字刻“大人朱”,民谚“明灯照老母,生得朱洪武”等等,这些我们又如何作解释呢?很多朋友想必会如此说道:“这纯属巧合。”试想,巧合之处仅一两处,这还可说得过去,但巧合之处太多,我们还会坚定不移地认为它是巧合吗?

我们不妨试想,记入史料的内容是否都是真实无误的呢?对于一些似成定论的学说,我们是否有勇气去推翻它呢?对于一种与大众已普遍接受的学说相矛盾的新的论断,我们是否可以摒弃先入为主的思想,平心静气地了解、分析了这种新的论断后,再下结论呢?

十一、等待专家实地考察

在岳池,与朱元璋相关联的遗迹很多,由于笔者精力有限,一些古迹仍未探访,如新场镇境内的七星照月古迹等。加之本人缺乏专业知识,词不尽意之处也较多。本文也仅是笔者根据传说,结合现有的物证,加以粗浅的逻辑,而得出的极不成熟的推论。岳池,是否是朱元璋儿时当和尚的地方,是否就是朱元璋的第二故乡,还有待专家深入实地考察研究,进而得出定论。

但无论结果如何,岳池有朱元璋的传说,有众多印证传说的遗迹,且经得起一定的逻辑推理,这完全有必要引起相关部门的重视。对于着力打造农家文化名县的岳池来说,也完全可以将探古旅游融入农家旅游之中,对外推出朱元璋这一张新的名片,若有幸得到中、省、市相关部门的关注,也完全有可能将岳池打造成为朱元璋的第二故乡,从而将岳池建设成为名副其实的旅游大县。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