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给我的外公

写给我的外公

外公参军打仗时的照片,左边的娃娃兵是警卫员,照片六十多年了,右边那个高个是他。

写给我的外公

这是外公复员后在大队做书记时领导村民兴修水利的劳动照,左下角那个是他。

我对外公的经历还是比较模糊的,在这里仅仅写一些能记得的吧。

外公应该是39年左右参的军,那时候他家里还有四个兄弟,身为老大又刚刚结婚,但响应党的号召毅然决然去了前线。

外公走后家里的担子就到了外婆的肩上,大家也都知道,那个年代有句俗话“多年的媳妇熬成婆”,外婆被她婆婆当做牲口使唤啊,但是外婆从没有推脱过,拉扯着几个兄弟。那时候很穷的,外婆每天黑乎乎的就起床推磨(临沂的推磨摊煎饼),其实外婆根本没有床,就是睡在锅屋里,数九寒天外婆冻得不行了竟然把脚放在烧过的温和青灰里取暖。

就这样一直过了十年,但是就是没有外公的消息,外婆一直盼一直盼,后来经常听别人说哪个村哪个村的打仗死在外面了,这样的消息越听越多她也害怕起来,十年过去了,她也快灰心了。

但是外公回来了,骑着白马,挎着盒子炮。外公变得更威武了,但是外婆确变得黑瘦,岁月不饶人啊。

外公最初的番号我不知道的,很少和他聊过,我妈妈也不太和我说,他说外公一说这些就流泪,家里人索性就不谈。我舅舅和我说过的,外公后来是参加的新四军,打过鬼子(这是外公自己说的,也许有人会拉出来所谓的历史驳斥新四军打的鬼子不多),解放战争中济南战役,淮海战役,渡江战役都打过。

刚进队伍的时候外公是不识字的,但是在部队里学习,后来识文断字还写得一手好字。外公做过排长、连长。

记得外公说过一次作战,他在战壕里突然飞来一颗流弹,“噌”的一下就从他的头皮上滑了过去,一下子头皮就裂开了,但是幸运的是没打到大脑啊。后来在后方医院休养了一个月又上了战场。他也说过炸碉堡的场景。

外公复原的时候组织上是给他在泰安鞋厂安排了职位,但是他思乡心切啊,再说我们也不能以现在的价值观思考他们的抉择的,后来就回来了。

外公就两个孩子,我舅舅和我妈妈,因为外公外出前没孩子,所以回到家到了快30才有孩子,这也是我很少和外公聊天的缘故,等我想了解的时候外公也老的糊涂了。

回来后外公就做了东村的第一任书记,当时他很清廉。那时候全国兴修水利,外公带着村民挖河,第二张照片就是当时的合影。当时在冬天沟渠里都结了冰,人们不愿下去,我外公脱下棉鞋,卷起裤脚就下去,里面还都是冰碴子,就那样带头啊。大饥荒的时候,家里没粮食吃,但是大队里有的人就有的吃,因为外公不会耍心眼,急的他在门外大骂为什么我就没粮食吃。总之外公从来都是很清廉。后来日子好过点了,我妈妈说每次外公去县里开会都会给她带点好东西来,让她最喜欢的就是塑料凉鞋。

我外公老年的补助是非常少的,即便是这几年,几乎每月几百都没有,他从没抱怨过。

今年冬天外公走了,91岁。

总想为外公写点什么,但是能写出来的也不多,总之,希望外公天堂安好!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以下是引用贝贝钱 在第6楼的发言:
农家子弟都有小农意识,掂记着一亩二分地,挂念着父母,思念着妻儿。有很多回乡务农,丢掉了提升的机会,城里好的工作。

你是不是有病?各位同意的顶一下

好相似的老人经历 老人家会在那边享福的 临沂老乡 你姥爷的故事和我太爷的故事很多相似之处 老人家那时候的思想 就是干革命 为人民 不图回报 只图一个清廉正直的好名声 唉 一看照片 就是一位善良慈祥的老人 祝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