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前车之鉴:南斯拉夫分裂对中国的警示

曾经辉煌的南斯拉夫

南斯拉夫曾经是巴尔干最牛的小国。铁托领导的新南斯拉夫在国内实行社会主义工人自治制度,在国际上奉行不结盟政策。70和80年代的南斯拉夫在经济上曾获得很大成就,其国民生活水平在东欧一度居于领先水平,由于铁托本人在二战中建立起的崇高威望和南斯拉夫既不跟从苏联集团、也不依附西方集团的不结盟政策,使得南斯拉夫在国际舞台上也拥有较高的地位。

彼时南斯拉夫最落后的加盟共和国黑山和科索沃,人均GDP也达到了5000美元,是巴尔干最发达的国家,也是唯一通往西欧各国无需签证的东欧国家。每一个居民平均每两年就要出国旅游一次。在当时东西方集团严重对峙的冷战时期,这里居民的生活令东欧各国羡慕不已。《解体前的南斯拉夫人民军,是巴尔干地区最强大的武装力量。当时南斯拉夫的人均住房面积已达18平米,平均每8人就有一辆轿车,市场看上去很繁荣。1986年7月张维为陪同总理访问南斯拉夫时看到的是:下面是是宽敞的高速公路和无数飞速驶行的轿车,还有点缀在青山绿野中的一栋栋橘红色房顶的小别墅。

分裂后的“南斯拉夫”

前南联邦的解体和国际社会长达10年的制裁,加上1999年北约对原南联盟73天的轰炸,使其经济急剧倒退,工业生产基本停滞,进出口总量减至最小,黑市经济猖獗,通货膨胀吓人,1999年人均GDP仅在1100美元左右。据官方统计,塞尔维亚一个三口之家,一个月生活费起码也要200欧元,加上孩子的教育及其他费用,一对夫妻的工资基本可维持家用,但前提是不能有人失业。这里的一件中国产衬衣不过两三美元,当地产的一件却要贵上五六倍,鞋子和其他日用品价格也大致如此。因此,在经济窘迫情况下,中国货在这里就比较受欢迎。

导致南斯拉夫分裂有三个主要因素:

第一、 错误的中央政府政策

第二、 欧美国家的颠覆

第三、 整个知识界推波助澜要实行西方民主化

导致南斯拉夫分裂关键在于错误的中央政策

1、没有中央集权制, 政治权力过分下放 南斯拉夫中央政府几乎只剩下了外交和国防的权利。铁托总统1980年5月4日去世后,南斯拉夫联邦政府实行了国家元首集体轮流的做法,结果无法形成一个坚强有力的领导核心,六个共和国都各自为政。

2、把市场与资本主义等同起来,没有进行更为彻底的市场改革。

3、整个南斯拉夫的经济变成了“契约”经济,不是那种根据市场经济规律形成的“契约”,而是根据一些政治原则,通过行政手段达成“自治协议”。工人和管理阶层之间、共和国之间、中央和地方之间、企业之间的都有各种协议。一旦一个环节出了问题,就会影响一大片,甚至影响整个国家的经济运作。这种联系不是有机的、市场的,而是人为的、行政的,其离心力甚至大于向心力。

4、没有按照经济规律办事,没有形成一个统一、高效的国内市场。

美国、欧洲蓄意点燃了南斯拉夫的火药桶

南斯拉夫的分裂源于经济危机然后造成了政治的变革。

1988年,华盛顿已向南斯拉夫派遣了一个顾问团,这个顾问团来自于一个古怪的、私人的非营利机构,其冠冕堂皇的名称是国家民主捐赠基金,或是华盛顿圈子内熟知的NED。这个“私营”组织开始在南斯拉夫的各个角落慷慨地派发美元,资助反对派、收买年轻记者,资助工会反对派、反对派经济学家组织,以及人权方面的非政府组织。

西方使用以下手段来促使经济危机产生:

1、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要求对国有企业全盘私有化,结果到1990年造成了超过1100家公司破产和20%以上的失业率。遍布全国的经济问题成了一个随时可以被引爆的炸弹。

2、为了把事情做得滴水不漏,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要求工资水平维持在1989年的标准不变,但通货膨胀却剧烈上升,导致了1990年头六个月居民实际收入下降41%。到1991年,通货膨胀率超过了140%。

3、在这种形势下,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命令,将南斯拉夫第纳尔变成全面可兑换货币,并要求利率自由浮动。

4、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明确限制南斯拉夫中央银行的货币发行额度,这使得中央政府对社会和其他项目进行资助的能力被破坏。这些政策措施事实上造成了经济的分裂。

达到了让南斯拉夫发生经济危机的目的后,1990年11月,布什政府施加压力,美国国会通过了《外事行动拨款法》。该法案通过后的六个月内,任何南联盟成员国如果不宣布从南联盟独立,那么,根据此项新的美国法律,她们将失去美国的所有经济支持。该法案要求,每一个南斯拉夫加盟共和国都要分别进行选举,这些选举由美国国务院监督。该法还规定,所有的援助都直接提供给每一个加盟共和国,而不是提供给贝尔格莱德的南斯拉夫中央政府。简短地说,布什政府要求的是南联盟的自我解体。他们蓄意点燃了引爆新的一系列巴尔干战争的导火索。

南斯拉夫整个知识界完全接受了西方的政治话语

在西方推动的“民主化”浪潮冲击下,南斯拉夫整个知识界完全接受了西方的政治话语,而这种话语的核心是一个天真的梦:只要采用了西方的政治制度,南斯拉夫面临的所有问题就会迎刃而解,一种激进的革命气氛迅速形成,南共联盟的地方党部也先后接受了西方的政治话语,纷纷推出了一个比一个更为激进的****方案,斯洛文尼亚共盟于1989年3月首先提出了“结束一党制,实行多党制”,之后整个政治局势的演变得一发而不可收,联邦政府和南共联盟的中央机构被完全架空。实际上,这不是一党制与多党制孰优孰劣的问题,而是在南斯拉夫在特定的国情下,推动西方希望的政治变革一定会导致国家的解体和战争,但一般民众和绝大多数的知识分子,当时都没有看到这一点。

1990年7月,南联邦通过了《政治结社法》,正式实行多党制,一个人口只比上海多一些的南斯拉夫一下子出现了2百多个政党,而赢得最多选票的都是高举民粹主义大旗的政党,他们的口号就是“斯洛文尼亚属于斯洛文尼亚人”、“克罗地亚属于克罗地亚人”、“科索沃属于科索沃人”,口号越激烈、越极端,越能赢得选票。1991年,从斯洛文尼亚开始,一个接一个的共和国宣布独立,脱离联邦,南斯拉夫“内战”随即全面爆发。

从欧洲推波助澜支持南斯拉夫分裂看他们的真实面目

第一个承认斯洛文尼亚和克罗地亚独立的是德国。尽管多数欧共体成员还有疑虑,他们的疑虑不是因为他们赞成维持南斯拉夫的统一,而是认为从欧盟有关法律文件来看,宣布独立的克罗地亚在人权问题上,还没有能力保障当地少数民族(塞族)的权利,造成了20多万塞族人迁徙塞尔维亚的难民潮。但德国以欧盟应统一对外为由,游说欧共体成员承认这两个国家的独立。怎么解释德国如此热衷于承认斯洛文尼亚和克罗地亚的独立?当时刚刚实现了统一的德国要重建其势力范围,斯洛文尼亚是其近邻,而克罗地亚在二次大战期间是德国的傀儡国。欧洲大国可以为了自己的利益而牺牲原则、牺牲别国的利益,这是毫无疑问的。在南斯拉夫解体这个问题上德国的行为是极不负责任的,即使南斯拉夫这个国家应该解体,也不应该用这种打开潘多拉盒子的方式来解体。但德国也好,整个西方也好,很少顾及别人利益。当斯洛文尼亚和克罗地亚在德国和西方的支持下获得独立后,南斯拉夫境内的战争就像多米诺骨牌,一场接一场发生,最终导致了20多万人丧生,无数致残,数百万人流离失所,创下了二次世界大战后欧洲最大的人间悲剧。

中国应当警惕西方对中国的分裂

当2007年德国总理默克尔夫人,在总理府会晤达赖喇嘛的时候,当2008年西方媒体几近疯狂地为藏独叫好的时候,当今天法国总统萨科奇又会见达赖喇嘛的时候,我的感觉就是:如果中国某一天自己内乱了,最终导致台独、藏独、**势力泛滥的话,美国、德国、法国,乃至整个西方都会出来承认,他们一定会以各种冠冕堂皇的理由,什么人权啊、民族自决权啊。

一个国家的命运就是这样,关键的几步不能走错。一失足成千古恨的情况太多了,南斯拉夫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西方有不少人盼望中国也会出现类似南斯拉夫这样的解体,但他们这种愿望是不会实现的,因为维护国家统一是13亿中国人的一个坚定信念。另外,30年的改革开放已经彻底改变了中国数百年积弱积贫的局面,只要我们自己不打败自己,没有任何一种外部力量可以搞垮中国。中国正在成为世界上最大的统一市场和最大的经济体,这种大势对于确保中国的繁荣富强和长治久安将具有极为深远的意义。不过在中国崛起的进程中,我们还是需要深入思考南斯拉夫解体的前车之鉴,从中汲取有益的教训,从而使我们的崛起过程更加地清醒和精彩。

前车之鉴:南斯拉夫分裂对中国的警示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