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1840年的鸦片战争,可是把大清国传统的“夷夏之防”思想给冲破了。林则徐、魏源等人就提出,要向西方学习,制造新式军舰,编练新式水军。林则徐甚至把建造军舰所用的银子都想好了。就用广东海关的关税作为经费。

林则徐说,这件事要快,就好比两个人下棋,如果你让对手走两步,你却走一步,胜负还要问吗?

可是,道光皇帝根本不以为然,在林则徐的奏折里批了一句话:一片胡言!

这时,道光皇帝还认为鸦片战争的失败,不过是一次偶然,大清国依然雄踞东方。道光拒不打开国门学习西方的先进科技。

没有想到,1858年,大清国的百万军队再次战败。这一次,大清国的最高统治者可真是像一只变成乌鸦的凤凰,再也骄傲不起来了。1860年,道光皇帝的继承人咸丰皇帝下诏可以向西方学习。他的弟弟、专门办理与外国人打交道事务的奕?说:“时世艰难,只有弃我之短,取彼之长,精益求精,以冀渐有佳境。”

在镇压太平天国的作战中,左宗棠早就知道了外国先进武器装备的厉害,他指挥的“常捷军”就是一支用洋枪洋炮组建的军队,在与太平军作战中,这支军队几乎是战无不胜。

早在几年前,他就曾经想过给皇帝写个折子,请示在福建建立专门制造船炮的工厂。可是,由于当时朝廷还没有打开这道门,左宗棠最终没有写成这道折子。

这时,左宗棠见朝廷开了口子,立即提出建议,要在福建建立船政局,制造先进的舰船与大炮。他在折子上写:“船政乃海防根本。自强莫先于海防,海防莫先于造船。”他的折子是在1866年农历五月十三日,公历6月25日发出的。农历六月初三,公历7月14日,同治皇帝的朱批就到了:左宗棠奏见拟试造轮船,览奏均悉。中国自强之道,全在振奋精神破除耳目近习,讲求利用实际。该督现拟于闽省择地设厂,购买机器,募雇洋匠,试造火轮船只,实系当今应办急务。左宗棠务当拣派妥员认真讲求,必尽悉洋人制造驾驶之法。

左宗棠接过圣旨批复,立即于当年秋天在福建福州的马尾成立了福建船政局,聘请法国人为总工程师,专门制造海防所用的舰船。从1866年到1907年福建船政局存在的41年间,共制造了40艘各类舰船。尽管福建船政局在经营过程中,有各种各样的问题,但是其在中国近代史上却抹有浓重的一笔:其奠定了中国轮船制造和海军建设的基础。用当时著名思想家郑观应的话说:“创始之功甚伟!”

特别需要指出的是:作为福建船政局的组成部分,福建船政学堂的创办,标志着中国第一所海军学校的问世。从1866年到1912年,福建船政学堂为中国培养了504名海军各类人才。严复、邓世昌、刘步蟾、林泰增、林永升、萨镇冰等著名海军人物,都毕业于这所学校。

所以,左宗棠在中国海军建设史上有着不可磨灭的一笔。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