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爸庇护 儿子罪犯也能洗白

一个罪犯刑期未满即被释放,之后变戏法般地入党、任职,官居副处级干部,同时步步壮大为“五毒俱全”的犯罪团伙首领。这样咸鱼翻身、黑白通吃的奇闻,对山西运城市交通局运管处原副处长、驾校科科长仝霄而言,不是传说,而是真实人生写照。


过山车般的命运转折,总得有超强的动力。仝霄屡创人生奇迹,并非个人能耐,他走的还是拼爹的路子。其父仝某曾经担任运城市委副书记、市交通局副局长等职务。


十多年来,其父动用权力,每每在关键时刻为儿子保驾护航。权爸卵翼之下,罪犯竟能洗白成为国家干部,涉黑分子竟能横行18年。


中年得子、溺爱骄纵、惹是生非、说情护短,这在寻常百姓人家也并不少见,但影响毕竟有限,危害范围不大,充其量不过是街头、社区多了个牛二式的无赖罢了。但一旦被滥用的权力参演这幕剧情,人心之恶、恶行之害,就会得到无数倍的放大。多年来,仝霄五毒俱全,一再兴风作浪,索贿上千万,罪行累累。这正如学者指出的,领导干部管不好“身边人”,很容易酿成害子女、害家庭、害社会的恶果。


畸形的人生道路,折射出权力的失范乃至失控。仝父为什么能一而再、再而三帮儿子完成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其个人的权力影响、人事关系、违规操作固然很关键,但病象丛生的权力生态更不容忽视。


当地用人提拔的监管漏洞十分明显,《公务员法》中“因犯罪受过刑事处罚的不得录用”的铁门槛被轻松越过。一些官场潜规则或隐或现,有关方面或碍于情面,或慑于权力,导致仝霄戴罪上岗、带病提拔。从仝霄案涉及公职人员41人、分布在11个部门的情况来看,背后存在“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等利益交换,还需继续深挖严惩。


由此想到一个更纠结的问题,仝霄因其嚣张与疯狂,得到了判处死缓、限制减刑的下场。但在这样的权力生态下,还有没有其他的“权爸”在给力?有没有“张霄”“李霄”在悄然成长甚至低调为害? (李力言)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