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苏德战争70年祭 《一》

明镜周刊 Nr. 24/11.6.11

野兽与非人类

七十年前,第三帝国进攻苏联,开始了人类历史上最恐怖的战争。

德意志的失败成了1923年以来两大暴君决斗的最终结果。

在史上最大的军事行动前,希特勒的紧张显而易见。一位副官观察到,他是如何在柏林的旧总理府不安的走来走去。后来这位独裁者说:“不确定性像恐惧一样压在我的身上。”在这种情况下,他希望和他最亲近的追随者呆在一起。

阿伯特 施佩尔,希特勒最喜欢的建筑师,过来吃饭。他们坐在宽敞明亮的餐厅里,玻璃大门朝向花园。希特勒放了几段李斯特的序曲。他问施佩尔喜不喜欢这些音乐,因为接下来他会经常听到它们。这些序曲是“俄罗斯战场上胜利的军号”。

宣传部长约瑟夫 戈培尔进来了,发现希特勒“完全累垮了”。这时候外面已经黑了,这时候很多柏林人已经在酒馆花园里痛饮啤酒享受温暖的夏日,而这个有行动障碍的戈培尔跟在他的“元首”旁边在沙龙里“来来回回地蹒跚了三个钟头”。

在门口站着党卫军警卫,保证两个人不被打搅。总理和他的部长在讨论第二天,也就是1941年6月22日戈培尔将要对全世界发表的公告: “为了拯救全体欧洲的安全”,国防军将要向苏联进军。

大约凌晨两点半,部长离开了帝国总理府。希特勒还想睡几个小时,然而他睡不着。戈培尔也觉得非常不安。他走了几米,到威廉街对面自己的部长大楼里做最后的准备。

一个街区以外,外交部仍然灯火通明。外交部长里宾特洛普将一辆黑色奔驰车连同司机和党卫队随从一起派到了德国最繁华的大街“菩提树下大街”上的苏联大使馆。他们要把苏联大使带到外交部。

当弗拉基米尔 德卡诺索夫走在通往里宾特洛普官邸的走廊上时,卫兵伸直手臂行纳粹礼。德卡诺索夫的翻译闻出一股酒的味道,“部长喝酒了”。纳粹用石头般冰冷的声音宣布:“苏联政府对德国的敌对态度”迫使“第三帝国”“在军事领域采取反击措施”。这里并没有宣战的明确字眼,但是德卡诺索夫也明白,这意味着战争。他鞠躬,然后离开了。

大约在同时,德国驻莫斯科大使馆给克林姆林宫打电话。首席外交官舒伦堡请求马上与斯大林的外交部长莫洛托夫会面。大使反对对苏战争,并且在后来参与了1944年七二零反抗运动。他为此付出了生命的代价。然而,现在,这位希特勒的代表驱车来到克林姆林宫,那里的人们正在焦急地等待着他。

在苏维埃,近一个小时来都是“约伯的消息”(译者注:约伯的消息 Hiobsbotschaft,圣经典故,指坏消息)。德国的斯图卡轰炸机攻击了塞瓦斯托波尔或者给付。在苏德1500公里的边境上,大地为火炮所颤抖。

然而,斯大林拒绝接受这一现实。德国总理不会是“这么一个傻叉”,以至于会搞两线作战。希特勒肯定“对此一无所知”。

莫洛托夫和舒伦堡的谈话应该能让斯大林清醒些,实际上也确实如此。德国大使履行自己的义务按照希特勒的委托,唠唠叨叨的列了一大堆对苏联的奇怪指控。莫洛托夫想知道这些指控是什么意思。“战争。”舒伦堡回答说。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