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从民说起,民主从来只是“民”们的权利

前阵整理了一些近期政府所说的”让利于民”的政策,觉得有些奇怪,但又不知到底怪在哪里,而无意中与一友人(他是绝对的民主派,放进来说是美分都不为过,但确实不是)谈及诸多问题,其中涉及民主与公民,进而好像得到了启发,之所以觉得奇怪,便是在于这政府所说的”让利于民”与民主这二者所提之民,与往常理解的人民却是不同的,而西方所说之”民”与我国所说之”民”也是不同.

西方民主所提的民,以及国内大部分时候提到的民主的民,更多的是途中红线以上者,就是被大括号括起来的部分。其特点便是,拥有一定的财产,包括中产阶级及以上,受过高等教育,具有自己的政治诉求,同时愿意表达自己的政治诉求,并拥有相应的能力。

这一阶层的人,在现在的中国社会,大部分集中在“有产阶层”包括各级企业的业主,出资人,特大型民营或外资企业的高级职员(中国人),大型民营企业或外资企业的中层管理人员,及从事金融,传媒等高收入行业的相应人员,政府机关及事业单位的中层工作人员,大学、科研机构能具有中级职称以上的人员等等。

一般概念上讲,一个庞大的中产阶层能够带来社会的稳定,对其进行解释的话,则可以理解为在各国的政治体制中,中产及其以上阶层,才会真正对政府决策有巨大的影响,真正能够成为民主政治中的一员。其政治诉求可以得到认真的听取,并在决策过程中考虑。因而这个阶层越庞大,民主的主体就越庞大,而社会则语法稳定。政治本身,便是一种对于资源分配的权威,而政治诉求,根本上讲就是对于社会资源分配的诉求,就是一种对提出者有有利的分配方式。

而在中产以下的阶层,则更多的成为政治游戏的中棋子,政府会根据情况给予其福利、保障,像印度贫民窟中的自来水,国内的保障房等等。但是这仅仅是给予,单方面的给予,政府不会去听取这些人的声音,不会去同这些人商量,仅仅会根据政治需要给予他们这些。他们的政治诉求根本没有人倾听,在自身利益不能满足的情况下,也就会成为社会不稳定的因素。

中国目前面对的政治与社会问题,有两个方面:

其一,已经成为民的人有群越来越多的政治诉求,要求政府越来越多的让利于“民”,而这部分的“民”如同我先前第二段中所分析的,其中政治诉求最高的往往是企业主、出资人这一部分。而这些人要求的权利,往往和真正的人民所求相去甚远,这种差距,甚至是矛盾,在西方国家资本与大众民主的矛盾中可以非常清楚的看到。(相关的文章可以参看最近一期的凤凰新闻周刊《资本主义与大众民主的矛盾》)。

其二,则是第一个问题的延伸,便是构成“民”这一部分的人群过小,且结构不合理。这是问题的核心。高等教育扩招之后,越来越多的人接受了高等教育,一定程度上具备了部分表达政治诉求的能力,但是由于经济发展的问题,相当数量的具有政治诉求表达能力,并愿意表达的人长期被排斥在“民”也就是民主主体之外。导致其利益被长期忽视。两者结合的结果便是一个相当庞大的有政治诉求的不满群体。这对于任何国家而言都是恐怖的。

这样带来的问题也很明显,为了能够进入到“民”这个阶层,在正式途径闭塞的情况下,会有各种非正式途径产生。就是各种不择手段的敛财方式。以及对于上层越积越多的不满。

而政府的应对同样存在问题:

第一,在不愿意在法律与规则框架内与“民”或者说是其中的企业主阶层分享权力,实现民主,这必然导致这些人通过各种手段去获取权力,也就形成了阳光背后的钱权交易。而这有产者们内心并不愿意将自己的财富(姑且不论是否取之有道)与政府分享,所以其对于政府来讲是矛盾的,甚至内心是抵触的,所以会有如此的该阶层代言人在游说政府,制造舆论。

第二,政府也确实希望来增加中产阶级的数量来实现社会稳定,而其采用的是通过资本,或者说财富的增加来实现。而这一做法我认为在中国是行不通的,因为中国有13亿将近14亿人口,如果要通过资产来在如此庞大的基数下创造成比例的中产阶层,其所需要的资源是不可想象的。对于中国,对于世界来讲其后果是不言而喻的。这也从侧面加深了西方发达国家对于中国的不安。

第三,政府一方面希望扩大中产实现稳定,另一方面又不愿意接受分享分配资源的权利才是实现稳定的最终手段。这就导致致富的越多,致富的速度越快,社会越不稳定,政治异议越多。

这三个问题如果不能解决,最终的局面会是两败俱伤,拥有大量财富的资产所有者因为不能合法的实现自己的诉求,一方面通过贿赂来崛起更多的利益,并且剥削广大劳动人民,一方面利用手中的资源将矛盾全部推到政府头上,并通过其代言人传播所谓的“民主、自由”,而被排除在民主主体之外,并没有话语权的劳动人民,随着自身素质的提高,越来越有强烈的政治诉求,而这种诉求长期不能得到回应的后果便是反对政府,这种情况下正好与资产所有者及其代言人所倡导的所谓“民主、自由”相结合,形成非常强大的反政府势力,最终向政府发难(这其中我故意忽略了境外势力的作用,但现实中他们是确实存在,并且起到很到作用的)。而政府由于一方面官员收受贿赂,并不愿意分享手中的政治权力,往往会对反政府势力进行打压,的确任何政府都不会允许能够推翻政权的非己方势力存在的。这也就造成了国家的动荡甚至动乱,就像现在的叙利亚。如此引发的革命也好,改革也罢,其受益者并不是广大人民,他们仅仅是多了一张选票,依然如同以前一样被排斥在民主主体之外,因为根本没有形成一个强大的可以制约任何政府的民主主体。最大的受益者是资产的所有者极其代言人。虽然人民可能同样反感他们,但是最终进入政府的往往还是他们,因为他们拥有最多的资源。或许有人会说这样早晚有一天可以实现真正的民主与自由。但是请不要忘记,原来的政府早晚有一天也能实现,如果仅仅是为了那同样早晚有一天但就不是现在的东西,现在付出的牺牲又值得吗?

在比较稳定的西方发达国家中,同样也有相当数量的人群被排斥在民主主体之外,其享有的民主权力仅仅是一张选票,以及上街游行(不保证不被抓)而已。这些国家,一般而言能够并愿意提出政治诉求的人往往可以位列民主主体之列,真正的社会底层人民,不论是自身能力或是其他因素,往往便存在差距,其利益诉求长期积压的的结果,往往是通过引发骚乱或犯罪来表示。并且这些国家的政府通过扩大中产阶级,进而扩大了民主的主体,分享了权力。压过了仅有的反对声音。而现在这些国家中,大部分都是一种开放的,自由的政治制度,(我之所以不说其民主,是因为这些国家,特别是标称民主标杆的美国,其被资本控制的游说政治和民主实在有着十万八千里的差距,但是其相对其他国家的开放与自由是毋庸置疑的)这种制度给予了人民对抗政府与资本的最低限度的可能性,就是通过选举实现政府的换届,但是仅仅能够把执政者换掉,与下任能否满意并没有关系。

在中国,我认为一张选票并不能带来任何实质的变化,只是会造就大量只有选票和上街权力的人而已,真正享受民主带来好处的,可能仅仅只是那些企业主,也就是资本的所有者。更何况现在我们手中并不是没有选票。当民主的主题扩大到相当程度的时候,自然会引起质变。而政府所需要做的,则仅仅是顺应这一趋势而已。对于大部分的民众而言,不要相信会有什么上帝来拯救你,多少次的教训告诉大家,那些自称救世主来救你的人,在干掉之前欺压你的人之后,很快会变成下一个压迫者,只有通过自己的手,才能自救。从督促市政修理漏水的下水道,到抗议公共服务不合理涨价,到要求政务公开,循序渐进的培养公民意识,掌握表达政治诉求的能力,产生真正属于自己的意见领袖,从对于社区的公共事物不再抱着和自己没关系的心态开始,转而抱着不管结果但要参与的心态去多多尝试,实现社区事物中的公民自治,再扩展到与社团的良好互动,最终形成公民社会。也只有这样渐进式的发展,民主才会真正的实现! “不要相信哥,哥只是个传说!”千万不要妄想有什么一劳永逸的方法,一口连个胖子都出不出来,更何况一个开放、自由的国家?

对我而言,任何政府真正需要头疼的只有一个问题,就是为资本服务还是为大众服务的问题。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以下是引用thinktwice 在第22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hippo1508 在第3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mcyzhonx 在第2楼的发言:
了解了中国的人大代表都是些什么东西,你就知道政府代表的所谓人民利益是什么了

呵呵,文章里说到了,那里都是这样。

代表烂不烂不是问题,问题是人民同意了你能这么烂吗?民主选举本来就是公民自我完善的过程。美国第一次选举公民觉悟也不高,东欧,俄罗斯,台湾开始第一次选举公民的选民质素也不高,但民主选举是大家共同认为政制的正确方向。

= =为什么一定要把选举和民主等同起来?好像民主就是选举一样,不要告诉我说这是常识问题,那些国家如此只能说那是一条路,在我看来也不是很成功,在公民这种有能力制约政府以前,选举只能让ZF穿上件“民主的”外衣而已。看看原苏联系的国家,当然可以说他现在这样是进步了,但是不一样贪官横行,民生凋敝吗?而如果是在拥有很大的民主主体,也就是“民”的数量很多之后,状况不是更好吗?民主不只在选举啊,而更重要的是在民众自己,拥有大量有政治诉求和有能力提出的优秀公民,何愁没有民主?难道非要经过从选举选出黑社会和寡头这一步开始吗?

从这个角度说孙中山先生提的先训政后宪政也是正确的!


21楼cslj007

 以下是引用huvi 在第20楼的发言:
我记得银河英雄传里杨威利说过最坏的民主也比最好的独裁好。民主就是60分到80分,独裁是0分到100分,也就是说独裁可能做到最好100,也可能做到最坏0,民主是没有最好也没有最坏的但最低不会低于60分。

你愿意生活在绝对不会低于60分的环境里还是不知道下一天是好是坏的日子里呢?

民主那么好就不可能奴隶制的产生了。美国建国过程就是民主实践的勇敢尝试,美国的崛起不是光靠发战争财就可以的。任何国家、团体、个人都会在不同的时期解决不同的问题,没有一劳永逸的办法。三百个皮匠也定不了一个诸葛亮。

 以下是引用你我都是中国人 在第10楼的发言:
其实所谓的民主,在我看来就像是天上的月亮,有人告诉你那里有多么多么令人神往的东西,于是很多人都会因此而忘记一个很重要的问题,能上月球的才几个!我们真正知道那里有什么吗?不知道!上去过的人也许知道,但他为什么要告诉你!告诉你的又会不会是真正的东西?!

如果真让我来选择,我不会要现在人人都在追求的这种民主,这种仅仅用来和独裁相区别的民主,因为所谓的独裁在“民主”人士来说就是少数人说了算,而他们高唱的民主也只不过是多数人说了算,说穿了只是一个人打一群人和一群人打一个人的区别,只是一个量的区别,不是本......

现在每每说到民主,大家提到的往往更多的是选举这些,而忽视了更加实用的东西,就像我们说学习,现在一提学习就总会提到考试,可考试仅仅只是学习的一部分,仅仅是检测学习成果的一种方法而已,绝对不能说考试就是学习。民主也一样,绝对不能简单说选举什么的就是民主了。普选了,一样可以不民主,他仅仅是一种工具而已,民主的政府可以用他巩固,专制的国家也可以用它来个自己披上合法的外衣。

决策永远只能是由少数人来做出的,也绝对没有全体人的一致(那一定是专制,金正日就是100%投票通过当选的国防委员长),所以民主重要的是一种信息的传递,是全社会各个阶层的意见都能够平等的传递到决策者那里并被考虑。

这也就是我在文中说资本是民众的对立面的原因,资本的利益,不管在国内,还是在国外,往往和大众是对立的。资本要减税,降息,扩展海外市场,要关税保护,要加强经济全球化向外转移国内成本高的产业,要削减福利,提倡所谓的“不养懒汉”。民众虽然也要减税,但是要加息,要工作,要廉价商品,要增加社会保障。而资本可以通过各种方式让议会、国会、总统、总理知道自己的想法,而民众呢,只能游行示威,还不见得有用。于是广大人民群众、甚至包括中产阶级,更多的是仅仅只有一张选票,一块抗议牌的被民主,民主权利还是被那些所谓的“民”掌握。真正阻碍民主的,并不是什么ZF,而是ZF背后的资本。



其实所谓的民主,在我看来就像是天上的月亮,有人告诉你那里有多么多么令人神往的东西,于是很多人都会因此而忘记一个很重要的问题,能上月球的才几个!我们真正知道那里有什么吗?不知道!上去过的人也许知道,但他为什么要告诉你!告诉你的又会不会是真正的东西?!

如果真让我来选择,我不会要现在人人都在追求的这种民主,这种仅仅用来和独裁相区别的民主,因为所谓的独裁在“民主”人士来说就是少数人说了算,而他们高唱的民主也只不过是多数人说了算,说穿了只是一个人打一群人和一群人打一个人的区别,只是一个量的区别,不是本质的区别,没有人的权利能得到绝对的保障!也许有人马上就会反驳我,难道大多数人的意见还不算民主吗,那我告诉你,大多数人意见只能表明这是大多数人同意这样做,并不能说明这是合理的,我举个最简单的例子,如果一个村子有块地被政府征用,在分配补偿款时,有20%的村民明明有份,但其他80%的人不同意分给他们,一致说他们没有权利参与分配,你能推翻他们做出的决议吗?!如果你要说这不可能,我就要告诉你,在农村,这样的例子非常常见。

而且你如果要批评他们,他们还会理直气壮地质问你还要不要民主。在农村以外的地方,聪明人更多,出现这样情况自然更不在少数。

所以说民主这东西如果仅仅是我们追求的选票、言论自由、集会游行、表决议事,那么它对社会发展来说,会是很重要的因素,但绝不会是最终的决定因素。相反,从理论上来说,如果真是这样,还有可能导致社会的崩溃,因为,这样的民主无法保障少数人的利益(即便是合理合法的),这样的民主发展到最后,就是人人都要当家做主,谁也无权支配谁!

呵呵,说到这里,也许有人就会问,那你说什么样的民主才是真正的民主,我只能说,一个既能让大多数公民的意志得到体现,同时,相对而言,又不会让这大多数人损害其它少数人的合理合法利益,让社会能在平稳的环境中不断向前发展的体制,就是一个真正民主的体制。

个人看法,欢迎讨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