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1948年,国民政府显露出前所未有的败像,军事上一败涂地,财政经济状态也到达了崩溃的边缘,这一年夏天,国民政府决定实行“经济改革”,包括发行金圆券,限制物价和收兑人民所持的金银外币等,蒋介石要求此次改革“只许成功,不许失败”。


上海是这次经济改革的要冲之地,《中央日报》在社论中表示,要知道改革弊制譬如割去发炎的盲肠,割得好则身体从此康强,割得不好则同归于尽。这个割盲肠的任务落到了上海经济管制副督导员蒋经国的身上,蒋经国手握蒋介石交予他的尚方宝剑,太子挂帅,可以说是志在必得,但他仍在日记中写道,目前工作是相当吃力的,但已经是骑在虎背上,不可不干到底了。蒋经国一到上海,就在九江路中央银行大楼三层设立了经济督导员办公室,亲自坐镇指挥,为表决心,他甚至名言“只打老虎,不拍苍蝇”“不惜以人头来平物价”。


蒋经国的“铁腕”也的确发挥了作用,上海市物价在一个时期内是保持了稳定,岌岌可危的财政金融危机也有所缓和,雷厉风行的蒋经国甚至被外国报刊称为“中国的经济沙皇”。


9月下旬,在蒋经国的督导下,上海扬子公司遭到了查封,一时间上海经济界颇为轰动,舆论欢欣鼓舞,原来扬子公司的董事长和总经理就是孔令侃,他的父亲是前行政院长孔祥熙,而他的姨母正是“第一夫人”宋美龄。


很快蒋经国就败走麦城了,他遭遇了来自宋美龄甚至蒋介石的压力,最终扬子公司案不了了之,其实扬子公司案并非导致这次经济改革失败的诱因,但是却折射了蒋经国上海打虎的尴尬与困境。11月1号,南京国民政府宣布取消限令,蒋经国主持的上海经济改革也只维持了70天,物价又开始扶摇直上,经济改革以惨败告终。


每个人都知道,末日降至,11月6日,蒋经国悄然离沪,返回杭州寓所,旋又转赴南京,著名记者曹聚仁对当时的经过做了这样的报道。蒋经国放下经济特派员职位的一星期,几乎是天天喝酒,喝得大醉,以至于狂哭狂笑。蒋经国回南京后,他的手下干将贾亦斌去看他,他一边喝酒一边烧文件档案,甚至连印好的请柬也付之一炬,贾亦斌问他“你烧请柬干什么”,蒋经国回答说“亡国了,还请什么客”。,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