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随便讲一些正常工作中碰见的事情,大家放松一下,白天见到有个老伯去警署报案讲了半天,DO(报案室值班)也没有搞清楚老伯碰见什么困难或者看见什么案件经过,最后老伯的家人匆匆赶到警署领走老伯,原来老伯患有老年痴呆住在医院,自己跑出医院想要回家,只记住得病之前曾经来这里报案所以突然想起又要来报案,已经很多次了,闹出误解。

其实每天香港警方都接到一些无效报警电话,处理一些非警察受理的事件,增加警务工作量浪费警力。无效报警电话包括奇怪民事投诉和家庭内部问题以及虚假案件的恶意报警,但是警方还是根据情况派出相关警力调查,能够解决就会现场解决,曾经我碰见过一个女孩子情绪激动在商场报警,警员到现场后才发现原来是和男朋友吵架,男朋友丢下她一个人在商场,关闭手机消失,她情急之下让警察帮他找男朋友。象痴呆老伯报警时警员会把他当正常报警一样共同对待,直到了解老伯有病之后才会列为无效报警。

经常有人发现可疑情况报警,其实最后都是误解,警方同样会高度对待,联系报案人,现场处理可疑情况,直到出警警员回复总台没有罪案,才算完成一次工作。但是仅仅通过999报警,警方出警到现场的情况只是一部分,另外一部分就是报案人会直接到达警署或报警点进行报警,有很多人不知是不是对社会具有高度敏感性,看见任何问题都要报警,把报警已经当成为一种习惯,还是用这种方式来打发无聊生活。这些人经常来警署打搅警员的工作,成日待在报案室,即使节假日,风雨无阻,比警察巡逻还要准时,这种情况下,警察没有办法阻挡报案人,也没有办法列为无效报警,更不可能抓报案人,真是哑巴食黄连-有苦说不出,搞到最后大家都头痛要死,只能应付。下面来介绍一下香港各警署一些常客,基本都是报案成瘾的普通大众。

东九龙有一间差馆,具体名字晤方便讲了,一到夜晚就有位阿叔开始到报案室端坐,开始报案,内容无非就是十五年前自己养的一条宠物狗失踪,上个月看见有人乱丢垃圾又或者昨天隔壁街坊士多店的三婶同荣记猪肉的六姑吵架。仅仅这样还好,阿叔经常会带上一大叠自己手写的信,举报这个街坊投诉那个邻居甚至不存在的人,然后到了警署之后,对着差馆的同事挨个发信,下至PC(普通警员)上至DVC(区警长)个个都发一份,人人永不落空,你若休假,改日补上,可惜阿叔不是神经病并且身体很好,只是非常“热心”,警

察也没办法,只能领取,仲係风雨无阻哪怕十号风球都不改,晚晚都来。不知是不是“狼来了”的故事,如果有天真的有大案,阿叔会不会再带着手写书信来报案。

紅磡警署有伙计同我讲过,有一位叫黄珠文(化名)的女士和这一个区的所有阿sir都几熟悉,为什么呢?这位黄女士知道很多事情,每天古道热肠到处搜集信息,不知是想拿良好市民奖还是天生想做警察,从来不超过24个小时,就会有一单投诉,永远是三天一报案每日一投诉。最先开始是去一间报案中心报案要告人害了自己的老公和仔,据说老是说自己老公被警察害死了,不知真定假,每次女警让她写状纸,她就自己安安静静在那里爬着写几个小时,写完就走了。那间报案中心是在一棵梨树下,后来黄女士就被大家称为“梨木树契妈”,这个干妈历史悠久,悠久到什么程度呢?女警从出学堂开始就接待她报警,这么多年来,每个警员都认识,随便抓住一个就可以提供线索,哪个阿sir是新到环头或者哪个阿sir已经调离紅磡警署,梨木树契妈比人事科还要清楚。后来契妈不直到怎么就去了荃湾警署canteen做楼面,可能就是因为跟个个阿sir都熟悉,但不知干妈端上来的饭菜伙计是不是敢吃?保守估计连999接线警都已经无比熟悉梨木树契妈那熟悉的嗓音,可惜至今无人来投诉契妈,我想呢个原因可能是一旦让契妈知道谁投诉了她,从此除非搬家离开红勘否则契妈追到南丫岛丛林里也要对他投诉到底!

这些报案积极份子只是喜欢去警署找警察,没有暴力还算好,去年听伙计说,有个精神病者去元朗警署报案,结果报着报着就老拳相报,突然拳殴元朗報案室的SGT,打到沙展鼻青脸肿,开心之后,就不报案了,他不报案沙展该报案了,真是痛心,希望伙计工作时都不要再碰见这种事情。5#回复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