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警察扫黄,遭失足女高跟鞋袭击

说到两地问题,必须要说及北姑问题,到底算不算“问题”呢?到底是北姑导致了香港某些方面的混乱还是加强了两地之间的“沟通”,真的好难讲,应该兼有之。先从“亡命大飞”说起,一直以来本港色情业主要支柱全是北姑力鼎半边天,一旦缺货香港整个产业链就会坍塌。08年香港色情架步闹鸡荒,妓女成日祈望特区能够准许“一屋两鸡”让妓女同捞同煲,合理合法挣钱。淫业组织“亡命大飞”速递北姑救亡,通过海上偷渡北姑拯救欲海饥民,无奈海上偷渡时,大飞遭恶浪打沉,两北姑怒海断魂,虽然扫黄组成日抓捕非法鸡鸭鹅,但是海中打捞到尸体也为她们的意外死亡感到惋惜。闻者伤心,组织扼腕墓道,大佬沧然泪下,嫖客黯然消魂。咸湿杂志齐齐哀悼:愿她们的灵魂得到安息,来生做个少奶奶,做个幸运的人!杂志赋诗一首,锄和食当缺,大浪仍下海!谁知船中鸡,北姑最辛苦!


“亡命大飞”事件之前还曾出过“北姑高跟鞋事件”,成为扫黄笑话。2007年6月5日,旺角警区特别职务队联同机动部队警员,晚七时开始在区内大规模扫黄行动,主要集中在上海街、砵兰街及新填地街一带街头,突击搜查多个色情地点。6月7日,警方联同入境处人员在旺角区扫黄,拘捕11名北姑及四名龟公。被捕 11名年龄在17至27岁的北姑全部违反逗留条件,转交入境处,驱逐出港。另外四名年龄28至48岁本地龟公全部涉嫌管理色情场所被扣查。其中一名便衣警员在旺角长沙街7号一间娱乐场所放蛇,一名26岁四川籍北姑诱使警员交易,警员立刻表露身分,该北姑迅速脱下一只高跟鞋,猛扑警员,抡起鞋头敲打警员脑袋,边敲边骂:鬼儿子,抓老娘...当时警员头破血流,其他埋伏警员见状涌出,将北姑制服拘捕。受伤警员送院治理。警员未扑先被鸡扑,一时成为警界笑谈。还曾听元朗警区特别职务队的伙计讲过,在2008年10月的代号“煲汤”行动中,在元朗号称“色情四街”的青山公路、寿富街、同乐街及水车馆街地区抓捕了 51名北姑,其中一名岁数最大的为五十四岁,警方开始以为是北姑的妈妈,沒想到竟然也是来做“皮肉生意”的,看來是为了满足不同品位和不同需求,令人咂舌。其实在色情四街,每隔几周就能抓获大量北姑,形形色色类型都有,在一次“激流”行动中,还抓获多名雏妓北姑,最小的才十一岁,搞到伙计又以为是北姑的女儿。


“高跟鞋事件”之后又发生“油麻地地震事件”,2008年5月19日,甘肃街平安大楼一住宅单位,因为一楼六妓争嫖客积怨,导致大打出手,厕所内外轰鸣,最后屋棚倒塌,产生油麻地0.5级“地震”,街坊被吓醒以为发生地震灾祸。两名东北同胞南下香港当天光妓,当日早晨在油麻地炮房接客后,在走廊送嫖客时故作痴缠,打情骂俏莺歌燕舞,柳浪闻莺扰人清梦,骚扰同屋两名陀地,当时大家大动肝火,陀地妹大声怒骂,北姑随即爆粗反唇,双方为争客早有积怨,新仇旧恨尽地了结,说时迟,那时快,开始了“北凤战南莺”肉

搏,陀地妹被北姑打致裙掉裤甩罩落,北姑被扯掉头发,双方纠缠难分伯仲,“中港女子自由搏击赛”进入白热化状态,这时,单位内另外两名浙江北姑心怀“同舟共济、血浓于水”的激情,本着“不放弃、不抛弃”的原则,伸出温暖的手加入了战斗行列,立场鲜明地站在了已经占上风的东北北姑的一侧,我想此刻如果有DJ,雄壮的背景音乐一定係“赛啰赛啰赛啰--嘿,五十六个星座五十六支花,五十六族兄弟姐妹是一家,五十六种语言汇成一句话,爱我中华~爱我中华~爱我中华~”。(其实紫荆花也是花...)



双方互相纠缠,扯发、拉衫唔知咩字裤、揸波、南拳北腿、怪招尽出,分不清敌我,小小单位叫骂声成一片,楼下住户当即被震醒,六人你推我搡,其中一名陀地妹更被拖入厕所毒打,扫帚及地拖棍打到弯曲,最后把厕所屋棚挤倒,楼塌屋碎,硝烟弥漫,雷声滚滚,全楼皆惊!早起的街坊有戏睇,天台上冇皮虾饺滚在一镬,波涛汹涌!街坊一定延迟报警,要数得清几多人头,警方最后接到报警是:平安大楼天台六名裸女打架!随后PTU和很多女警迅速赶到,当日早晨我从甜美的梦中睁开眼睛,不是驱车去警署而是直奔鸡窦开工,这壮美的人生啊~之后伤者送往医院,其他全数拉回警署录口供,违法留港的“鲜艳的花朵”一律送返“花园”,封闭 “地震现场”。该凤巢早已存在七年有余,因为邻居慑于凤姐有黑帮份子撑腰,敢怒不敢言,最终因为地震事件被捣毁。9#回复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