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共军胜仗无数,笔者拼凑出共军对国军的百大败仗,仅供参考。数据、情况参考了双方战报与一些文章的分析,有出入是难免的。

本文的一些基本情况一:双方都不会多报自己的损失,都不会少报对方的损失二:不考虑双方的舆论宣传(重大杀伤,主动撤退,随随便便歼敌十万)都是无视的三:本文按我军损失人数来排,而不是按照大小、意义,因为后者争议太大(例如金门,有人说金门一战某种意义保卫了台湾,有人说金门根本无关痛痒)

1大别山战役 这个争议比较大大别山算是战略反攻,也吸引了部分国军精力,但是损失极为惨重,我方数据是12万人减员到5万多人,中野几乎报废。所以大别山是不是失利,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不过要说的一点是大别山历史地位被抬得比较夸张。我军由“中共第一战神”刘伯承领衔,对手是国军头号战将小诸葛白崇禧。可以说小诸葛在天时地利人和的条件下展现了高超的军事技术,同样刘伯承率部安全转出也体现了出神入化的战争艺术。整个大别山战役我军基本就是被动挨打,一边逃一边绕圈子,最后还被迫分兵,应该说打得还是比较被动的,而且所谓调动胡宗南部减轻西北压力的想法也没有实现。当然啦,不管怎么说也是解放战争中浓墨重彩的一笔。

2安东战役:东北一期攻势中共军的耻辱之战,虽然其中在新开岭战役中获得全胜,但其他战斗都以完败告终,完全溃不成军。整个战役中我军非战斗减员众多(逃兵),本来南满实力就弱,战役中还犯了分散兵力的错误,而且敌52军刘玉章部表现相当不错。整个战役共军损失5万多人,辽南独立师被彻底摧毁,战斗也是稀稀拉拉的根本无法集中兵力。不过陈云在困难中还是决定坚持南满,再三下四保中也算将功补过。

3湘江战役:有资格入选我军历史最惨痛失利的一战(也有说是大胜仗的,因为没有被全歼,胜利转出)。1934年11月,向西战略转移的红军突破了国军的三道封锁线。蒋介石祭出第四道封锁线,希望将红军消灭于湘江以东。国军派出了湘军刘建绪的第1纵队,广西夏威的15军,中央军吴奇伟的第2纵队,周浑元的第3纵队,湘军李云杰的第4纵队,湘军李韫珩的第5纵队展开围剿。桂军本来派出了15个团的兵力,不过白崇禧看穿蒋介石头号军事杨永泰的“红军广西广东自己拼光”的狠计,率军南撤还骗了老蒋。蒋介石勃然大怒施加压力,于是11月28日桂军北上发起了进攻。李天佑带着4000多人死守新圩,国军派出了整整七个团发动进攻。打到29号,师参谋长胡震,十四团团长黄冕昌相继阵亡。我军5师能参加战斗的已经不足一千人,只得由18团接防,18团随即在桂军疯狂进攻中被全歼,我军只得排除34师前去接应(最后全军覆没,后面会讲到)。12月1日我军新圩防线彻底消失,桂军开始迂回。红四师在界首的阻击战同样激烈无比,29日晚桂军发动夜袭,彭德怀险些被擒,幸好晚上看不清。为了掩护军委第一纵队过江,红十团不惜一切代价拖住了敌人。等我军主力过江之后,红四师什么命令也没接到。黄克诚可不愿意牺牲自己部队给红军擦屁股,果断带军队撤了。脚山铺阻击战是最最激烈的,我军是战神林彪的红一军团,29日湘军4个师开始推进,被顶住,第二天湘军利用优势兵力迂回,我第五团全军覆没。我军且战且退,两个师被湘军切割了开来。12月1日湘军狂冲我军结合部,林彪、聂荣臻、左权差一点被抓住。此时红34师正在文塘血战,基本丧失了战斗能力,突围中再次被桂军咬住最后全军覆没。作为后卫的红八军团战斗力不强,桂军一个迂回就拖了很久,最后军内各种谣言传起,军心涣散几乎没打就垮了,12月1日被桂军44师彻底冲垮,几乎全军覆没。红五军团13师在掩护时同样遭受重创,1000多人被俘。湘江战役我军付出了4万人的代价,终于是突出重围。林彪据说战后泪流满面,可见战斗之激烈悲壮。所以49年林彪对白崇禧的时候战劲十足,咬紧牙关一定要报仇。

4第二次四平战役:东北一期攻势中最大最激烈意义最深远的战役,史家津津乐道的话题。此战我军虽浴血奋战仍被国军击败,丢失了四平这个战略要地。这是国军解放战争中为数不多的战略级别大胜,自然要多吹吹。国军派出两大主力新一军新六军(欠207师)以及71军,52军195师和60军182师,可谓不惜血本;我军为1 2 3 7师,3、7纵+两个保安旅,与国军展开决战。在四平决战,东野(当时还不叫东野)十分有意见,但是***让林彪把四平变第二个马德里,林总也没办法只好死守。整个战役从4月4日杀到5月18日,以我军顽强抵抗后的溃退告终。可以说四平战役我军毫无取胜可能,打成这样战士们已经很英勇了。林彪的战略“放弃锦州以及以北二三百里让敌拉长分散后,再选弱点突击”相当正确,无奈当时太祖认为形势需要,不过从“四平四平,打四次才能太平”来看这也属命中注定。我军在大四平外围歼灭了71军87师大部,震惊了杜聿明。随后东北民主联军为坚决扼守四平,决定以保安第1旅组成四平卫戍司令部,由保安第1旅旅长马仁兴指挥该旅和第7纵队第56团共6000人防守四平,保安第1旅1团守卫铁路以西,第7纵队56团守卫铁路以东;集中主要兵力于四平以西、以北地域,待机歼敌;并先后令山东第7师、第359旅等部南下,令位于南满的第3纵队第7、第8旅和保安第3旅北上,参加四平保卫战。攻城开始,新一军在郑洞国带领下死冲三天未果,71军迂回也被死死顶住,杜聿明在4月27号暂缓攻击,于5月3日攻占有威胁的本溪。杜聿明此举十分明智。南满新6军、第52军第195师及第71军第88师由此北调四平,林彪此时也知道要完蛋了。我军虽然死死抵抗,但5月18日,新六军还是攻占最重要的塔子山。林彪没有指示上级就率部撤退了,这也是很明智的。此战我军歼灭国军8000余人,应该是给了很大打击。我军一直说损失了8000人,但是显然是哄哄人得,韩先楚就承认损失的是8000老战士骨干(只损失8000人为何之后一泻千里?)黄克诚承认至少损失一万五千人,事实上万毅的3师就损失了9000人。由此来看我军损失3万5千人以上是没有问题的。黄克诚解放后与***也对此有过激烈争论,***说“让后人来评说吧”,我觉得这个评价倒是很中肯。第二次四平战役也是林总“三走麦城”的第一走,但我觉得多多少少对他有点冤枉了。

5中原突围:中原突围条件十分恶劣,一般作为解放战争的开始来研究。现在分析下来我军大约是6万不到一点突围,2万人左右突出,应该说还是表现不错了,特别是皮定均表现最好。据说建国后他本来是少将,结果太祖因为这件事把他升到中将了。而李先念这仗之后基本不在作为指战员使用了。46年6月,国军将中原军区部队6万人包围在以宣化店。我军突围计划是皮定均带他的旅往东走,主力西撤,历史有时候就是这么有趣。我军最后26日抢先突围,作为预计送死的皮旅居然损失不大就突出来了;北路军王震部也不错,除359旅不幸撞入敌大军中,主力也突破阻击冲了出来。南路王树生在渡河时遭遇了损失,最后以部分分散的战术也渗透了出来。整个中原突围与后续战斗中,共有两万多战士活着归队,而35000人以上则在突围中做了牺牲,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国军也够窝囊的,每次有了好几回都不能一下子捏死,感觉有点像松潘战役一样。

6大同集宁战役:此战是解放战争中傅作义的巅峰之作,聂帅的耻辱之作。连我军都承认是惨败,那肯定是惨败了- -战役开始我军十分主动,决心很大,为了消灭阎锡山和傅作义有生力量并扫除延安至张家口一线障碍,完成绥远战役未完成的战略目的。我军准备以绝对优势攻下大同城。大同城的主力是国军38师,很一般;马占山的两个骑兵师也不能算很强,看上去我军胜利手到擒来。46年7月31日我军发起进攻,在外围打了足足30天才逼近大同城。此时蒋介石手头机动兵力能用的就是傅作义部了,傅作义采取围魏救赵策略,打集宁,大同之围不战自解,而且我军打援兵力4个旅集中在麦胡图等于被无视了。9月3日,傅派其头号战将,暂三军军长董其武率主力暂三军(欠暂十师)之暂十一师,暂十七师,及另一主力35军安春山之新31师共1,3万人,由中路出动;孙兰峰之骑兵主力共3千余人由北线出动,两军为一线进攻部队,猛扑卓资-集宁方向。35军郭景云之101师,李铭鼎新32师、卫景林的机动部队,刘春方骑四师为二线部队,随后增援。敌之总兵力为暂三军2个师,35军3个师及4个骑兵师共3,2万人左右。我军8日才了解傅作义意图,此时已经方寸大乱。我军原准备全力进攻傅作义部,结果郭景云101师的增援吸引了部分兵力,造成101师吃不掉,集宁守不住。此战101师如同集体吃药一样,丝毫没有害怕会被围,由于战斗力太强居然让我军以为傅部主力已经转过来了,只得撤退。集宁被攻克后傅作义挥师大同,大同进攻着的我军无奈撤退。整个战役傅作义损失9000多人,我军伤亡俘逃居然有30000人,整个华北都陷入混乱。傅作义战后发布此文,大家可以读读看:延安毛泽东先生,溯自去年日本投降,你们大举进攻绥包,放出内战第一枪,愚鲁如我者,当时还以为这是你们一时的或一部份的冲动,决不会成为你们党的政策,故曾于十一月二十四日致电先生,作坦白恳切的呼吁。但一年来的惨痛事实,竟证明这是你们经过长期准备的计划,并不是一个偶然的错误,因而和平商谈永无结果,而全面战事乃日益扩大。最近由于你们背弃诺言,围攻大同,政府以和平解决的努力、均告绝望之后,本战区国军才迫不得已采取行动,救援大同,但这是悲痛的,并不是快意的,其目的仅仅在于解救大同之围,解救大同二万军民。然你们相信武力万能,调集了十七个旅,五十一个团之众,企图在集宁歼灭国军,城郊野战和惨烈巷战,继续达四昼夜,最后你们终于溃败了。当你们溃退的前一天,延安广播且已宣布本战区国军被你们完全包围,完全击溃,完全歼灭,但次日的事实,立刻给了一个无情的证明,证明被包围被击溃被歼灭的不是国军,而是你们自夸所谓参加二万五千里长征的贺龙所部、聂荣臻所部,以及张宗逊、陈正湘、姚哲等的全部主力。我不相信这是一军事上的胜利,因为诚如你们所说,本战区国军武器最劣,人数最少,战力最弱,而好战心理更不如你们,虽然失败,似乎是应该的。但我们没有失败,失败的却是你们,所以这不是一个军事上的胜利,而必须称之为人民意志上的胜利。在这次战役中,你们摆在战场的尸体,至少在二万人以上,我们流着眼泪,已经将他们掩埋了。你们在溃退途中,因恐怖国军追击,竟至拼命奔逃,口鼻冒血,倒身路旁着比比皆是,这是一幅如何悲惨的画面,我不禁要问是谁杀死了他们。我按住心口问我自己,如果作战是为了我个人的私欲,或一个人的私利,那么是我杀了他们,我是一个最大的罪人,我应该遭受天谴。如果他们是在你的错误指导之下逞兵猖乱祸国害民,那就是你杀死了他们,在夜阑人静时,你应受到责备,受到全国人民的惩罚。 ***闻罢,说了八个字;“不报此仇,誓不为人。” 最后太祖终于出了口气,这是两年多后的事了。

7第三次四平战役:被誉为陈明仁巅峰之战,林彪耻辱之战,夏季攻势虎头蛇尾,黄埔英雄之战………………甚至出现“东北林彪唯一没有战胜的敌人——陈明仁”等等,这些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也有人说林彪都快打赢了,所以不应该算败仗。理论上来说,这是东北共军第一次**规模攻城战,因为经验不足和陈明仁死守(夏季攻势国军气势低迷,根本没料到陈明仁会这样拼命)。共军损失23000人以上,国军约20000人(包括陈明仁逼着民工死守这种数据),可以说陈明仁确实在这场战役中报仇了,因为71军总是被林彪克(这场战役也不全是71军在守……)陈明仁哥哥最后“投降”了共军,居然还混的不错,毛爷爷曾说“我看你打仗比林彪厉害嘛”,太祖真会夸人!

8鲁南合围:七月分兵后的大败仗。关键战役是滕县与邹县战斗。47年7月14日,1纵向滕县守军(整编20师、74师炮兵营)发起攻击。17日晚发起总攻,因准备不足,敌人火力封锁严密,未能奏效。同时17日,4纵攻打邹县,激战一夜也未能突破,18日南下配合1纵继续攻打滕县又没成功。这下损失已经接近4000人,这还不是最糟糕的,20日1、4纵东进准备与大部队会合,国军发现企图开始包围。我军被7、48两个师死死阻击。见东进无望两个纵队又往西走,冲出包围圈后已经损失了22000余人,重武器几乎全部报废。

9西府陇东战役:属于我军自我安慰“胜利转进”的战役(颇有国军转进台湾的风范)。西野缺粮食,所以大家起哄说要打宝鸡(物资多的扑出来)彭总没怎么考虑就同意了。我军集中4个纵队直插宝鸡,胡主任为了打赢这仗连延安都不要了。委员长大人也感到情况不妙,批准了胡主任的计划。彭总攻克宝鸡后太高兴了,没想到胡主任已经带兵要和西野决战一雪前耻。马步芳的骑兵这次很配合,82师连克无数据点直逼崔木镇。斐昌会轻松攻克4纵阵地。1、2纵队在宝鸡陷入战略包围。马继援82师包围6纵教导旅,这个旅被打的完全丧失任何战斗力。2纵不惜一切代价得阻援救出了彭老总和他的部队。国军功亏一篑,没有干掉老总。彭老总反思说自己太冒进了,主观主义什么主义一大堆,照我看是这场战役国军吃药了。要是每个战役国军都这样打还不知道解放战争什么结果呢,我军损失21000余人,国军功亏一篑,损失也在15000人以上。

10莱阳战役:同样是范汉杰的杰作。按照我军公开战史。莱阳战役共歼国民党军整编第54师、第64师各一部及地方团队共约1.7万余人(其中俘虏7000余人)。我军重复统计的传统再次体现。此战国军损失1万人左右,而我军攻城损失7000,13纵打援损失9000,2纵元气大伤守住阵地,总共损失居然有21000人左右。这是范汉杰最后一次挣扎,为什么说是挣扎呢?因为蒋委员长各条战线吃紧,范范本来只有6个整编师,现在被狂调4个,整个胶东兵团在我军各战线攻击与我军在胶东的拼命纠缠下基本已经解体了,单单看莱阳战役我军以惨败告终,但是这仗消耗了对方消耗不起的有生力量,战略上来说我军并没输。只可惜范汉杰才华横溢却再也没法展示(去锦州展示了- -)

11西路军战役:之所以把西路军战役放在一起,小编开头已经说了是为了凑一个大败仗,就不打散来凑败仗次数了。此战红四方面军基本全军覆没。通过解密文件可以澄清,西路军失败不是张国焘一个人的错,中央军委也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当时蒋介石不可思议的快速处理了“两广事变”,以至于10月21日就开始集中兵力进攻四方面军。结果混乱中只有2.2万人渡河。接着中央的战略不明确,等到西路军方针确立了却遭受了古浪惨败。红9军遭到马家军突袭,损失2500人,伤员由于带不走全部被马家军杀害,二十五师师长王海清阵亡。红9军作为主力受到损失使整个部队笼罩在阴影下。更糟糕的是,中央命令部队在凉州做根据地,十分不切实际,以至于有人怀疑是有人想做掉西路军。此后西路军只要是遭遇战都以失败告终,西安事变后,西路军占领了高台、倪家窑子,结果军委又命令西路军停止西进。37年1月12日,马家军全力进攻高台的5军团。军团长董振堂阵亡,3000多人伤亡俘,此时连“10大元帅”徐向前也无能为力了。西路军东撤后由于种种原因再次回到倪家窑子,事实上这个时候西路军不回来的话还是有机会的,不过既然回来送死,马家军就没给西路军什么机会,发动总攻基本终结了西路军。残部突围到祁连山,可惜敌骑兵速度太快追上。随着264团、263团抵抗后全军覆没,西路军就此退出了历史舞台。损失超过了两万人,十分悲壮,庆幸的是徐帅没有被抓住,为我军保留了一个骨干。西路军的失败现在看来是很正常的,因为完全没有赢的机会、赢的理由,不是一个张国焘的错误主义能够总结的。

12黄泛区大捷:即豫东战役第三阶段,据参战双方都说这场战役几乎血腥到无法描述,国军总结说他们发扬了最后五分钟精神,最后获胜。应该说这是一个客观的评价。区司令被俘后告诉粟神说你再打黄兵团是犯了兵家大忌。粟神不以为然,不过我军也是人,是人就会疲劳。我军全力保卫帝邱店的黄兵团,黄百韬见军心浮动,亲登坦克冲锋,创造国军解放战争中唯一兵团司令带队冲锋的光荣事迹,这次攻击稳住了阵脚。粟神5日调整部署,预计7号解决战斗。黄百韬表示自己将拼到最后一个人,此时双方都到了极限,邱疯子被蒋委员长逼得无路可退,用迂回方式绕开阻击部队,内外夹攻。胡琏和刘汝明也击破我军本来就不多的部队(刘汝明部队都能推进,可见我军已经没什么兵可以用了),粟神害怕部队被包围只好撤退。黄百韬拿到青天白日勋章,而一路追到黄河边上俘虏3500伤员的邱疯子啥也没拿,气得暴跳如雷。我军重创黄25师,自己1、4、6纵队都废了(皮副司令自己承认),至于具体损失我军自然不会透露。根据国军吹嘘的战报和皮副司令所言,整个第三阶段各战场(包括各路阻击)华野损失在20000人左右。

13临汾战役:神一样的战役,国军66师在临汾狂守72天,最后20000人被歼灭。我军损失同样在19000人。我军弹药在这次战役后消耗实在太大,曾经几度放弃。最后攻击部队用10吨炸药炸开了城墙,最后一拥而入结束了战斗。阎锡山的防守倒不是吹得,而且临汾据说历史上从来没被攻克过,可见解放军虽然最后拿下临汾,也像着了魔一样,损失如此惨重。国军这仗采用死拼外围防守的战术,貌似还很管用。徐向前用了两个“可能”来鼓励战士们今后打得更好些。

14德惠战役:这是共军大败的一场战役,共军史称主动撤退。1947年2月下旬,东北第6纵队在炮火支援下狂攻德惠,属于二下江南一部分。德惠守敌为国民党五大主力之一新一军第50师,据说擅长防守(也许是赢了之后的马后炮)。此时共军步炮协同能力接近0,于是损失接近15000人后狼狈撤退,50师同样损失重大,国军乘机狂吹歼灭十万共军(相当霸气).

15范家集战役:胶东的战役。47年10月2日,整64师进至范家集,2、9纵随即出击打一个立足未稳。可是从3日打到4日始终没有进展,阻击部队也抽不开身支援。于是我军改打三户山高地,5日占领,局势十分有利。6日我军发动了志在必得的攻击,25、26师倾巢出动,结果又遇到了南麻一样的子母堡问题,我军四个突进团全被打散,黄国梁虽然顶了几天也受不了了,范汉杰于是集中主力支援,我军无奈撤退。此战聂凤智受到了各方面的压力,多把失利按在他“指挥不当”上。此战我军损失13000人以上,国军损失也在1万1以上。

16羊山集战役:宋瑞珂的66师被中野全歼告终(拼凑?)。从结果看好像没什么问题,不过过程一波三折。7月15日3纵开始狂攻羊山集山头,第二天4、5、9旅继续进攻南门,结果打了两天,4旅被打的完全丧失战斗力,陈再道命令6旅继续进攻。我军即将处于内外被夹击局势,幸好3纵死死顶住199旅的进攻,缓解了局势,另外王敬久进攻迟缓,66师陷入绝境。7月27日,2、3纵再度发动决战,66师孤立无援,被最终歼灭。整个战役中野在保卫对方的情况下居然损失接近12000人(被包围的66师也不超过13000人),可以说,包围对手不等于取得战役的胜利,一个歼灭战打得如此窝囊也值得好好反省。

17临朐战役:此战和南麻战役合称“南临战役”,又是我军的1大败仗。南麻战役后,华野4个纵队伤亡较大,本应休整一个时期。但敌第8军占领临朐断了后路,粟裕认为对手主力尚未全部到达,可以乘其立足未稳将其歼灭,以鼓舞我军士气。于是命令二、六、九纵围攻临朐城,七纵阻援,各部定于24日发起战斗。粟裕经常头脑发热,之后的黄泛区战役也是一样,解放军战士再吃苦再怎么样也是人,不能当狗使啊。李弥的整编第八师在华野心中不算什么强敌,但这次遇到了大麻烦。战斗于24日黄昏开始,一开始我军没遇到什么阻碍,却莫名其妙的怎么也打不下朐山。该山俯瞰城内,火力控制全城。华野未能攻克朐山对攻城成败影响极大。由于军心涣散和援军即将抵达,华野被迫撤出战斗。这战李弥损失4000多人,我军攻城阻援损失11000多人,可谓元气大伤。战后失败原因主要归结于天气下雨,影响了我军战斗。

18淮南战役:46年7月16日,第五军45师与58旅开始了攻势。国军以密集队形推进,拿下了天长县城。本来第六旅准备做最后一次抵抗,但此时我军已经不太抱有希望了,于是改变计划准备转移。战役中我军5旅和独立旅伤亡比较大,而且解放战争刚开始,政治工作还不太深入,所以出现了逃兵叛兵,16团团长彭继武被生俘。整个战役损失1万人,基本没有什么有效抵抗。当然是可以理解的,因为解放战争初期我军和对方王牌部队一比差距还是比较大。

19淮阴战役:淮北第一期攻势解除了解放军对徐州的威胁,不过由于情报太烂,薛岳对我军部署几乎一无所知只能自己判断。46年8月19日,参谋总长陈诚在徐州与薛岳召开军事会议,商讨攻淮阴计划。薛岳提出了自己的设想:首先按照17日下达的命令国军攻占宿迁、睢宁、洋河镇等地,打开通往淮阴和沭阳的门户,并摆出一副进攻沭阳的架势。沭阳是解放军由苏北退往山东的必经之地,这樣的要地解放军不能不争,必须将主力部署于沭阳一带,待解放军将注意力全部转移于沭阳地区后,淮阴的防御就空虚了。薛岳把希望寄托在张灵甫的整编74师上,开始了攻势。我军无法从密集推进的国军中找出破绽,只能且战且退。到9月,薛岳突然停止攻势,因为他觉得解放军实力还是很强大最后小心谨慎。最后薛岳把钢七军放在淮阴方向,而不是74师。陈毅和***都上了当,主力被调开。此时薛岳果断命令7军进攻,我军措手不及,9纵被击退后又被赶来的74师击败,见74师来了,钢七军就原地修起了工事。74师咄咄逼人,我军没有一支部队能挡住他,16日74师就兵临城下。我军死守,74师首次遇到阻力。不过74师十分聪明,用两个连混入城内来了个里应外合,本来就混乱的我军一触即溃,大败而逃。74师没有追击,犯了一个错误。之后解放军准备撤出淮安,张灵甫派了一个旅去进攻淮安一次成功。这是薛岳解放战争中最得意的一战,我军伤亡俘1万人,不仅丢了重要城市,整个计划也都被打乱,可为陷入不利局势。

20 绥远战役:解放战争早期的一场战役。我军14个旅5.3万余人的兵力发起绥远战役。希望求歼敌于绥远。战役于10月18日开始,晋察冀军区部队3个纵队共7个旅分别由向隆盛庄等地发起攻击,歼其一部,大部西逃。晋绥军区部队5个旅向凉城、陶林进攻。傅作义急忙向集宁、归绥等城收缩。晋察冀军区部队乘势向西发展,敌乘隙西撤;卓资山战斗后,傅作义部主力于26日全线西撤,退守归绥。第35军、暂编第3军、新编骑兵第4师等部2.4万余人猬集归绥,第67军等部1.2万余人集结包头,并加强工事,准备凭坚固守。晋察冀、晋绥两军区主力于10月底对退守归绥的国民党守军达成合围。 10月31日起,我军集中兵力围攻归绥,由于敌人依托坚固工事进行防御,我缺乏攻城经验及所需火力,以致历时半月未能攻克。为孤立归绥守军,我军改变部署,由晋察冀部队围困归绥,晋绥部队攻取包头,以调动归绥之敌出援,在其突围时歼其在野战中,并准备在攻克包头后,晋绥部队东返与晋察冀部队合力攻取归绥。12日,我军进攻包头,未果。12月2日再次集中兵力攻取包头,但数度攻击仍未奏效,部队无法再战,于12月4日、14日先后撤出对包头、归绥的包围。我军损失1万人,傅部几乎相当,但这场消耗对我军来说实在重了点。

21百丈关战役:四方面军入川的一场败仗,严格说来应该是35年11月13日开始的,16日我军拿下百丈镇。18日激烈的战斗渐渐升级,川军在飞机掩护下不断发动攻击,我军顽抗,到傍晚被压缩到百丈镇内。19日决战开始,依然是川军发动潮水般冲锋,飞机拼命扫射我军。打到最后两军就是拼“最后五分钟”了。红军希望出镇反击,又被郭勋祺给打了回去。红军被撵出镇子后发动了一次逆袭,川军已经精疲力尽了几乎崩溃,结果敌团长谢浚直接睡在地上意思是绝不撤退,川军奋勇反击,我军无力再战。整个战役我军损失居然达到一万人,川军更多些,不过谁输得更惨显而易见,此战过后四方面军愈发被动。

22金门战役:湾湾方面称为古宁头大捷。是役我军3个登陆团全军覆没,损失9000人,国军方面称歼灭25000我军(也有10000,12000说法)。总之这被很多人认为是解放战争中我军最惨的一场失利,而且是在解放战争末期横扫千里如入无人之境的情况下败得。“轻敌”是最主要问题,骄兵必败。据说粟神提出过“三不打”原则(为什么是“据说”?因为除了晚年萧峰根本没有人、没有电报能够证明),“但是叶飞没有理会”(野史说叶飞似乎不太听粟神的话)。49年10月25日我军开始进攻金门,进攻部队是28军82师244团、28军84师251团、29军85师253团和28军82师的246团3营。登陆过程中我军登陆船被冲散,但是成功登陆。我军认为登陆后冲一下就能赢了,却没有注意登陆船都在沙滩上搁浅了。随后国军海空军匪夷所思的效率极高的炸光了我军的登陆船,使得我军等于是困在了岛上,败局已定。18军军长高魁元率部死顶,直到12兵团胡琏部登陆,我军彻底完蛋。胡琏亲临前线给战士打气“忘了双堆集的耻辱乎?”第一天战斗结束,我军已毫无胜算。第二天我军登陆了4个连送死,这天中午十二时国军攻下林厝,我军已无险可守。第三天我军被撵到古宁头,全军覆没。此役我军损失9086人(我方统计),国军损失从3000到20000人不等。金门役规模并不大,只是师级规模,但其深远的影响,却远非普通的一场师级规模战斗可比。共军暂缓了攻台行动,并且再也没有机会“解放”台湾了。毫不夸张的说,金门战役造成了现在两岸分离的状况。解放军一不懂登陆作战,二没有师级指挥员登陆,这是最主要的失败原因。详细的情况大家可以看“金门战役检讨”。

本文内容于 2011/12/31 8:51:54 被小编a19编辑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