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古董传说。。。。。。

有个朋友一直推荐我在铁血写点东西,可惜我自知能力有限,而且时间很乱,今天偶然逛了下这里,虚荣心便开始作怪,于是手里痒痒,便萌生写些故事,一些我在收藏古董时候所遇到,听到的故事。。。。。。(我的能力只能写些短小的单独故事,望朋友们多多指正)

第一个故事,血沁玉佩(上)


八十年代末期,九十年代初期,中国大地上曾经刮起过一场盗墓之风,一时间,农民都扔下锄头,捡起探钎,铁锹加入到挖坟的队伍中,“要想富,挖古墓,一夜成为万元户”的口号妇孺皆知,这盗墓风最热的时候,有些村屯家家盗墓,户户挖坟,不过农村中真正富起来的并不是很多,究其原因,一个是他们挖墓技术水平不行,甚至大白天明目张胆的挖 ,惊动了公安局,最后被罚了钱,日子反倒不好,另一方面,即使他们挖到好东西也不知道值多少钱,很便宜的就出手了。


这个故事便是从一个挖墓的农民开始的,大约是1992年的深秋,这是在东北一个偏僻小城外十几公里远的一个土山的阳坡上,俩农民正轮着铁锹在土坡上挖着坑,坑挖的很大,也很深,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这是纯粹农民式的挖墓手法,因为专业盗墓的人,只需四五十公分的小洞便可以将上百平的大墓盗的干净,这俩农民挖的是锅底形的坑,从地面到坑底竟也有四米多深了,这俩人也累的满头是汗,一个问另一个,“二哥,这真有古年间的坟啊?”

那个叫二哥的农民擦擦汗,“大刚你放心,这嘎的一定有,那年咱村上往山上引水种树,这地方浇了很多水,一会就渗没了,灌多少没多少,和别的地方差别大。。。。。。放心吧。。。。。。”

“啊,那中,我心里有底了!”大刚答应着,又抡起铁锹干了起来,又往下挖了半米深的时候,坑地下只剩半米直径大的坑底了,大刚累的直喘,他刚想从坑里头爬出来透透气,谁知一只脚踩到坑帮上,只听得咔吧一声,他的一只脚陷到土里,二哥看见当时喜出望外,“大刚啊,咱挖着了。。。。。。”

大刚站在坑底有条腿还陷在里面,听见二哥说,也一下露出笑容,他挣扎着费劲力气拔出腿,他才发现原来刚才他踩在了棺材帮上,不过他的腿下落时刮到了什么,竟也被刮出个小口子,一下把裤腿染红了。

二哥看见着急了,叫大刚上来,他自己跳下去,举起铁锹准备把坑底好好挖挖,就在这时候,从城里到这的路上,传来哇哇的警车声,大刚当时就慌了,“二哥,公安来了,快跑吧!”

二哥站在坑底面色一下变了,随即又冷静下来,他趴下来,一只手伸进刚才大刚陷进去的棺洞里,在里面摸索了几下,只见他拽了件东西后,猛的蹦起来,跳到坑外,和大刚一起仓皇的逃跑了。

他们跑的老远才发现,原来在这个山坡周围竟跑出四五伙人,原来是挖坟的人太多,叫人举报了,结果大家跟吃瓜落了。


二哥和大刚一口气跑回了屯,直接钻进二哥家,二哥把大门插的紧紧的,然后才进屋中,此时大刚已经累的躺在炕上呼哧呼哧的大口喘气,“二哥,你摸到啥好玩意了?”

二哥也大口的喘气,从兜里慢慢腾腾的掏出一个东西来,大刚眼前一亮,只见一个六七公分椭圆形的白色玉片摆在眼前,上面雕刻着极为精美龙凤花纹,边缘有一部分是鲜红色的,大刚端详了半天,也看不出个所以然,只是来回摩挲着,“这玩意真挺好,肯定能值钱。。。。。。”

二哥也挺高兴的,“明天叫村里的大白话给看看,要是卖了钱,咱哥俩分啊!”

二哥叫老婆炒了点花生米,煎了盘鸡蛋,俩人乐呵呵的喝了点白干,大刚醉醺醺的回家了,二哥捂着这白玉件,美滋滋的和老婆吹了会牛,然后便躺下呼呼的睡着了。

第二天一早二哥还没起来,就听见乓乓的敲门声,二哥老婆散乱着头发把门打开,看见大刚领着屯里的名人——-大白话笑嘻嘻的走进来,“二嫂子,你这头发真好看。。。。。。”

二哥老婆一听大刚逗他,假装来气,“你小犊子一早就说不出好话。。。。。。你二哥还没起呢。。。。。。”

大刚和大白话没和二哥老婆墨迹,径直走进了屋里,二哥正呼噜呢,大刚走上去把被子一掀,二哥一下子惊醒,模糊看见大刚和大白话坐炕头,边揉眼睛边问,“你俩这么早来有事啊?”

“那啥,二哥,听刚子说你整着好东西了。。。。。。我说看看。。。。。。”

“啊,这事啊,”二哥穿上衣服,在枕头旁边把那玉器摸了出来,大白话把玉托在手里,摆着专家鉴定的姿势看了起来,其实这个大白话是村里最早挖墓的,可惜体力不行,一般人不爱和他搭伙计,他一赌气索性不挖了,没事跑起了帮外面人联系买挖坟出来的宝贝的勾当,一来二去也成了半个明白,大家都叫他大明白。

大明白看了几分钟,吧嗒吧嗒嘴说道,“二哥这玩意真不错,就是小点,我看能值哥仨十五十的,你要卖我帮你搭顾搭顾。。。。。。”

大白话虽然嘴里说着,手却没松开,二哥老婆拎着烧火棍子走了进来,“当家的,不行就卖了吧,白捡五十。。。。。。”

二哥斜了老婆一眼,“你们老娘们掺乎啥,做你饭得了,我喜罕这玩意,卖啥卖,再说吧。。。。。。”

大白话坐在那和二哥,夹着大刚唠了半天,二哥就是咬紧了说不卖,眼看着二哥半盒辽叶抽没了,大白话觉得没啥希望便和大刚灰溜溜的走了,过了半个小时大刚回来了,“二哥,我探大白话口风了,他说这玩意能值二三白呢?”

二哥盘腿坐炕上,眯缝着眼睛,“大白话那小子,能唬点就唬点,上回老蔫吧的翠烟嘴才给五元,后来听说卖了一百二,你说多黑,咱找他就是趟趟价,别叫他捡咱便宜了。。。。。。”

大刚点头称是,笑嘻嘻的坐下,也摸起了这玉器,这玉器从墓中被摸出来虽然一直也没洗过,但是这几个人轮番的用手盘弄,竟然越来越光亮油润,尤其那块红彩儿,叫人爱不释手。。。。。。

本文内容于 2011/12/31 10:24:06 被aningxinyu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