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话说阿Q被押往刑场的路上,突然狂风大作,等阿Q睁开眼睛时,他已经来到了21世纪,躺在不远处昏迷的竟是小尼姑。小尼姑醒来,发现是阿Q救了自已,并且来到了所从未见过的花花世界,顺理成章地嫁给了阿Q。

阿Q很快在一家物流公司找到一份装缷的工作,小尼姑也摆个早点奍家糊口。一时间小日子过得红红火火,还在某小区按揭买了套新房。阿Q笑着说咱没有老子可啃,只有大饼卷手指头自吃自了。小尼姑手抚着隆起的肚子说:“买啥房呢,租房住不是一样一样一样的吗?等咱儿子30岁时,咱那房贷才能还完,不知你能活到那一天吗?”阿Q搔搔后脑勺说:“还不是为了咱儿子?你现在的任务是快点将儿子生出来。为了咱儿子,我特地选了小区里最南边的楼,一推窗户,外面就是绿地,空气新鲜。等装修好了,咱立刻搬进去,让咱儿子一生下来就住楼。”


阿Q正在新房里忙着,崔大爷在楼下大喊起来,声音都有些变调了:“阿Q,快点下来,这里要盖房了!”阿Q打开窗户:“在哪儿?”崔大爷指着那几米宽的绿地,焦急地说:“这里!”“怎么可能?这个小区不是完部交工了吗?这楼间距也太窄了吧?”“这里要盖二层小楼,一层是车库,你快叫几个人来,这不都拉砖来了!”果然,一位老头正将拖拉机上的砖用夹子往绿地边上缷。


阿Q飞快地跑下楼来,一边喊上几个正在装修的楼主,一同起赶过去。阿Q一马当先:“谁叫你在这盖车库了?明明这里是绿化带,怎么能想改就改呢?”阿C阿D也义愤填膺:“这分明是利欲熏心!想想看,光这一层车库卖出去就是几百万啊!”崔大爷说昨天晚上就看见几个人鬼鬼祟祟来丈量绿地,还以为是为了明年春天搞绿化,没想到是打的这鬼算盘!这小区里除了楼间那一点可怜的绿化带,就属这里面积稍大些,还要抢过去盖车库!

拉砖老头看来了几个小伙子气势汹汹,就连连陪笑说:“俺也是干活的,老板让咋干就咋干,别的俺不知道!”“那好,叫你们老板来,把事说清楚了!宣传单上画得老大一片绿,楼盘那也是显示着,如今就这么说改就改了,门也没有!”阿C阿D也嚷嚷着把车扣下,并威胁说把砖都给砸了。眼看人越聚越多,老头连忙将地上的砖夹回车上:“俺这就走,这就走!”摇着拖拉机,一溜烟地跑了。


阿Q没想到就这样轻松地将来犯之敌逐出去了,保护了大家的绿地,不由地也为自已感到骄傲起来。高唱着“我手执钢鞭将你打”凯旋回家。

第二天傍晚,阿Q下了班便去新房,看看涂料刷得怎么样了。还没上楼,就看见绿化带已经被挖掘机彻底翻烂了。崔大爷正面红耳赤地跟几个壮汉理论。一眼看见阿Q,象看到了救兵:“阿Q,你看他们都开工了!”阿Q挺挺胸膛走过去:“哥们,你们哪能这么干呢?这里明明是绿化......”一个汉子将袖子挽起来,露出小臂上纹的青龙:“谁说是绿化带呢?老板说它是车库,它就是车库!哪儿冒出你这头大瓣蒜呢?”“你得讲理吧?”“理?啥叫理呢?理怎么写呢?”纹龙呲起黄牙怪笑起来,眼睛扫着身旁的汉子。众人都阴阳怪气地笑起来。


”看在你这老头子的一把老骨头上,俺们不跟你较劲,你都叨叨一下午了,有意思不?还说全体业主都不同意?看谁不同意?咋没人出来呢?”纹龙咬着烟对崔大爷说。“我就不同意!我们大家都不同意!”阿Q握紧干瘦的拳头说。

纹龙旁边一位头皮剔得贼亮的壮汉顺手捉起一条木棍,来回舞动着。阿Q的心跳了起来,他们要动手打人了吗?阿Q做好了跑的架势。情势急转直下,崔大爷愤怒地说:“想打人吗?晴天白日的,你们就无法无天了吗?”秃顶将木棍递到崔大爷手上,用一根手指头狠狠地戳着自已的光亮头皮:“爷是有素质的,绝不干那些下三烂的事。您不是生气吗?您尽管朝这里打!这儿!想怎么打就怎么打,直到你气顺了!车库还是要盖的。”

纹龙则笑着说:“可别怪我们,我们也会正当防卫的。” 崔大爷气得手不住地抖动着,将木棍扔到一边。阿Q连忙扶住大爷撤退:“咱先回去,为这事气个好歹了,也不值得的!赶明,咱去找他们老板去!”那几个人得胜般嗷嗷地狂叫起来,挖掘机轰隆隆地将绿草铰得粉碎。

走到没人地方,崔大爷才说,这一下午就一直孤身作战了,那些业主们连面也不敢露。阿Q恨恨地说,这群人没一点血性的!


晚上,阿Q不停地在磨刀石上磨着菜刀。小尼姑吓坏了:“你这是干啥呢?”“明天,我去找他们老板说理去!天底下要是没说理的地方,干脆拼了算了!”小尼姑泪如雨下:“不许你说这断子绝孙的话!你不为我着想,你还得想想你儿子吧。”阿Q叹了口气,将菜刀扔在一边:“就是随便说说,痛快痛快嘴吧,谁知道人家老板长嘛模样呢。上哪个二奶家去找呢?”小尼姑说:“不就是块绿地,由他盖去,想盖啥盖啥。咱就是不生气,咱关起门来过咱的日子,管那么多事干吗?”阿Q捶着胸口:“真是气死我呀!”

阿Q一晚上睡不着,总想起秃顶凶恶的目光,那目光仿佛说我认得你啦!阿Q对自已说不能鲁莽行事,要学会用法律办事,这些日子对普法电视节目看得也多了。突然灵光乍现,摇醒小尼姑:“明天,一定先去给我买份意外伤害保险。万一有个好歹,也给你和孩子留下点钱。”


阿Q趁下雨工地没人时,打电话给电视台,希望来曝光一下,阻止车库的降生。实习记者小刘来后,阿Q介绍情况,崔大爷介绍情况。录完了,阿Q拉过小刘叮嘱说一定要在脸上打马赛克,一定要给声音处理一下,一定要用化名。小刘说就叫阿O吧,阿Q说这也不行,很容易联想到Q的。小刘说那就叫小玲吧。小刘走了,阿Q就提心吊胆地等待着,电视节目一直没放。打电话过去,小刘说影响和谐,被枪毙了。小刘在电话那头说:“以后有嘛情况再也别给我打电话了!求你了,大哥!俺刚买了份意外伤害险。”

阿Q想上访去,又想没那打持久战的经济基础,况且小Q要出生了。崔大爷有时还手托小收音机在耳边听,他说自焚或者裸体可以引起有关方面的注意。阿Q心想:你以为我真傻啊?你咋不试试呢?俺还没那么坚决,就是还原了绿地,也没人给俺一百万。就是盖了车库,俺也没损失啥。

阿Q想着想着就快乐起来。有天看见秃顶在那里坐阵指挥,还讪笑着递过烟去。秃顶很意外,似乎不认识他了。

阿Q更加地彻底地快乐起来,他一想小Q就要来了,顿时所有烦恼都抛诸脑后,唱着“我手执钢鞭将你打!”,屁颠屁颠地回家去了。

从此,阿Q和小尼姑和小Q过着幸福的生活。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