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川汉铁路公司是于1904年1月在著名的新派官僚、四川总督锡良的主持下创办,是全国最早成立的省级铁路公司。公司“不招外股,不借外债”,资金来自4个途径:政府投资、商人投资、抽租之股、公利之股。需要解释的是后两项,抽租之股简称租股,是摊派在全省农户头上的股份,当时规定全省农户凡年收租十石(每石120斤)粮食以上者,按其当年实际收入的百分之三抽取“股金”。公利之股则是以铁路公司的名义投资其他项目获得的收益。

问题就出在租股上,虽说租股也分红利,但当时最小面额的股票是50两,绝大多数老百姓交的租股远远达不到这个数目,因此铁路公司先开收据,等他们逐年交纳凑足50两了再拿收据换股票,而这对于那些刚够标准的农户来说,至少要六七十年才能凑够一张股票。因此,百姓手里连一张股票都没有,红利全部到了租股的收取机构官府手里。所谓租股,实际上等于增加了一种“个人所得税”,这必然会引起一定程度的民怨。

而川汉铁路和鄂、湘、粤铁路不同的一个地方,就是租股占大头。在其他几个省,股票绝大多数都是商人和士绅购买的,可是在四川占据主要力量的却是农户,换句话说如果在其他几个省将铁路收归仅仅只是伤害到了士绅和商人的利益,那么川汉铁路收归就是伤害了四川五千余万人的利益。

截止到1910年底,公司收入股金1198万两,其中,清政府投资只有23万两左右,商人投资245万两,而租股928万两,约占总股本的77%。虽说很多百姓还见不到红利,普通的农户需要六七十年才能凑够股票(换句话说想要享受红利的话就需要等到六七十年后)。但名义上,这条铁路归全体川人,也是后来保路运动在四川如火如荼的一个原因。此外,这条铁路在规划上也存在缺陷。公司决定铁路先修从宜昌到万县的一段,请来了詹天佑当总工程师,这一路段地质条件极为复杂,绝大部分地域是喀斯特地貌,遍布岩溶、暗河等不良地质。为了避开高山大河,本着少架桥、少打洞的原则,詹天佑对路线进行了修改,这样路就绕得更远,工程进展缓慢。到1911年5月,只修好了17.5公里的可以通行运料车辆的铁路。

1910年,川汉铁路公司上海分公司的负责人施典章,用公款投资橡胶生意失败,钱庄倒闭,欠款追不回来,给公司造成了300多万两亏空。总之,百姓负担重、公司经营差、铁路修得慢,川汉铁路从各个方面都不能让人满意,这也给了清政府将它收回的口实,然而清政府收回却又用来抵押给列强借款,自然引起民愤,而革命党人刚好可以以此为突破口。

还有铁路的修建速度也很有问题,四川多山,铁路修建起来很难,想要将川汉铁路修建完恐怕需要二三十年的时间…60-70年?恐怕很多买了租股的人都等不到那一天…还有就是清廷已经是日暮西山,这一点很多人都看得出来。。。。。。

所以说所谓的租股实际上根本就是一种平摊到四川所有农户身上的税。当然,如果只是简单的收税或许就没问题了,甚至直接新开一种税想来也不会有太大的反应,毕竟满清时代苛捐杂税实在是太多了,普通百姓早已经被折腾惯了。可惜,偏偏要弄出一个什么租股来。如果只是多弄一个税出来,老百姓只会当是又多了一个苛捐杂税,顶多不过是一些地区发生起义,想来四川总督当时也是这么想的,只不过为了面子上好看所以才加了一个租股的名义。但是租股虽然实际上就是一种杂税,偏偏名义上是属于老百姓的,而把铁路收归清廷所有就等于是要抢属于老百姓的东西…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