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中越边境地雷战的残酷


中越边境地雷战的残酷


中越边境地雷战的残酷


中越边境地雷战的残酷

1979对越自卫反击战后,中越边境作战长达十年之久,期间地雷作在防偷袭、防侦察等小规模作战中发挥了重要作用。下图是我军在老山战场布的防敌偷袭地雷(上方是定向地雷,下面是手榴弹)。


在对越作战中,被中央军委授予“排雷英雄”的20岁战士杨再林,创造了一人排雷304个的记录,为了排除“吃人”如麻的地雷,改善一线阵地生存条件,减少伤亡,多少工兵战友明知要付出自己的鲜血和生命,依然决然的走上了雷区。每排除一枚地雷,无疑就等于和死神亲吻。一等功臣,只有17岁的新战士骆牧渊在手工排除616枚地雷后,在排除第617枚地雷时,罪恶的地雷突然爆炸,他全身50多处被炸伤,永远的失去了光明。下图一等功臣骆牧渊负伤 。


两山轮战期间我军动用大批排雷工兵为越境侦察作战排雷开路


为防敌偷袭老山战士在阵地前安放定向地雷


中越边境地雷战的残酷


中越边境地雷战的残酷 无处不在的地雷让人防不胜防,它不仅在威胁着我们的生命,更威胁着我们的心理。两位为前线运送物资的汽车兵,当车行驶到中途时,一位因拉肚子要“方便”时,就到公路边去解决,当他蹲下感觉不舒服小调整了一下位置,就踩上了越军数年前埋设的地雷。在我们一线战士感觉最安全的后方地雷就是这样,前沿阵地就可想而知了。在南温河野战医院看望伤员时,我粗略的统计了一下,大约三分之二的伤员是被地雷炸伤的,大多都要被截肢。


在收复老山的战斗中“老山英雄连”战士吴华在对阵地前的地雷进行清扫时,一名工兵触雷,为救战友,班长杨庭忠触雷牺牲,吴华也触雷,双腿立即被炸成重伤,由于伤口的感染,最后成了高位截肢,在“咯吱咯吱的”锯声中,双十年华的年轻人将自己的双腿永久的留在了老山上。那年吴华刚刚20岁……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