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的事

如果没有那一场雨,我应该不会出现在这个故事里。也不会有这样一次只有一次的相遇。如果每个年的夏天都间断的阵雨,我想,回忆就不会这样的浮躁。提笔之前,思索应该出现的主题,或是抒发的情愫,或是倾诉的对象,或是突然发现,其实这些都不再重要了,因为,一切的现在都是曾经:如果的事。




关灯的时候,窗外的天空变得明朗。此刻的我站在一个起点同样也是一个终点。离开一个时代整整两年,留下的的另一个时代还有整整两年。以此刻的时间基点算起,一年前的这些时候,我依旧可以看见篇幅或多或少,内容或深或浅的怀旧文笔,没有过多华丽的修饰,但每一笔都是切入颇深的感触,点滴的画面,清晰模糊,留在笔尖一闪而逝。而这个多雨的夏天,孤独开始慢慢取代正在远离的青春与轻狂,年少与幻想。此刻,此时,我想,很多人还没有入睡,一个人的夜,总有一个孤单的开始并被一首孤独的老歌取代,什么样的歌可以算作老歌,没有这样的定义,除了你真的感觉它老了,而继续聆听的时候,这个世界,早已老在再也熟悉不过的旋律里了。



很久没有听音乐了,薇安的搬离已经些许春秋了,同样搬离的还有岁月的凋零。雨下了半夜,夜半的休止符,窗外已没有淅沥,抬头,一团似月的光晕,天晴了。黎明,近了。此刻应该有一个怎样的心境?或如何将几年前秋末的离殇描绘进此刻的夜里,此刻我的心里。如果的事,现在的我不属于后半夜的晴朗,闭上双眼,出现的不是窗台,不是雨过的夜半。凉风划过的是树梢而不是衣角。我在那一棵开花的树下等来了不属于秋末的雨落,半树花开,半树零落。一片片的树叶随着花开的旋律飘进来不及记忆的梦里,如果这样的梦可以再长一些,也许我可以用文字描绘更多的瞬间,也许就能够追溯到梦开始的那一刻,将已不在这个世界的点滴都洗净悄悄埋入梦的某个角落,在梦中可以无意间将她们,温习。




这如果是当时没有做完的功课,我想,那时的我一定是一个贪玩的孩子,没有好好整理生活留在那样一段岁月里的点滴,而现在的我,才会出现在一半的梦里,在半树花开半树叶落的秋末整理来年春天的故事。不知时间是以一个这样的形态出现在这个季节的,在梦里所有的事物都可以被描绘,就像春天里满树满城的绽放,粉色的空间。如果可以,时间应该可以已固定的形态出现在每一个感怀的梦里。如果可以,那些孤独的夜,不会再孤独了,所有的孤楚感都深深烙印在时间特定的形态里,一个,一个,成片的孤独排列成那时我的希冀和无奈。




记得有那样一座花园,花园里开满了各式的花朵,在花园的中心坐落着一座小小的木屋,那是Cooma的小屋。Cooma是谁?Cooma是我,是那是的我,因为那时的我有一座小屋,在一座遍地花语的花园里。没有欺骗,没有背叛,只有单纯的依赖,最纯净的感觉。Cooma用真心对待这个世界,他相信这个世界可以有一块没有被世俗侵染的花园,各种初始的感觉通过绚烂的花开遍布花园的每一个角落。每一天都是晴朗和明媚的,偶尔的雨季也是如果的事。




喜欢一个人在高耸的地方,静静沐浴阳光,净化每一寸心灵的黑暗。如果说小小的阴霾是如果的事,我想它们应该曾频繁出现在某个断点之前的很长一段时间里,轻轻的触碰,隐隐作痛,是否是应该让回忆避让的角落,延伸的青石小路,1145块青石砖,铺满了回家的路,然后雨季了来了,很长很长的阴霾,天空中总有一片挥散不去的乌云,如同一块被水洗褪色的补丁,突兀的色彩和形态。如果每一个午后都可以像初秋的午后那样,没有慵懒的,燥热的,苍白的,阳光。只有混合明媚色光的风,充斥着这个宁静的时段,我想,如果可以一直这样,我愿意就这样老去,如果这是梦,我愿意就这样老去,在梦里.........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