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背景:网上曝出“福州实施避孕药销售实名制”。此事被指可能泄露公民隐私。福州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称,作出这一规定是为贯彻国家六个部门联合下发的《集中整治“两非”专项行动实施方案》,也是担心有人滥用紧急避孕药。


燕赵都市报发表朱四倍的文章:实名制是指公民凭真实身份参与社会活动的制度,核心是公民应以法定证件证明自己的身份,才能参与一定的社会活动,否则便会受到限制。过分强调社会秩序的安定和管理效率的提高,过分强调国家对社会的单边管制功能,往往是为了保证公权力的实现不惜采用简单粗暴的管理方法入侵公民私权领域。它既损害了公民的合法权益,又无益于问题的真正解决,正因为如此,才让公众产生了“购买紧急避孕药实名没有相应的信息监管措施,可能会被泄露”的疑虑情绪。必须明确,任何公共管理措施的选择,不应当是一个单纯的管理工具,更不是为了管理部门的一己方便,而是旨在实现公共利益最大化的保护性制度安排,最终保护的是公共利益和公众私人权利。不过,从福州、三明购买紧急避孕药实行实名制来看,其更多强调的是被管理者的义务,而非权利,这不能不引起人们的警惕。关于实名制,朱大可先生曾明确指出,在民众道德自律能力发育不全的情况下,作为一种万金油的技术手段,实名制有助于催促身份主体节制自己的言行,以免破坏道德与法律底线。在这个意义上,实名制的本质就是“实德制”。但这种治标不治本的管制技术,只能向民众转嫁行政压力,迫使后者面对繁缛的查验手续,浪费大量人力资源成本。不仅如此,实名制还可能逼使民众出卖自身隐私权的核心部分,由此带来的伤害可想而知。


这个规定让人感觉十分无厘头。买避孕药的无非是两种人,一种是已婚的,一种是未婚的。对于前者,避孕是其正当权利;对于后者,虽然传统观念不支持,但非婚性行为的客观存在不容回避,难道要通过在避孕药购买上设置障碍、以潜在的怀孕来“惩罚”非婚性行为?与其说这是不厚道,倒不如说这是公权力对私权利的侵害。实名制的一大意义在于,让行为人对自身的行为负责,在实施行为之前考虑自己的名誉。避孕药销售实名制的潜台词是,如果有人试图“非正大光明”地进行性行为、并且要避孕,就要冒被他人监控与隐私泄露的风险。或许,这种措施也是剑指“性工作者”,甚至与强令“小姐”游街示众有异曲同工的意味。这一措施还涉嫌性别歧视。因为,买避孕药的往往是女性,因怀孕而受伤害的往往也是女性。一面是这种事没有男性“参与”不可能完成,另一面是避孕药购买主要是留下女性的身份信息,这让“男女平等”情何以堪?有关方面说“担心有人滥用紧急避孕药”,其实呢,倒不如想想实名制是否已有“滥用”之嫌。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