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一屠宰场销售病死鸡注水鸡 车间充满恶臭(图)

屠宰场电风扇下肉鸡吹风变柴鸡


大兴区一屠宰场销售病死鸡、注水鸡;卫生监督部门查获2.88吨未检疫肉鸡


鸡肉是百姓餐桌的“常客”,但肉鸡被屠宰加工的环节却鲜为人知。


我国卫生部曾发公告,为做好高致病性禽流感防治工作,防止高致病性禽流感对人的感染,根据《食品卫生法》:任何食品生产、加工、储运、销售、餐饮单位不得购入和销售死鸡及无检疫检验证明的禽肉。


根据市民举报,记者暗访发现,大兴区同泰屠宰场,销售病死鸡、注水鸡,并将肉鸡风干冒充柴鸡。


北京市、大兴区动物卫生监督所突击检查该屠宰场,查获未经检疫的鸡约2.88吨。


同泰屠宰场的现象并非个例,在通州区一个屠宰场,工人手执正在喷水的针管,插入乌鸡的胸腔。


[乱象]1


大量死鸡售出


12月3日,北京大兴区南六环附近的同泰屠宰场,工人们利索地把肉鸡割脖、人工除毛。不到半小时,这些鸡成了白条。


这是该屠宰场正常的作业流程,不正常的是,场内有很多不同的框子,代表不同“身份”的鸡。


资深业内人士李敏业(化名)曾在同泰屠宰场工作,他说,所谓不同“身份”,有活鸡、次小(2斤以下的小鸡)、死鸡、当鸡(行话,即病鸡)、残鸡(有残缺的鸡)。“鸡的生命很脆弱,有时候一阵车鸣,就会吓死很多。”李敏业说,运输中有活鸡死亡,闷死的,冻死的,病死的……


对待死鸡的处理,根据相关规定,不明原因死亡的鸡不能流出屠宰场,而应经高温焚烧等无害化处理。


李敏业说,同泰屠宰场并没有焚烧设备,所有死鸡都会与活鸡一样进入屠宰线,会有专人来收购。


他提供了屠宰场出售死鸡的部分出货单。今年10月2日的出货单,编号0099941,经李敏业“翻译”:死鸡946斤,减去框子的重量,每斤3.5元,总价是3290元。


张明是到该屠宰场收死鸡的大客户,10月8日908斤,11月10日722斤,11月24日478斤……


购买者不止张明一人。10月14日,刘桂琴购买残鸡70.5斤,死鸡27斤;11月3日,薛红购买“死31斤”;11月5日,许力华购买死鸡910斤,当鸡36斤,白条652斤……


李敏业说,购买量少的散户,主要是饭店老板,饭店收的死鸡会稍微好一些,而像张明这样的大客户,收购价更低。


12月4日15时30分,张明开着一辆红色面包车驶进屠宰场大院。“我们这有多少货,他就要多少”。李敏业说,冷库里有15筐、约四五百斤的死鸡等待出货。


当日,张明把面包车停在冷库门口。工人们将15筐纷纷抬出,放在地磅上称重、装车。


15筐死鸡,有一部分已经存放了几天,已经散发出腐烂味道。一些白条身上出现绿色斑点。


[乱象]2


水枪“扎针”增重


11月29日,在同泰屠宰场流水线上,经过脱毛的鸡,脑袋被挂在移动链条上。


李敏业提供的一段视频显示,一名系着白色围裙的男子,拿着一把疑似水枪,只要有鸡转到他面前,他就拿起“枪”,往鸡身上一插,两秒钟后拔出,流水线上,如此反复。


李敏业介绍,工人正在给鸡注水增重,一般注水的部位在鸡翅膀下方。视频中所指的“枪”是高压水枪,有两个针头,通过水泵,水快速从针头中喷出。


12月15日,在屠宰车间内侧的一个房间,记者发现了两把与视频中一模一样的高压水枪。


注水鸡并非同泰屠宰场独有,据业内知情者提供的线索,12月13日,记者走进通州区郎府地区金晖养鸡场的屠宰场。


晚上8点多,屠宰场里一片忙碌。机器里烧开的热水,腾出雾气,充斥了整个车间。


七八名工人开始宰杀刚刚运来的乌鸡。宰杀过的乌鸡被扔入脱毛机脱毛,在机器对面,3名工人对脱毛的乌鸡简单清理后,再把乌鸡扔到车间内侧的一个狭长小屋的角落。


角落的水池旁有一个小桌子,三名工人围着桌子站着,几根白色水管交错在一起,水管顶端是一根针头,5厘米长,能喷射半米高的水柱。


被脱毛的乌鸡扔在桌子上后,工人手执正在喷水的针管,插入乌鸡胸膛,停顿一两秒后,再把乌鸡扔入水池中。


《北京市畜禽定点屠宰管理办法》第十八条规定,定点屠宰场不得对畜禽或者畜禽产品注水或者注入其他物质。


[乱象]3


肉鸡“吹风”变身


11月30日,天气寒冷,同泰屠宰场的地面结水成冰。相比之下,院子里,几把黑色大功率的电风扇显得突兀。哗哗作响的扇叶,吹出强劲的风。电风扇后面,是几排竹架子拼成的长约五六米的桌子。


数百只刚经过屠宰的普通肉鸡,整齐地被码放在桌子上。风吹过,原来白色鲜嫩的皮肤开始变硬、变黄。两三个小时后,这些鸡就变了“身份”。


当日,一名年轻的女工人一边晾鸡,一边说,这些被吹成黄颜色的鸡,有人专门收购,“用来当做柴鸡。”


“这些假冒柴鸡有专门的小贩订购。”李敏业说,目前市场上正宗的柴鸡价格在每斤十七八元左右,而他们屠宰场生产的白条约每斤5元。这些经过“加工”的鸡,价格上调两三毛。


李敏业说,市场上会将这些假冒柴鸡与正宗柴鸡混在一起出售,蒙骗消费者。柴鸡贩子会提前订货,平常屠宰场每天都能出售1000多只。


事实上,吹出来的柴鸡,已成为屠宰场制假潜规则。12月13日,通州区郎府地区金晖养鸡场的屠宰场,工人们也将屠宰好的鸡晾在铁架子上。


该屠宰场的一名负责人说,夏天温度高,他们不敢将白条晾在室外,电风扇吹不到1个小时,鸡身上就会出虫子。他们会选择将鸡放进冷库里,用电风扇吹。


中国农业大学动物医学院教授、禽类专家赵继勋表示,鸡死亡后,尸体腐烂过程中会产生对人体有害的物质。“因为死鸡一般死因不明,如果是发病而死,可能带有传染性病菌,尤其是人禽交叉感染的病菌,危害极大。”此外,加工者为了掩盖死鸡的异味,加工中会加入多种添加剂,一般很难辨别,这对人体的危害更大。


■ 查抄


2.88吨未检疫鸡肉被查


该屠宰场手续齐全,“动物防疫合格证”和“食品卫生许可证”过期


12月15日10时,北京市动物卫生监督所执法人员,突击检查大兴区同泰屠宰场。该屠宰场手续齐全,属正规屠宰场,但“动物防疫合格证”和“食品卫生许可证”都已过期。执法人员查获未经检疫的肉鸡约2.88吨。


屠宰车间充满恶臭


该屠宰场上千平方米,办公室内,生产经营许可证等各种证件齐全,“手续齐全,属于正规屠宰场。”一名执法人员说。


当日,屠宰厂还未开工生产。东侧冷库门口,摆放着风扇和竹架,冷库内,执法人员发现大量已经脱毛但尚未开膛的鸡;屠宰车间的一间库房有十几筐冷冻鸡。它们表皮发红,皮肤向外冒出油脂,整个库房充满恶臭。


“所有的鸡都没有开膛破肚,鸡身上也没有检疫章,该屠宰场未经检疫就屠宰。”执法人员介绍,按北京市相关规定,所有屠宰场卖出去的白条必须是净膛,就是肚子里没有内脏。


《食品安全法》中规定,未经动物卫生监督机构检疫或者检疫不合格的肉类,或者未经检验或者检验不合格的肉类制品,禁止生产经营。


《北京市畜禽定点屠宰管理办法》第十七条规定,未经检疫或品质检疫的畜禽产品不得出厂。执法人员介绍说,只要是屠宰前就已死亡的鸡,就不能通过检疫,更不能屠宰。“里面有死因不明的鸡,也是不能经过检疫。”


价值3.17万元肉鸡被查


在该屠宰场一房间的墙壁上,挂着有关证件。其中“动物防疫合格证”和“食品卫生许可证”都已过期。


当日,北京市、大兴区动物卫生监督所联合行动,突击检查该屠宰场,查获未经检疫的鸡约2.88吨,货值金额3.17万元,对鸡产品先行登记保存。


“所有的鸡将按照规定进行无害化处理,下一步还将对该场的营业资质进行调查。”执法人员介绍说。


■ 账本


假冒柴鸡利润超200%


运输中,死鸡的产生难以避免,有时候一车活鸡难免会有几只死鸡,严重时死鸡数量可达几十只。


李敏业以1000斤死鸡为例计算。


从河北运输到北京的带毛鸡,每车都有几吨重,价格是每斤5.5元,屠宰场屠宰后会以每斤6.6元出售。“当鸡”比健康肉鸡便宜1元左右。


死鸡的卖价也分档次,卖给散户每斤4元,卖给张明这样的专业户是每斤3.5元,质量更差的死鸡每斤约为2元。如卖出1000斤死鸡,屠宰场可以获得2000元至4000元“外快”。


一只乌鸡体内大约注入1两水,乌鸡约8块钱一斤,“每只鸡就多赚8毛钱,出货量很大的屠宰场,每卖出1000只乌鸡,就多赚800元。”


“这些假冒柴鸡有专门的小贩订购。”李敏业说,目前市场上正宗的柴鸡价格在每斤十七八元左右,而他们屠宰场生产的白条约每斤5元。这些经过“加工”的鸡,价格上调两三毛。柴鸡贩子会提前订货,平常屠宰场每天都能出售1000多只。


李敏业说,这中间的差价大多被收鸡者赚走,如果收鸡者自己经营,每卖出1000斤,可多获利约12000元。


北京一屠宰场销售病死鸡注水鸡 车间充满恶臭(图)


北京一屠宰场销售病死鸡注水鸡 车间充满恶臭(图)

大兴同泰屠宰场内,风扇对着未开膛的鸡吹风,如此晾晒几个小时,鸡皮变黄,充当柴鸡出售。



北京一屠宰场销售病死鸡注水鸡 车间充满恶臭(图)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在食品安全上,我国的违法代价太小,所以没有威慑力!其实国外很多这方面的相关法规我们都可以借鉴。说白了就是重刑伺候。但是这些无良奸商往往是官商勾结。造成屡禁不止!国家相关部门对这些心知肚明!!!这就是我们的祖国!悲哉

就是歼2000上天了,腐败 渎职 不解决那也是没有希望的!!!!!!!!!

咱么国家的 法律 都规定可好了 还焚烧 这几年多高的成本啊!小业主焚得起?屠宰税,增值税,消费税 所得税

在中国 这些应该都是 司空见惯了的了,不应该问执法不严,而是要问 有没有相关执法,或者相关部门,有了相关以后似乎还可以引起关注,至于要靠这些所谓的法,来维护我们未来的子孙,一切跟民生有关的都是有问题的,牛,接着,鸡,接下来是什么呢/............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