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周立波:聪明不需要理由


周立波现场语录


1、我是没什么文化的,但是有知识。


2、我这个人是语不惊人死不休,我就是聪明的一休,一休都休了我还没休呢,我还没死我就不休。


3、他给我小李飞刀,我就给他聪明一休。


4、我的经典格言太多了,我这人路不拾遗,从不捡别人的。


5、我这个脑袋也不知道是怎么长的,聪明是不需要理由的。


6、哲学家就是不停折,最后展不开了,就走掉了。


7、同样的问题考虑三遍你是哲学家,考虑十遍你是杰出的哲学家,考虑二十遍你就该去看医生了。


8、我讲的这个不要对外去说,虽然说了我也不怕,但既然说了我也不怕你还去说了干嘛呢。


9、说这话他就是脑子被枪打过了,而且是被水枪打的,人没死,但脑子进水了。


10、男人不是怕老婆,男人是怕麻烦,所以女人一定要给男人面子,男人一定要给女人阶梯。


“亲爱的南京朋友晚上好,晚饭阿吃过啦?吃过啊就说吃过啦,么得吃过就说么得吃过,不要吃过了说么得吃过、么得吃过说吃过了……反正我是么得吃过”,周立波喜欢玩新花样,第二次来南京演出他以绕口令开场,而且是南京话版的绕口令。昨晚,年底欢乐盛宴“工行理财金账户之夜”周立波“笑赢2011”南京专场演出在南京人民大会堂精彩上演。说学唱演、针砭时弊、嬉笑怒骂,周立波让南京观众进行了一次欢乐的精神Spa,三句一笑、五句哈哈大笑,全场笑点数不胜数。


向南京表白——


“京京沪”绝不是拍马屁


“去年来南京特别开心,今年又来南京,两次我都特别特别用心,因为我对城市特别有感情”,周立波从开场就开始讨好南京,演出结束前的最后一句更是直接的“表白”:“再见,我爱南京!”演出当中也数次讲到南京,“以前我们总说‘京津沪’,我想重新定义一下:京京沪。不可替换的、无法比较的城市,在我心目中有三个城市:北京的京、南京的京、上海的沪”。这段话当然赢来了全场热烈叫好声,周立波狡猾地一笑:“我绝对不是在拍马屁。这话虽然听着像马屁,其实吧,它就是一句马屁”。到南京他还特别讲到了最近正在热映的以南京为题材的热门电影《金陵十三钗》,“这部电影你们都看了吧?还行吧?有人让我表态,其实表态多数时候都很表态,左一拳右一拳,等于没打,但你总要有动作。《金陵十三钗》以一种脱离了低级趣味的艺术表达方式,向我们叙述了一个看似低级趣味、但却又是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低级趣味的好故事”。


拿自己开涮——


男人不是怕老婆是怕麻烦


“我看到有很多观众拿着手机在拍我,当然拍我是给我面子、喜欢我,但是吧……我这张脸,说脸也是给我自己面子,我是不靠脸吃饭的,脸又不能当卡刷,对脸我早就放弃了,所以我就不要脸了”,周立波如此“糟蹋”自己的目的是为了让观众不要拍照,“大家拍了放到网上,就会出现很多疑似周立波的照片”。周立波喜欢尖锐犀利地评价别人,但也不惜调侃自己,比如昨晚他就一再自嘲以表达对太太的爱意,“上海男人就这一点不好,怕老婆,男人不是怕老婆,男人是怕麻烦,所以女人一定要给男人面子,男人一定要给女人阶梯”、当然虽然不断拿自己开涮,但不时顺口开的几句玩笑还是“暴露”他的自恋,“我刚才两首歌唱得还可以吧?”“看,身材真的是不错。”“我这个脑袋也不知道怎么长的,聪明是不需要理由的”……


对热点开刀——


我说的都已经不是人话了


周立波说自己的海派清口每一场都不一样,他的演出内容都是最新的时事热点,昨晚的演出,他从动车事件,转到“红十字会”,联系到文山会海,再拿卡扎菲、乔布斯调侃,热点事件除了别人的,他也没放过自己的,他被卷入“桑兰案”也成为话题:“我就说了两句话:这个世界上,帮助人是有风险的。结果她请律师告我,说我这两句话严重伤害了桑兰小姐的感情,你们知道他要我赔多少啊?两个亿!还是美金!两句话两个亿,我讲四句话都能买下一座城市了!这个事真把我吓到了,我说的都已经不是人话了!”


独家采访周立波:


两月瘦了六公斤,忙的!


“阿吃过啦?”周立波跟记者打招呼的时候刚好正在练这句南京话,“太忙了,快天亮的时候才到南京”。但他还是准备了一段南京话的绕口令来送给南京观众当新年礼物。至于台本却是没有的,“我直到演出上台前一刻,都不知道自己要讲什么。海派清口是个非常好玩的东西,同样的话题,演10场每场都不一样。还有很多东西是每场都要看观众的互动即兴发挥的”。


跟去年来演出相比,周立波瘦了不少,他一边整理领结一边笑道:“瘦了感觉人精神多了吧?我感觉在台上形象看着精神多了”。不过他表示没有刻意减肥,“就是忙,太忙了,达人秀、慈善公益活动、演出……我跟你讲讲最近的行程,录了两天达人秀,平均每天十三四个小时,然后赶到丽江,回到上海又录两天达人秀,接下来两天赶到武汉演出,然后又回上海录节目……”这样忙碌的一年周立波相当开心,他说自己不喜欢做什么总结和盘点演出,但总结起自己的2011年他却非常坦然,“首先我和家人从来没有分开过,一直在一起,所以我很开心。另外我做了很多自己愿意做的事情,比如去了很多民工子弟的学校,海派清口基金成立后已经资助了15个大学生、每个大学生得到了2万元的助学资金……”周立波很感慨地表示:“在中国做慈善有很大风险。在西方一个人站起来做慈善所有人热烈鼓掌,让他不好意思坐下来。”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