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战史的12月31日:列宁格勒在纳粹围困下承受痛苦

二战史的12月31日:列宁格勒在纳粹围困下承受痛苦


俄军在150英里前线上被击退

赫尔辛基,1939年12月31日

在过去一个星期里,范围扩大到Suomussalmi以外的战斗,最终以两个俄国师的毁灭为结束,大约27,000俄国士兵死去,他们冻僵的尸体如同成堆木柴一样堆在森林里。在这场经典的伏击战中,只损失900人的芬兰人已经把俄军推回他们自己的边界,而且芬兰北方集团军的司令Wallenius将军透露说他的士兵现在已经在苏联领土上作战。“我们不让他们休息,”他说,“我们不让他们睡觉,这是一场数字对脑子的战争,我们训练我们的士兵去单兵作战并且他们能做到,然而俄国人永远不能冒险放弃其群聚的天生本能。”

二战史的12月31日:列宁格勒在纳粹围困下承受痛苦

策划并领导了对俄国师的毁灭行动的Hjalmar Siilasvuo上校被晋升为将军,他被派往南方,任务是把相同的命运带给被“白色死亡”芬兰部队陷在Kuhmo森林的另外一个俄国师。俄军在Tolvajarvi遭到阵亡2,000和被俘600的败绩后,也被赶回他们国境的更南方,一个芬兰人说:“俄国人比我们的子弹多。”

二战史的12月31日:列宁格勒在纳粹围困下承受痛苦

列宁格勒在纳粹围困下承受痛苦

列宁格勒,1941年12月31日

在四个月的围攻之后列宁格勒仍在坚守,但它的人民正遭受饥饿和寒冷的可怕痛苦。看到被襁褓包着的孩子尸体由一辆雪橇载着,被孩子的母亲拖往墓地已经是件很平常的事情,有时甚至会看到她因为拉雪橇耗尽体力而倒在她的婴儿身旁死去。尽管有卡车队自杀性地通过拉多加湖冰面行驶,但估计每天有大约3,000人死于饥饿,这些卡车在夜间沿着标记出来的路径行驶,承受着德军大炮的火力,几乎每夜都有一辆车滑进冰窟并被吞没。

二战史的12月31日:列宁格勒在纳粹围困下承受痛苦

公共汽车没有燃料,房屋内也没有电热,古老的烧木材的炉子被从废物堆中找出来,许多人只能靠燃烧他们的家具取暖,人们还遭受营养不良带来的疾病。坏血病盛行,那些排上数小时队伍等候经常不会到来的面包的妇女,在厚大衣下面掩盖着因饥饿而肿胀起来的肚子。面粉被和锯末混合起来,强壮的人冒险经过漫长而危险的跋涉,来到冰冻的田地里挖掘土豆。随着列宁格勒长期遭受极度的痛苦,出现了有关吃人肉的流言。

二战史的12月31日:列宁格勒在纳粹围困下承受痛苦

红军在布达佩斯郊区战斗之时,匈牙利对德宣战

布达佩斯,1944年12月31日

在俄军夺取的城市德布勒森建立,并处于俄国人控制下的匈牙利民族临时政府(the Provisonal National Government of Hungary)今天对德宣战。该决定获得其内阁的一致通过,内阁说只有盟国的胜利才能“加强匈牙利的独立”。

二战史的12月31日:列宁格勒在纳粹围困下承受痛苦

与此同时,争夺布达佩斯的严酷的浴血搏斗仍在继续,德军和他们的匈牙利盟军面对正在合围的俄军继续坚守。守军知道,在白旗保护下携带投降条件前来的两名俄国军官被冷酷从容地射倒之后,他们已不用期待会得到任何宽恕,俄军已经为自己杀出道路进入该市范围内并夺取了数个街区,布达佩斯被遮蔽在烟雾中,被燃烧建筑物的火光和红军火炮炮弹的爆炸所照亮。不过守军并不容易被制服:他们筑壕严密,街道被布雷,机枪和迫击炮被安置在房屋内,狙击手埋伏在屋顶。他们已受令战至最后一人,在杀害了俄国军官后,他们别无选择。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