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震惊:济南敌后抗日根据地八年毙伤日伪两万多

今年是中国抗日战争胜利60周年。这场波澜壮阔的民族解放战争在中国大地展开后,在济南战场上,中共济南党组织在中央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政策指引下,积极宣传抗日救国道理,组建抗日武装,得到了人民群众的拥护和支持。济南地区的抗日根据地从无到有,抗日武装力量从小到大,沉重地打击了驻济日伪军,为取得抗战最后胜利作出了巨大贡献。近日,记者有幸采访到两位当年在济南地区抗日根据地参与抗日斗争的革命老人朱孝铭(原历城县委副书记)、高逢五(原山东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听他们讲述了济南地区抗日根据地的一些故事。


“鬼子进济南后,烧杀抢掠无恶不作。”


1937年7月7日抗日战争爆发时,朱孝铭(原历城县委副书记)差3天14岁,高逢五(原山东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还不到18岁。68年的时光湮没了岁月多少印记,但一谈起当年日本鬼子在济南作的恶,谈起当年在抗日根据地打击日伪军的经历,两位老人就无法平息内心的记忆。


1937年10月,侵华日军的铁蹄踏入山东境内,国民党第三路军总指挥、山东省政府主席韩复榘率10万大军在鲁北地区稍作抵抗后逃离山东,使日军得以迅速席卷齐鲁大地。12月27日,日军攻占济南,到1938年2月,山东大地大部分沦为敌占区。


“日军攻占济南后,四处杀人放火,奸淫掳掠,无恶不作,犯下了滔天罪行。光在历城,就接连制造了骇人听闻的鹊山、靳家、田庄、稻池等惨案!”朱孝铭愤怒的言语,让我们觉得当年的一幕幕如在眼前,“鹊山惨案,从1937年11月15日下午6点到16日晨,一夜之间,鹊山村被日军屠杀和被迫自杀的有89人,其中外地群众40多人;1938年4月5日,日军血洗田庄,杀害74人,其中有未满周岁的婴儿,有年逾古稀的老人。惨案过后,田庄一片废墟。”


在高逢五所在的长清,1937年12月28日,日军侵入长清第六区,30余人惨遭杀害,10名妇女被奸污,孔家庄民房被悉数烧毁;1938年2月,日军在长清九区郑官庄将一名60多岁的老妇及其十二三岁的孙女轮奸致死,并杀害其全家八九口人。


1938年6月28日,日军千叶师团一个中队进占平阴,四处抢劫杀人,并将大炮架在城墙上发炮轰击平阴部分城区,多人被炸死炸伤;6月29日至8月,日军两次侵入东阿,被害百姓超过25人。


……


日军的暴行激起了济南人民的强烈义愤。而国民党当局的妥协投降政策,则让百姓感到失望,各地群众纷纷自发组织起来,奋起抗击日本侵略者。


“1938年,党领导下的抗日根据地如雨后春笋般建立起来。”


在国民党正面战场节节败退的不利形势下,中国共产党作出果断决策,共产党组织及其领导下的抗日武装深入敌后,广泛开辟和建立敌后抗日根据地,建立最广泛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以多种形式开展对敌斗争。


“1938年起,根据形势、任务的要求和上级党组织的指示,济南党组织除留下少数党员继续坚持城市地下工作外,其他同志分赴各县,发动抗日武装起义。”高逢五回忆说,“1938年1月1日,中共山东省委委派张北华等领导泰(山)西人民举行抗日武装起义,建立了‘山东西区人民抗敌自卫团’。与此同时,长清县共产党员魏金三、夏页文也按照省委指示,组建抗日武装,举行了马湾庙起义。2月,长清县抗日游击队并入山东西区人民抗敌自卫团,被编为第四大队。4月,山东西区人民抗敌自卫团命第四、十一、十七大队挺进大峰山地区,开始了创建大峰山根据地的斗争。”


在邹平、长山一带山区,1937年10月26日,中共山东省委派姚仲明、廖容标、赵明新奔赴长山,与爱国进步人士马耀南在黑铁山发动抗日武装起义,建立了山东人民抗日救国军第五军,揭开了创建清河区抗日根据地的序幕。1938年4月,山东人民抗日救国军第五军派部队挺进章历地区,历城抗日游击队被编为十一支队三十七中队;章丘抗日游击队被编为六支队二十一中队和二十三中队。抗日武装的汇合,大大加强了邹长边区抗日根据地的力量。


在平阿山区,1938年12月,刘海涛司令员、张北华政委率由山东西区人民抗敌自卫团改编而成的八路军山东纵队第六支队开赴平阿山区,在王楼、箔庄、罗圈崖一带开始了创建平阿山区根据地的斗争。随后,平阴县第一支抗日武装——八路军山东纵队第六支队平阿基干大队建立。


另外,1938年2月,共产党员王心崇在历城北部李官庄、苏官庄一带组织了一支30余人的抗日武装;共产党员尹天佑、刘化忠则在武家庄和刘家庄拉起了一支10余人的抗日队伍,两支武装很快发展到70余人。而在章丘,李曼村、宋怡翔也在同期带领抗日武装在石峪寺起义,成立了章丘人民抗日救国军。3月,梭庄村刘鸣岐又拉起一支抗日武装。各地基层党组织也相继建立。


“在党的坚强领导下,1938年,各地党组织和党领导下的抗日武装如雨后春笋般建立起来,逐渐形成了大峰山、平阿山区、章历泰边区、齐济临边区、邹长边区等抗日根据地,在济南地区播下了抗日的火种。”朱孝铭说,“其中章历泰边区抗日根据地又称为‘南山根据地’,中心区域就在仲宫和我老家南高而一带。”

“站岗放哨、送鸡毛信、埋地雷、扒铁路、掐电线,我们都干过。”


各根据地党组织建立起来后,历城、长清、平阴又先后成立了以党为主的各级人民政权,并广泛开展工农运动,进行抗日宣传,实施游击战,打击日伪军。


“1938年8月,大峰山独立营得到情报,日军一部由平阴经孝里、长清城前往济南。独立营当即决定在下巴村伏击日军。待敌人进入包围圈后,随着指挥冯乐进一声令下,手榴弹像冰雹一样向鬼子头上砸去,炸得敌人晕头转向,血肉横飞,鬼哭狼嚎,乱作一团。是役,骄横的日军被击毙90余人,我军民士气和抗日热情得到极大鼓舞。”高逢五接着说,“同年12月,长清、平阴、肥城三县日军进攻大峰山根据地,妄图扑灭大峰山的抗日烽火。独立营再次及时得到情报,提前转移。次年3月,115师峰山工作团在县长张耀南带领下,用土炮“独腿翁”和旧步枪伏击日军,在崔桥村击毙日军小队长宫坂,打得日军狼狈逃窜。”


参加抗日游击队后,高逢五虽然更多的是作为党委干部,在后方做一些群众组织宣传工作,很少亲自上阵正面杀敌,但说起根据地取得的胜利,老人神采**。高逢五说,在区武工队时,他也经常带着同志们去破坏日伪军的军事设施,扒铁路,掐电线,打游击,还和日本宪兵交过火。


朱孝铭说:“站岗放哨、送鸡毛信、埋地雷、扒铁路、掐电线,我们都干过。”他多次利用自己年龄、个子较小不易被发现的优势,秘密搜集敌人情报,为根据地党组织和抗日武装去尹家店、并渡口、突泉秘密联络点送鸡毛信。朱孝铭说:“一次去尹家店送鸡毛信,回来时遇到两个陌生人,当时被吓出了一身冷汗。多亏机灵,感觉不对立即钻进西山沟,利用对地形的熟悉,总算甩掉了两个可疑人。”后来,朱孝铭还多次与民兵一起,到八大岭北、东山根、土地庙、孙家崖埋地雷,在石壁上用石灰水写上“小心地雷”字样,使日军心生畏惧,不敢贸然来犯。


当时,各根据地,通过组织农会、妇救会、青年团、儿童团,开办夜校广泛发动群众起来支持抗战、参与抗战。“在我们南高而,普通家庭有两个男子的必有一个参加革命,甚至有不少家庭全家都参加了对日斗争。全村500余人,有300多人在各地参加了抗日武装,大家都有一个共同的信念:‘头可断,血可流,就是不当亡国奴!’因南高而地处南北交通要冲,各地来往的军民和领导干部多在此休整过,当时被称为历城的‘小延安’。”朱孝铭自豪地说。各根据地虽时常有日伪军和部分国民党反动派来骚扰,但“有敌人无敌区”,成为沦陷区的“安全地带”。


“最艰苦的时候,大家只能扒树皮吃草根,饿死了不少人。”


各根据地创建后,抗日军民积极开展游击战争。1939年5月,平阿基干大队和村自卫队发动了伏击日军的战斗;1941年1月,平阴县独立营在东阿城东北亭山头成功伏击日军汽车队;1940年,八路军东进挺进纵队先后在商河、济阳组织了5次较大的对日战役,歼灭日军500余人,缴获机枪、步枪、战马等一大批战利品。1941年5月下旬,日军独立第六混成旅少将旅团长土屋兵驻指挥日伪军在长清县黄河西部‘扫荡’时,被长清县十区队在十里雾村击毙,是山东抗日战场上被击毙的4名日军将级军官之一。同时,各地抗日军民还不断粉碎国民党土顽、土匪制造的“磨擦”和破坏,开展了对伪军的分化瓦解工作,不断巩固和扩大抗日根据地。


随着战争进入相持阶段,日军改变策略,对占领区加紧扶植和建立伪政权,实行经济压榨和奴化教育;对敌我争夺的游击区推行所谓“治安肃正”,以军事上的“肃正作战”与政治上的收买汉奸相结合;对我根据地,则进行疯狂“扫荡”,先后进行了五次“治安强化运动”,实行残暴的杀光、抢光、烧光“三光政策”,大肆屠杀抗日军民,妄图消灭我军和根据地政权。其中,自1941年起,日军集中了侵华兵力64%以及几乎全部伪军,对我敌后抗日军民开始了更为凶狠毒辣的“扫荡”。


“1941年6月18日,日军集中泰西各地日伪军5000余人,对大峰山区进行大规模‘扫荡’。此后,日伪军又多次推行治安强化运动,对根据地进行残酷‘扫荡’,并逐渐‘蚕食’根据地,在根据地内建立伪政权,修据点碉堡,推行‘保甲’、‘连坐’。”高逢五回忆说。


在平阿山区,1941年6月18日,日军调集泰安、长清、平阴、东阿、东平、汶上、肥城7县伪军5000余人,拉网合围,扫荡平阿山区。抗日军民虽于当天下午突出重围,但平阿山区抗日根据地从此变为敌占区。1941-1942年,日伪军还多次对章历泰边区、邹长边区、齐济临边区抗日根据地进行“扫荡”和“蚕食”。


“1941-1942年的罕见旱灾、水灾、虫灾,更加剧了根据地的困难。”朱孝铭说,“在困难的时候,根据地部队每人每天口粮仅有14两(437。5克),生活没有保证,只好以野菜、树皮、草根为食,由于严重营养不良,不少人得了夜盲症、水肿病,战斗力严重下降。灾难之年,真的是民不聊生,大批群众外逃谋生,卖儿卖女、卖地典妻、自卖自身、甚至饿死者不计其数。百姓为了生存,吃光了树叶、树皮、野菜。”


“但共产党人没有屈服!”在长清,高逢五受上级指派,在各区积极开展地下工作,发展党员,恢复党的组织;组建武工队,开展反奸除霸斗争。各根据地也相继开展重建党组织和人民政权、向地主借粮、减租减息及大生产运动,加强根据地的经济建设,化解日军的经济封锁,帮助根据地军民渡过难关;进行精兵简政,开展整风运动,纯洁党的队伍,得到了广大贫、雇、佃农的积极拥护。


1943年下半年,济南各抗日根据地形势开始好转,抗日力量得到充实,并由此开始转入局部反攻,主动出击消灭敌人。


奋起反击,迎接抗战全面胜利


“1943年,泰西地委、军分区组织泰西各县向日伪发动了强大的秋季攻势,峰山县抗日军民配合主力部队连克广里、孝堂山、东障、辛庄伪据点,周围据点的伪军龟缩在‘乌龟’壳里,惶惶不可终日。1944年,峰山县委又组织抗日军民向日伪军发动春季攻势,连克四台寺、圣佛站、黄崖、茂山、张家庄、双山6个据点。”高逢五说,“抗日军民节节胜利,日伪军则节节败退。长清地下党组织对日伪军的分化瓦解工作也进一步加强,建立了日军工作队,利用麻雀战、破袭战、地雷战等形式打击日军。”


与此同时,各抗日根据地军民也纷纷向日伪军发起全面进攻。1945年8月,长清、平阿、章丘县城收复,9月,济阳县城回到人民手中。


八年抗战,历城、长清(峰山)、平阴、商河、济阳、章丘各县抗日军民共发动对日伪军作战近千次,毙伤日伪军2万多人,为抗日战争的胜利付出了牺牲、作出了贡献。随着抗日根据地的不断发展壮大,济南地区党组织还以根据地为依托,成功地开辟了敌占城市地下工作,创造了城市工作大发展的可喜局面。随着抗日战争转入大反攻,济南人民终于迎来了抗日战争的全面胜利。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