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关闭
关闭

扫码订阅

我有一个值得骄傲自豪的名称——女兵。似乎一个“女”字,意味着纤弱和娇嫩;而一个“兵”字,却无疑意味着粗犷和勇猛。有人曾这样赞美,女兵,把姑娘的温柔、美丽和战士的粗犷、威武集于一身。是的,我感到骄傲和自豪,因为我不仅是一个姑娘,更是一名战士。

我们连队从连长、指导员到炊事员、饲养员全是女兵。我们从稚气的姑娘成为合格的战士,部经过了一个艰苦的过程。那操场上一丝不苟的队列训练,使得我们疲惫不堪;那成百上千的电话号码,背得我们头昏脑胀,那以分秒计算的集合速度,常常使人赶不上趟。但这一切都被我们征服了。在我们女兵中发生过这样一个故事,烈日下的训练场,有一个体弱的女战士,在晕倒之前,竭尽全力地喊了一声“报告”。这一声报告,饱含着一个战士顽强的毅力。在将要晕倒的一刹那,她首先想到的是军队铁的纪律,想到自己是一个战士。

我们女兵也爱美。十*岁的女孩子,正值青春年华,为什么不爱美呢?然而,对于美的理解,我们却经历过曲折的思想转变过程,穿上白布衬衣,总感到不美;看到和自己一起长大的同学、好友烫了发,也感到自己的齐肩短发不合潮流。原来以为军装美,如今穿上军装,反而觉得与美绝缘了。后来,读了《啊,青春美》这本书,我们懂得了,一个人生理上的青春难得永存,而精神上的青春却可以常青。我们连队的彭和平烈士,在同毒烟搏斗中牺牲在机台前,当时她只有二十岁。一颗刚刚闪现的星星,一朵含苞欲放的鲜花,突然陨落了,凋谢了。但是,她在我们心灵的轨道上继续运行着,给予我们光亮;她在我们心灵的花圃里持久地开放着,给予我们芳香。从这里我们得到了美的启迪,懂得了美的涵义。

女兵和所有的姑娘一样,也有爱情和幸福的追求,也有做母亲的欢乐。我们的连长,已经是一个孩子的母亲了。为了连队的工作,她将不满周岁的女儿送回了河南老家,难道她就不爱自己的来生女儿吗?不!在北去的列车启动的瞬间,女儿离开妈妈怀抱时的一声惊哭,使得她泪水满眶。后来,她从电话中得知,女儿发高烧,在昏迷中还哭喊着要妈妈时,她手拿着话机说不出一句话。人世间有哪位母亲不爱自己的亲骨肉?有推不愿享受那种母子欢聚的天伦之乐?有谁不愿品尝那种温暖的小家庭的幸福呢?只因为军人的爱是一种特殊的爱。这种爱是能够舍小家为人家的爱,是能够舍弃儿女之情而为国捐躯的爱,这是一种最伟大、最纯洁的爱!

我们女兵决不是军中的点缀,我们同样是钢铁长城中一块不可缺少的基石。正如小说《军人》中所说:“我们的生命和男兵一样属于父母、属于情人、属于自己,但在战争中军人的生命只属于祖国,只属于胜利。”一旦战争*,我们女兵也会从容地奔赴前线,去面对死神,去迎接胜利。我们深知,当我们穿上这身国防绿的军服,我们将失去很多、很多。我们失去了在妈妈面前受宠的机会,失去了一个年轻姑娘穿衣打扮的机会,失去了开学、就业的机遇,甚至连生老病死的自然规律也可能无法遵循——要随时准备献出生命。但我们却得到了意志的锤炼、灵魂的充实,得到了坚定的信仰、豪迈的气概,得到了祖国和人民的信任!我为自己是一名光荣的女兵而感到骄做和自豪!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