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厦门公安网上“卖萌” 专家提醒“卖萌”要有度

“这年头,骗子进屋当电话播报员,歹徒也上街巡逻打劫啦!”“空无一人的街上,赤手空拳面对歹徒,鸭梨(压力)很大有木有!”……这几天,一则由厦门公安制作的治安防范动画视频蹿红网络。

与此同时,全国多个地方的公安部门都不约而同地在宣传材料中使用上时下最“潮”的网络用语凡客体、咆哮体、淘宝体。如今,公安的语言似乎正变得越来越“萌”,而专家建议,关键在于明确有趣和严肃之间的界限。

80后警官:网络语言代替枯燥文字

“神马电话诈骗、恶意透支,形形色色的诈骗,真尼玛坑哥啊”,最近,几则防止诈骗的动画短片在网上被疯狂转载,片中主人公俏皮可爱的神情和诙谐幽默的语言得到了诸多网友的称赞,“看着很轻松,比单纯说教好多了”、“跪求主人公的作者,太萌啦!”

这是由厦门市公安局推出的治安宣传片,作者朱海晶还是一名80后,来自厦门边防支队。朱海晶说,最初想到的也是用简单的文字告诉群众怎么防盗防骗,但效果并不好,“以前说教的味道太重,光在那儿指导群众怎么做,但不怎么吸引人”。随即,朱海晶开始尝试用网络语言代替原来枯燥的文字“有木有”、“坑爹还是坑哥”、“鸭梨好大”等都先后加入了厦门公安的宣传画中,得到了很多积极的反馈。

京沪宁纷纷推出网络版通缉令

上半年,上海警方率先用一则凡客体的“追缉令”称呼逃犯为“亲”,规劝其“告别日日逃,分分慌,秒秒惊的痛苦”,并呼吁他们拨打电话来“赶紧预订喔!”北京、南京等地也先后推出各种版本的“追缉令”。

“都说警察太凶了,以后做笔录就这样问好了:亲,昨晚你在干什么呢?亲,你为什么要赌博呢亲?亲,行政拘留十日不包邮哦亲!亲,还要跑么?再跑我可要开枪了哦……”今年6月12日,北京西城区民警“police先生”发布了这样一条微博。北京警方事后认为,漫画上的警察和罪犯的形象和对话内容更容易被人接受。

近期,南京警方还将命案凶犯的头像、犯罪信息、姓名印发在三国杀的牌上。这套三国杀游戏作者是南京市白下公安分局政工办副主任沈元。沈元介绍,“我当时看到‘三国杀’这个游戏,上面有武将的姓名、形象和介绍,觉得跟通缉令的格式比较相似。这种游戏越火,我们的宣传效果不就越好了吗?”末了,警方还不忘加一句更萌的提示语:“天冷了,别躲了,主动投案有政策。”

专家:卖萌要有度

复旦大学社会学教授顾晓鸣表示,像公安这样原本严肃的政府部门尝试使用网络语言,宣传效果肯定要比原来单纯的说教强很多,而且会给人更人性化的感觉,值得肯定。“但同时也要考虑到受众的区分,到底是做给普通老百姓看的还是给犯人看的?”

顾晓鸣说,制作类似的网络宣传品,要有充分的先期调研,对传播效果也要有所预估,“一个很卡通很俏皮的作品,对犯人的威慑作用是否会降低?这就要求作者要把握好司法公文和网络宣传品之间的界限”。顾晓鸣建议,这些宣传作品不能在发表后就当作任务完成了,而是要定期收集群众的反应。

朱海晶表示,目前最难的就是把握好这个度,“既要让人通俗易懂,又不能丢失公安文本应有的法律性”。上海警方在“凡客体追缉令”发出后表态,“偶尔一萌为的是向大家展现不一样的一面……咱们在工作上绝不含糊!”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