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巴基斯坦“锄奸团”:专杀美国无人机间谍(翻译贴)

badsingleman全文翻译自《洛杉矶时报》网站,2011年12月29日铁血首发

原文题目:巴基斯坦行刑队追杀美国无人机行动线人(Pakistani death squads go after informants to U.S. drone program)

原文网址:http://www.latimes.com/news/nationworld/world/la-fg-pakistan-death-squads-20111228,0,3614850.story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2011年8月25日,一位巴基斯坦村民手持一架坠毁在阿富汗边境查曼镇的疑似无人侦察机的残骸。

(美联社/Shah Khalid)

作者:《洛杉矶时报》亚历克斯・罗德里格斯(Alex Rodriguez)

发布:2011年12月28日

译者:到底谁是天使,谁是魔鬼?

[巴基斯坦白沙瓦消息]行刑队整装现身:脸罩黑色面具,身穿束腰宽松外衣,背后印着龙飞凤舞的乌尔都语队名——霍拉桑圣战小组(Khorasan Mujahedin)。

他们乘坐丰田花冠掀背车呼啸而至,10几个人将遍布土坯房的村庄封锁。然后,他们在集贸市场和村民家里搜寻特定的部落成员,那些人被怀疑协助定期飞过的美国武装无人机定位目标。

村民们说,一旦他们抓到可疑人员,他们不会匆匆离开。相反,那些车开得很慢。这种惯用的手法意在说明:他们不是来复仇的。

美国无人机已经杀死了一些基地组织和塔利班的高级指挥官以及普通武装分子,而武装组织还不具备击落那些无人机的能力。为了应对这一形势,一些武装分子在北瓦兹里斯坦( North Waziristan)部落区组建了霍拉桑圣战小组,专门追捕出卖武装分子位置和安全居所的线人

巴基斯坦官员和部落的长老们认为,以这种方法抓捕的人当中,绝大多数是无辜的。但是,经历毒打、烙烫和水烫之后,他们最终几乎都“坦白了”。他们极少有人能够活着回来。

在著名的武装分子活动中心、小镇米尔阿里(Mir Ali),有一个人被抓,而他确实仅仅是一个商店的店主。

一位因害怕报复而不愿透露姓名的亲戚说,去年8月的一个下午,一队霍拉桑的枪手扑向那个店主,将他拖进他们的汽车,然后扬长而去。他们将他带到一个用作监禁室的隐秘房子里,那里关着的都是武装组织怀疑为无人机行动充当间谍的人。

在接下来的8周当中,他们用棍子使劲抽打他,试图让他承认自己是一个无人机间谍。那个亲戚说,他没有屈服。由于无法确定他是不是有罪,抓他的人把他交给另一个武装组织。该组织在10天后将其释放。

那个亲戚说,“天上无人机在飞,地上武装组织在追,村民们害怕极了。不管什么时候,只要有无人机的攻击,霍拉桑圣战小组就会在24小时内冲过来,抓走一些人。”

他们大部分会被杀掉。该小组(其名字取自早期横跨中亚大部的衣丝蓝帝国)会将尸体丢弃在路边,常常还会将警示语写在废纸上,贴在他们血淋淋的外衣上,警示人们小心为美国充当间谍的后果。行刑过程常常被拍成短片,并分发到白沙瓦的音像商店,以便那些消息能够家喻户晓。白沙瓦是巴基斯坦西北部最大的城市。

在一段视频中,一位伤痕累累、鼻青脸肿的老人说,他为了1300美元而出卖的情报,结果导致去年北瓦济里斯坦(North Waziristan)村遭到无人机的打击。这位自称是舒伯达(Subedar)的老人说,“我被恶魔误导了,霍拉桑圣战小组从来都没有胁迫我或者对我动武。他们很尊重我。愿真主保佑他们胜利。”

在视频的结尾,他头上套着袋子,一个枪手手持AK-47突击步枪,近距离将他一枪爆头。然后,他又对其尸体打了30多枪。

另一个被怀疑是线人的人站在一条乡村公路的旁边,双手反捆在身后,被放置在脚边的炸弹爆炸死。枪手们对着天空疯狂扫射,以示庆祝。

尽管被抓后必然惨死,一些人还是很难拒绝为美国人充当线人的高额报酬。北瓦济里斯坦是一个多山的偏远部落地区,饱受贫苦和就业无门的折磨

到底有多少线人获得报酬、谁找到他们并给他们付款、他们是如何运作的,这一切都还无从知晓,因为几乎没人愿意冒险谈论这种事情。但是,通过对部落长老和巴基斯坦前情报官员的采访,我们发现,报酬从300美元到1000美元不等,如果能够协助定位一个目标,价格会更高。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巴基斯坦前情报人员说,“当我和线人们谈话时,他们说他们那样做是为了钱。并且,普什图族人(Pashtuns)大多都不喜欢塔利班。他们希望塔利班从这里离开,因为他们的整个部落系统都已经被破坏了。超过90%的人不希望受塔利班的统治。”

这位前情报官员补充说,绝大多数被霍拉桑圣战小组杀害的人都是无辜的,“他们中的大多数根本就不是间谍。”

奥巴马上台后,中央情报局急剧扩大了对巴基斯坦部落地区实施武装无人机打击的范围。据跟踪美国无人机行动的《长期战争杂志》(Long War Journal)网站报道,在过去的两年,无人机袭击已经杀死了18名基地组织高级领导人和指挥官以及几个塔利班指挥官。

据统计,今年在巴基斯坦境内实施的无人机攻击行动共64次,而去年和前年分别是114次和53次。美国的前任和现任官员说,为了修复和巴基斯坦的关系,中央情报局已经决定暂停所谓的“株连打击”行动(signature strike)——对武装分子以及对那些行为上暗示他们支持塔利班或别的武装组织的人进行导弹攻击。

霍拉桑圣战小组组织严密,人员来自基地组织和北瓦济里斯坦武装组织。他们包括旁遮普塔利班(Punjabi Taliban)分子、效忠北瓦济里斯坦塔利班领导人巴哈杜尔(Hafiz Gul Bahadur)的武装分子、哈卡尼组织的成员。哈卡尼组织的领导人是阿富汗圣战组织头目贾拉勒丁•哈卡尼(Jalaluddin Haqqani)的儿子西拉杰丁•哈卡尼(Sirajuddin Haqqani),它属于阿富汗塔利班的一派,被认为是对阿富汗美军和北约部队最致命的威胁。

虽然巴基斯坦在北瓦济里斯坦部有重兵,但是,事实上霍拉桑圣战小组还是畅行无阻。巴基斯坦的情报官员说,巴军之所以没有对霍拉桑小组采取行动是因为巴政府和北瓦济里斯坦塔利班领导人巴哈杜尔(Bahadur)签订有和平协议。

今年9月,由于部落长老抱怨霍拉桑小组绑架和滥杀无辜,效忠巴哈杜尔的武装分子散发了一个小册子,宣布他们与霍拉桑小组无关。

小册子上写道:“我们多次试图对霍拉桑圣战小组进行改革,但是都没有成功。”该册子有巴哈杜尔和别的北瓦济里斯坦组织领导人的签名。尽管巴哈杜尔摆出如此姿态,巴基斯坦安全部队仍未看到他们计划打击霍拉桑小组成员的迹象。

巴基斯坦情报官员说,霍拉桑圣战小组约有250名成员,形成于2009年末或者2000年初。该小组的行动像突击队,他们40-60人一组,闯进村庄,包围整个区域,以防有人逃脱。当它们带走嫌疑人的时候,会有一两个武装分子对事件进行录像,以备宣传之用。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北瓦济里斯坦部落成员说,“他们从来都不会迅速逃离,他们总是慢悠悠的离开。有时,他们还会在离开时对天鸣枪。”

米尔阿里的那个店主没有严重受伤,被释放后就回到了家里。他告诉家人,他相信他是被绑架的,因为有人看见武装分子绑架的另外两个人曾在他的店里呆过。

那个店主的亲戚说,在关押的整个过程中,他都坚称自己是无辜的。偶尔,抓他的人也对他彬彬有礼,但是,大部分时间是拳脚相加。他们把他进去第一天的陈述进行了录像,然后,三天后再次进行录像,以对比两个版本有何出入。

那位亲戚说,他被单独关押,但是,他不敢冒险走出去。他可以听到土坯墙外其他关押者的声音。

那位亲戚还说,“他说不清那里到底关着多少别的人。但是,他常常可以听到他们的哭喊声。”

本文内容于 2011/12/30 4:27:33 被badsingleman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