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小宇谈谈“鬼神”事

当你一个人走在漆黑一团的路上时,当你想起坟场里的白骨冢冢时,当你一个人观看恐怖影视剧时;你是否会感到后怕?

小时候,胆子特别的小,就算是在自己家里天黑了也不敢到处走。中华有五千年的灿烂悠久的文化,“鬼神”也算是发展得妇孺皆知了。

记得儿时病了(去了陌生的地方)爷婆总是要在看医生前“立个筷子”:取一吃饭碗装半碗水碗低立一根筷子然后开始一个一个叫已经去世了的人的名字,当叫到一个筷子倒了的时候就说明是这个人“找到”了。大人们通常做法是大骂一顿,如果隔一天仍然不好(期间带吃药)便要“问神”了,就是找一个当地自称懂阴阳知命理的人问该怎么办,这位自称“神仙”的人便会说(一般都说这些)找到你家娃儿(四川话的儿音不好说)是个“缺房”(缺字是我自己想的,话是这样说的但没人写过。意思就是没有结婚就去世的人无儿无女也就没人烧纸了)找到了,要给他烧纸衣服、裤子跟鞋子(用草纸剪成衣服裤子鞋状)然后在几条路交汇的路口烧掉。(其实这个时候因为就医吃完病大多已经好了)这些场景在九十年代都是小宇耳目渲染甚至亲身经历过的,农村人直到现在都还信“鬼神”一说,但奇怪的是好些信的老年人(男性)敢于一个人走夜路。我爷半夜敢一个人去井里把谁jian(汉字没有这个字,音调是这样的。意思也不大好说,就把水通过水管先使劲喝一口通过人力使水由井里流出来然后结在另一头上。道理同把水管放水缸里一喝水就来是一个道理只不过这里管子长的多需要吸力)来,我们这井旁边大概十米远就是个坟场,所以小宇还是挺佩服我爷的,要我半夜去那是比杀了我还老火(恼火)的。逢年过节家里比点灶灯(敬灶神),特别是腊月二十三(农历十二月二十三,就是快春节了)外出打工的基本都是在这天或这天之前赶回来俗称“敬灶”就是祈求保佑之类的。小时候受这些渲染使得小宇16岁前不敢独自一人晚上走夜路,小时候胆子也特别小附近那里有人去世总是盖着头睡觉任凭汗水出来也不敢掀开被子,也许正是这样的胆子小使得小宇小时候特内向,如果那时候遇到你们那杂们绝对不会认识,因为俺不爱说话。大概17岁是渐渐地就不怕了(这个不怕是有时间根原因的,比如在两个堂弟面前分别17和14岁俺是勇敢殿后的,有时候心血澎湃也是不怕的。这个有点类似于怕死一个道理,没有不怕死的人只有不怕死的时刻,相信老哥也知道没有那个犯人不怕死的。这个毕竟伴随着中华古文明发展而来的如果说不怕那是骗人只能说晚上去一些“阴森”地方而已),09年我干活的工地在县跟市的中间(偏向县近些),如果第二天不上班那我绝对会去离工地大概几公里的地方去上网(晚上没有车大概有一个多小时的路程),上到半夜要回去睡觉又得走回去,在路上须经过一个村庄,白天是有人的就是傍晚去网吧的时候也是有人的,但是我回去大多两三点钟那会静悄悄的,村子回去的入口(来时的尽头)是一排废弃的瓦房现在人是住在村子中间砖房里的,走在这一段那就只有靠胆量了,有时候我会让自己回想游戏里的画面回避一个人的路程有时候我会想着自己是个拿着枪巡视的战士,反正得尽量想事情,也算是硬着头皮走过的吧!但俺还是敢走,总之是俺走过的。

小宇对这些“鬼神”一说是不相信的,就是个无神论者。要说我信什么那就是坚信gong党的领导坚信中国是最强的坚定不移的跟随中华人民共和国的脚步!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