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曲苑杂谈(一) 谈评书 (作者奇人)

原创 曲苑杂谈(一) 谈评书 (作者奇人)

曲苑杂谈应朋友之邀终于推出了,但我要声明一下,我所说的曲苑杂谈,是我个人对各种曲艺表演艺术包括说唱艺术、杂技艺术等等各种曲艺艺术的个人理解、了解和亲身感受,如有不足和偏差,请各位朋友指证,大家共同进步,再此我先谢谢各位了。我所了解的曲艺艺术包括各种群众喜闻乐见的说唱形式及杂耍形式,包括评书、相声、大鼓、单弦、快板、快书、琴书、弹词、坠子、戏剧、皮影、木偶、杂技、戏法等等很多种类,至今在中国民间的各族曲艺曲种约有400个左右。曲艺艺术的八种类型分别是 耍、弹、变、练、说、学、逗、唱。而我之所以对曲艺产生浓厚的兴趣,是受了我爷爷的影响,他老人家非常喜欢,所以对我的影响今生都难以改变。今天我先谈一谈评书,主要是对评书的感受。

提起评书让我想到了小时候,那个小小的“葵花牌”收音机。那是在我刚刚记事的时候,姑姑从外地给爷爷买了一个小型的收音机,上面有文字,我问爷爷收音机上写的是什么,他告诉我,名字叫“葵花牌”。而它的特别之处,在于它有一块荧光板,每当漆黑的夜晚,都能看见它发出的亮亮的、绿绿的荧光。那时,乡下人每家每户收音机很少,特别是这种小型的收音机更少。爷爷如获珍宝,每天都带着它,收听戏曲和新闻等各类节目,时常用它来解闷儿,还有通过它的报时来校对家里的老座钟。每天忙得不亦乐乎。

记得有一次,我让爷爷带我去小河边玩儿,爷爷说:“我正在收听评书呢,等我收听完,就带你去。” 随着爷爷话音刚落,我注意到收音机里传出了和往常不一样的声音,那声音特别浑厚和清晰,附有磁性,让人觉得既特别又动听。我仔细听了听,好像在讲故事。我就静下心来和爷爷一起听了起来,有不明白的地方就向爷爷询问。爷爷告诉我,这种讲故事的艺术形式是评书,讲评书的人一般都是站在八仙桌后,一把折扇和一块醒木,扇子不是用来乘凉的,而是有时打开或合起做拟声和表示转折,即转移话题时使用;有时表示象声词时,如马蹄声、铁甲及滚木擂石等声音时,用扇子遮住口,让大家不看到口型,结果是大家不知道声音是如何发出的,增添了神秘感;而醒木是提醒观众的,一般只在评书的开头或结尾使用,告诉大家,评书开始了或结束了。因爷爷年轻时在天津、北京和唐山做过买卖,所以闲暇之余,常去听书,所以对评书比较了解。

这第一次从收音机里听的评书是刘兰芳大师说的《岳飞传》,通过几次收听我就入迷了,有的时候,时间没到就催爷爷赶快打开收音机,爷爷只是笑笑,“傻小子,时间未到,人家是不会播的,早开会浪费电的。”我当时无奈的看着时钟,恨不得将指针调快,好赶快收听。那时电台播放评书,一般到都是中午12点至13点播一次,晚上6点至8点还有一次重播,每次播半个小时左右。有时即使重播,我们也愿意再听一遍。每次让我特别着急的是,当讲到精彩处或转折处非常吸引人的地方,说书人醒木一敲或折扇一打,“……预知后事如何,(啪的一声)且听下回分解。”每次我都和爷爷发牢骚,“怎么可以这样?”然后无奈的关掉收音机。爷爷笑着说:“你不知道,这是评书的一个技巧,就是要吸引大家继续听评书。”等长大了,我才知道,这是评书故意设的一个扣(也可以说是小圈套),目的就是让大家能够连续听书且增加了很多的趣味性和吸引力。然而,每段评书都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了解了什么是忠,什么是奸,什么是恶,什么是善,什么人英勇,什么人狡诈,古代人的为人处事的观点和做人原则以及生活方式等等都逐渐的了解了。每当看到忠良受害和蒙冤的时候,都十分同情,痛心疾首。同时痛恨奸臣贼子的丑恶行径,恨不得亲自扇其耳光,咬其肉方能解恨。而听到坏人得到报应,被绳之以法或彻底打败时,高兴得手舞足蹈、畅快淋漓,比吃肉都觉得香。下面我简洁谈谈我听过的经典评书以及对他们的看法:

让我最欣赏的评书大师和评书作品分别有:

刘兰芳的《岳飞传》和《杨家将》,其中刘兰芳的评书在七十年代末及八十年代初开播,在‘打倒四人帮’以后,因人们对文化生活的日益需要,自然的转向了易听易懂的普通话评书,当时出现了因听评书,万人空巷和收音机脱销的状况。记得当时联产承包责任制还没正式开始,有些生产队为了能让各个生产小组的群众准时下地干活,就用高音喇叭及时播放刘兰芳的评书段子,让大家边走路边收听,这样才不会误工。而我记得有一次,我把爷爷的收音机摔坏了,无法修复,因当时市场上收音机脱销,急的一直不愿求人的爷爷只好托人到北京去买收音机。而刘兰芳的声音就在那时留在了很多人的心里,人们茶余饭后不免谈论刘兰芳的评书讲到了哪里,猜测下次故事会怎样等等。甚至议论刘兰芳是男是女的问题,但其浑厚的声音当时人们确实无法判断,人们只能瞎猜。《岳飞传》中让我至今记忆犹新的是岳家父子遭秦桧陷害,被勒死在风波亭一折,让我伤心了好几天。后来秦桧被处死一折,让我兴奋不已,才长长地出了一口气。岳家的仇终于报了。同样在《杨家将》中,金沙滩一战,因遭潘仁美迫害,杨家八子和令公共九人皆死走逃亡,只剩六郎一人,回京告玉状。悲惨得让我饭都吃得很少,最后潘仁美伏法才舒服了一些。

单田芳大师的评书《隋唐演义》更是精彩绝伦,快三十年了,我至今还记得十三条好汉的名字:第一条好汉 李元霸,第二条好汉 宇文成都,第三条好汉 裴元庆,第四条好汉 熊阔海,第五条好汉 伍天锡,第六条好汉 伍云召,第七条好汉 罗成,第八条好汉 杨林,第九条好汉 魏文通,第十条好汉 秦用,第十一条好汉 尚师徒,第十二条好汉 梁师泰,第十三条好汉 秦琼和尉迟恭并列,其中秦琼病卖黄彪马(人在难中不得不低头),程咬金探地穴(惊心动魄,令人叫绝),李密玉玺换萧美娘(为了美人不要天下),打三鞭还两锏(秦琼和尉迟恭两英雄比武较量),瓦岗寨聚义(另立朝廷等),程咬金娶亲等等精彩的段子,对了还有一猛(大力士罗士信)、一杰(李元霸)会一绝(罗松,罗成同父异母的哥哥,会使绝命枪,曾大败罗成),三雄相会,精彩情节让人念念不忘。我有时听起来忘了写作业,每次只有先听完,才愿意去做作业。其中魏征和徐茂功写的一首反诗,让我至今可以背诵:“可恨昏君西魏王,玉玺换来萧美娘,瓦岗山上散众将,一统江山归大唐。”其次单田芳的评书还有《童林传》、《白眉大侠》、《明英烈》、《三侠五义》、《百年风云》等耳熟能详的评书段子,《百年风云》中讲了虎门销烟、鸦片战争、太平天国、垂帘听政、甲午战争、戊戌变法、辛亥革命等等精彩华章,让我充分的了解了我国的近代史,当时充满了对腐败无能的清政府的怨恨,而小学毕业时我的历史成绩也拿了全校最高分。单老的声音宽厚雄浑,至今仍有很多人来模仿,成了如邹德江、阳光等娱乐界名人文化名人时常模仿的对象。

袁阔成的《三国演义》和田连元的《水浒传》同样精彩,记得听到袁老讲到刘备三顾茅庐、诸葛亮舌战群儒、草船借箭、借东风、三气周瑜、失街亭、空城计、斩马谡、七擒孟获、六出祁山等等,真是让人拍案叫绝。而田老讲三打祝家庄、神州擂、武松打虎、十字坡、草料场、鲁智深倒拔垂杨柳、大闹野猪林、等等,精彩片段至今我还能说出一二。

此外,连丽如的《康熙私访》、《大隋唐》等精彩片段,都让我对我国的宝贵历史文化故事充满了眷恋之情,朋友们如果你们有时间,我建议你们亲自感受一下评书大师的风范和精彩说书,但愿评书艺术能作为我们的文化遗产永远传下去并有所创新和发扬光大。


本文内容于 2011/12/30 23:32:10 被qidonghuav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