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中医研究让我们蒙羞


一位国内卫生系统的朋友,离开罗马时留下一部意大利出版的中医学术专著。我看了以后,真的有点着急了!当我们还在为中医是不是科学喋喋不休地争论的时候,欧洲人已经开始着手进行中医实验研究,寻找中医药药理的科学证据了!

本来张悟本和周正龙一样,没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都是这个体制的必然产品罢了。不过,张悟本现象带来的负效应,就不是一句话能说明白的。这个多年只用一个方子看病的假中医养生大夫,再次给许多热衷于诽谤中医的人提供了口实。一时间,中医和现代西医合法并存,被看成科学对愚昧的容忍。有人甚至觉得,不就此一棍子把中医打死,真的就不够叫痛快了!

国内反对中医的思潮由来已久。前些年喊的最猛的,居然还有一个叫做方舟子留美博士。方舟子的文章,我读过很多,常常大呼过瘾。学术界有这么一个专家级的打假人,真的不能不说是件好事。可是,这位方舟子先生不分青红皂白,把中国传统医学也一锅端了——这就是个问题了!

你方舟子怎么说也是一个博士,你应该知道西方科学是讲究实践的,必须用实验来说话。你凭什么说中医是伪医学?总得拿出来证据吧?没错,你可以说中医是经验科学,但从广义上来说,中医存在了2000多年,中华民族靠中医存活下来,这是不是实践?反过来说,即使就科学论科学,你有通过什么科学实践的办法,证明中医是不科学的?没有吧?你是搞科学的,没有实践证据,那就不能信口开河了!方舟子反对中医是有道理的,但他这样简单地否定中医,则是简单和武断的!

中医药理是怎么来的?人体经络是怎么发现的?《黄帝内经》是怎么写的?这些都还是个问题,目前很多人没搞懂。有人搞懂了,也没法用现代方式来证明。一个好的中医师,看看患者的脸,把把患者的脉,就可以知道患者有什么病,这有什么奇怪的吗?按照中医的理论,患者病就是在脸上写的呀?只要有一点虚心的态度,认真去学习一下,就是很容易掌握这点技术。当然,如果病变达到了质变的程度,中医诊断和治疗,要达到西医的精准,还不是很容易的。这才是中医的缺憾。说句题外话,组织部长如果好好学学中医,认贪官绝对一认一个准!贪官包了几个“二奶”,收了多少钱,不也都在脸上写着?

早在2006年11月,意大利高等卫生院就开始天津中医药大学合作,成立了中意中医药联合实验室,以寻求探索中医药的科学证据,加速中医药现代化和国际化发展。这个实验室的最终目的,就是谋求中医药在药品研发和临床研究方面,符合国际最佳操作规范。

在汉语词汇里,“蒙古医生”(蒙医)曾经就是庸医的代名词。好在现在我们知道尊重蒙医。中医在外国曾走过了一段很艰难的路,过去西方人看待中医,和我们过去看待蒙医,可没什么么两样。如果中医不是首先被海外华人的喜爱,根本就不可能像今天这样被西方关注,并成为西方主流医学的重要补充。

如今,中医在海外又取得了长足的发展,中医在西方医学界的地位显著提高。意大利国家高等卫生研究院对外关系办公室古埃拉•拉涅利(RANIERI GUERRA)先生撰文指出,“仅仅将传统中医作为西方主流医学补充疗法的时代已经终结,中医和西方医学两个知识体系相互融合和彼此尊重的时代已经到来。”他还说,“我们应当秉承有序(SYSTEMATIC)和整合(SISTEMIC)的发展理念去看待中医。在疗效证据面前,任何人为设置的,以保护产业利益为出发点的障碍,已经显得苍白无力。”

欧洲中医研究让我们蒙羞

古雷拉•拉涅利先生这番话,来自于不容置疑的数字。在欧洲,约有30—50%的成年人有过中医药治疗的经历。超过半数的德人愿意接受中西医结合疗法。2000年英国政府就确定了中医针灸治疗手段的合法地位,4%的欧洲医师可为患者提供针灸治疗。意大利接受针灸治疗的人数约为900—1100万人次(这个数字约占意大利全国人口总数的六分之一)。2007年,中医治疗支出费用已经占意大利医疗保健市场的0.8%。意大利每5年接受中医治疗的患者人数就会提高一倍,预计每年将以14%的速度增长。而中医占中国医疗市场的份额,一直徘徊在15%左右,并开始出现下滑趋势

意大利的中医研究在欧洲并不是最早的。早在2004年,德国杜伊斯堡-埃森大学在克虏伯基金会的资助下,就建立了以研究传统中医为重点的自然疗法学系,学科带头人是学过中医的西医专家古斯塔夫•德博士。该系中医治疗中心的中医门诊部单独设在一栋两层楼内。患者在这里除了接受中药、按摩、刮痧、推拿等中医治疗手段,连气功、太极拳(包括印度的瑜伽)等,也被作为辅助治疗手段。

实事求是这句话是好的,可惜这句话的实践者更多在外国。中医能在海外赢得尊重,靠的就是在抑郁症、疼痛、风湿病、椎间盘突出、慢性肠胃病、皮肤病等病症上的显著疗效。欧洲人的观点很简单:既然这些病症西医无能为力,中医却有效,为什么不用?

尽管中医在欧洲获得全面合法地位,还需要一定的时间,但中医研究和潜在的需求,已经受到欧盟卫生机构的关注。去年,伦敦大学国王学院的中医药研究项目,就获得了欧盟的近百万欧元资助。该项目正是运用现代研究方法,对中草药的质量控制、萃取和分析等进行研究,帮助欧盟相关机构了解中医药的安全性和有效性,为欧盟出台相关法规提供参考依据。

目前,欧洲人学中医兼收并蓄的精神,更值得我们汗颜。36岁的法国人周思,20岁开始学习汉语,21岁开始学习中医。他来过中国云南,会讲流利的普通话和昆明方言。他不但研究中医,练习太极拳,还研究风水和周易,现已在法国一个小镇开了自己的中医诊所。

就目前来说,中医不是争议问题,而是如何着手运用现代科学手段深层次研究的问题。尽管国内也做了大量的中医科研实践努力,但中医在国外的科研活动,无论从科学性、思想性和包容性上都比国内高。瑞士现已将针灸应用在自然分娩领域,美国已经研究用中医针灸来协助戒烟——这些在国内都是不可想象的。如果国内中医研究不深入、不创新,不久的将来,就会闹出中国人到外国进修中医的笑谈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