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重逢,是一场意外的告别

经受过挫折的小芍沧桑了许多,却依然相信爱情,确切的说是,冷静地理性地相信爱情。照她的话来说,爱与性是同步的,当你爱上一个人的同时,就会对其产生性的渴望,这是很正常的生理冲动,不必为了把爱情这种抽象的东西显得至高无上而厚颜无耻的否认这一点。但是当他对你这个人只有性的渴望的时候,有没有爱就很难说了。

小芍在一家美容院工作,见过的美女多如过江之鲫,现在的女人,你很难一眼看出她的实际年龄,明明看着是花样年华岂料已是半老徐娘,见得多了自然有了精准的判断力,她能很轻易地猜测出女人的肤质年龄和生理年龄,但在说出来的时候她们会很职业地把年龄减少五岁左右来说,这样顾客心里高兴也能给自己拓展业务留下余地——试想,一个皮肤没有暇疵也没有年龄顾虑的女人,你如何说得动她花大价钱在你的手指底下。

有的女人还是半老徐娘就已满面苍桑,她们最大的抱怨是,青春年少时手中分文皆无,贫困难当却与丈夫恩爱有加,如今手中到是有着大把不知道朝哪里花的钱——这是中国暴富的现象之一,学会了赚钱却没学会用钱——丈夫却没了。她们虽是明日黄花却不得不在丈夫的新欢面前捍卫着自己的尊严,进美容院是她们最理直气壮的奢侈方式,小芍坦言赚这种女人的钱是比较容易的,但其中有个弊端,因为她们期望过高,以为一套护理下来就能返老还童,当远非预期效果时,小芍就得花费很多口舌去做解释,说服她们花再多一些耐心去看着自己改变。

在这个圈地强迁盛行的时代,小玉是少数违规乱建而从不强拆的人,她心安理得地住在别人给她的房屋里过着二奶的日子,清闲且得意。男人很少去她那里,据说是正室家教颇严,出门需请示汇报手续太过繁复,小玉很奇怪在这样高密度的监管下男人也要金屋藏娇,真是舍不得片刻清闲。小玉不要求男人给她金钱物质之外的任何东西,包括爱和名份,她不要求男人休了正妻将她扶正,她还没有这么大的野心把别人的老公占为已有,当然,她更没有这么大的爱心把自己归顺与某一个男人。对她来说,做二奶只是她的工作,一份凭自身做本钱找来的工作。

她时常在小芍的美容院对镜自怜,本姑娘此生不怕寂寞就怕色衰,小芍紧抓机会挖苦她:“象你这样没心没肺的人怎么可能寂寞,一圈麻将下来就能让你充实得以为这个世界在开天僻地之前就整个是块麻将。”

小玉敷着厚厚的面膜,几乎不动唇齿字字都定在同一个音上说:“你说话怎么不带标点符号的,连气也不喘。”

“你才不喘气,你再叽叽歪歪的,我用面膜把你鼻孔也堵住。”小芍威胁道。

女人之前的友谊很奇怪,最不待见的情敌一旦冰释前嫌好得竟然比亲姐妹还亲,反过来到气焰嚣张地把当初争得脸红耳赤的男人给忘了,她们总是能无所顾忌地聊天,而她们在一起的话题永远只有一个,除了男人和男人的女人,其它什么都不聊。而且聊得非常默契,只要是这个话题她们就相知恨晚。

小芍说:“爱情,不过是一件普通的玩意儿一点也不稀奇,男人不过是一件消遣的东西有什么了不起,男人最多也就是一件衣服,过时了扔了就是。”

小玉马上接过来说:“男人怎么可能如衣服?没有衣服我们连门都出不了,而没有了男人,我们不照样逍遥自在吗。”

不等话音落地,小芍接过话头:“逍遥自在的那是我,你没了男人就要露宿街头了。”

“你以为年轻可以取之不尽用之不竭吗?年轻就象一年中最惬意的一个季节,很快就过去了,每个人都一样。”

“所以,你要乘你的季节没过就要开花结果,象你这样除了长得漂亮以外没有任何特长的人,还是赶紧嫁了吧,免得误人误已给社会造成不和谐。”

“我嫁给老古做他老婆,气死你!”

“去,你嫁给他爹做了他老妈我都不生气,我还在乎你给他做老婆?”

男人女人,女人男人,这样的话题在她们的嘴里永远新鲜,乐此不疲。

节假日本来是工薪族放假的日子,往往有幸放假的不是工薪阶层,而是二奶。

元旦节的晚上,小芍与小玉参加一个同城缘分单身人士聚会,聚会厅人声鼎沸,男女老壮齐聚一堂,让人很是纳闷现在真是一个爱情匮乏的年代,只要一有风声就会涌出一群急于寻找爱情的人。大家相互递着名片,打着遗忘很久的招呼,说着不是笑话的笑话,很快小玉就与一个外型颇似成功的男人交换感情去了,丢下小芍一个人独守一隅。

在那里能碰到老古大概是那天最大的意外。这个在她青春年少,最能幻想的岁月里出现的男人,好象突然从哪个密不透风的真空里冒了出来,此刻就故作镇定地坐在她对面的椅子上。

有多久没见了呢?她仔细地端详着有些窘迫的老古,为了显得年轻些精神些帅气些,不至于在青年的男人堆里被忽略得太难看,他在着装打扮上花了一番功夫,头顶的头发褪得光秃秃的,晃眼看去,像是一只鸡蛋上顶了个蛋黄。仅剩的头发也染过,记得他们相守时让小芍很难忘的一幕就是坐在橘色的床头灯下给老古拔白头发,那时候他并不老,至少不如现在这么老。但是他的白发却长得很快,老古解释说本来就是少年白,十六七岁的年龄就有了白发,小芍却笑他是心思太重,纵情过度,所以上帝会夺去他一部分的青春。

“好久不见了。”老古说。

“好久不见了。”小芍说。

接下来是无语,小芍眼光如炬大胆地打量着老古,反而是老古目光有些闪烁,十六岁的青涩少女经过岁月的打磨更加美丽撩人,几年的时间,小芍成熟了,而自己却老了。他不敢直视那双即熟悉又陌生的眼睛,只能在小芍眼光转向别处的空档,偷偷地贪婪地看小芍几眼,及至小芍眼光转向他时又仓皇地避开,他不知道说什么才更适合他与她现在的关系,于是顾左右而言它地拉出许多陈芝麻烂谷子的人和事

人的衰老是一个缓慢的过程,你往往很难从自己身上看到衰老的痕迹,只有在你看到一起走过的那些岁月,听那些属于你那个年代的歌,当你沉浸在对往日的怀念中,突然发现还有一些人也与你有同样的心情同样的感慨,而他们已经眼里满是苍桑,你才发现自己老了,与他们一样不再青春年少。而他们眼中的你,也与他们一样正在悄悄的发福悄悄的迟钝,只是大家都不察觉而已,更或者,是不想去察觉。

“你怎么也单身了?”小芍不想再听那些与她毫无关联的唠叨。

“前几年就离了。她给我提的所有条件我都答应,只要能离婚,这样没有感情的纠缠让我筋疲力尽。离婚后我第一个找的人就是你,但是却怎么也联系不到你。”

小芍冷笑,第一个?他永远没有最爱,只有更爱。

“你别不信呀小芍,我真的找你找了很久,没有人知道你的联系方式,我甚至去你家里找过你,被你哥哥赶出来了,你知道我有多狼狈多伤心吗?”

依然顾及到的是自己的形象,把狼狈放在伤心的前面,只意味着求不得的懊恼。小芍突然发现,自己在这个男人面前怎么变得如此刻薄了?好象他说什么都不对,如果什么都不说就更加的不对,总之,他现在做什么,小芍都有挑剔的理由。

“你不是跟一个女人同居了两年吗?”这件事情是小玉说的,说是老古认识了一个离异的女人,两人起初关系不错,谈婚论嫁时老古却又退缩了,相爱的时候情投意合,分手的时候各执其理,相互指责对方无情寡义,这样的谢幕表演属失败之中的失败。女人恨得咬牙切齿,有了其他女人接替小芍的恨,小芍如释重负,彻底把老古放下了。

“你还是这么关心我,这么多年来,你是最了解我的女人,我一直都记在心里。”话锋一转:“我不配你这样对我。你还年轻,找一个对你好的人好好过吧。”老古开始以退为进。他低垂着眼帘,仿佛真的无限挣扎地把这些话说出来,其实他知道,小芍就吃这一套,以前屡试不爽,事隔多年,人变了性格应该不会有太大落差。

“你明明知道我这么多年一直关心你,一直在心里给你留下谁也无法超越的地位,你明明知道女人的真爱一生只有一次,你又何必假装?”小芍如少女般含情脉脉地望着面前这个老男人,这份执著的痴情看得这个老男人更加要矜傲了。

老古从心底还是有些犹豫,他不确定眼前这个女人是否还如以前一样的爱他,就他的现状来看,要找一个比小芍好的女人,已纯属痴心妄想,如果这个女人仍然在等着他,回到她身边重新开始生活到是一个最好的选择,但是他不能太容易被这个小女人俘获,他更退一步说“这么些年,你就没有遇到一个合适的?”

“遇到了啊。”小芍狡猾地笑了:“我一直与他同居,他已经向我求婚了。不过我还没有答应他,因为我心里还有你。”

“聊聊你现在的男人。”老古心里泛起一阵醋意,他不愿意说“聊聊你现在的老公”。在心里挣扎了一下,把老公换成了男人。

“他是我所接触的男人中最棒的一个。”小芍故意把这句话说得耐人寻味。“不管哪方面都是。”小芍加重了表情与语气,眼神暧昧地诱惑地在老古脸上溜来溜去。

“那你就好好跟他过,别吃着碗里看着锅里。”老古有些恼怒,一个刚才还说爱着自己的女人,怎么转眼就把另一个男人捧到了远远高于自己的地位。这样的褒榜是一个男人的最高荣誉,而小芍偏偏没有用在自己身上。

“不,这不叫吃着碗里看着锅里,这叫喜新不厌旧。”

老古突然觉得自己被耍了,当初被自己捏在手里随意摆布的单纯天真的女孩子,现在轻而易举地被她小小地玩弄了一把。

不等老古从羞愤中回过神来,小芍神气地站起来,转身,踩着高跟鞋咔咔咔地如希特勒凯旋的步子,霸道地不可一世地转眼间走出了老古的视线。

走出大厅,夜阑人静,远处有烟花在空中迸裂,牵着千丝万缕的彩线从半空中跌落,还没有等烟花落尽,又一枚在天空中绽放,四射的烟火如纷飞的眼泪,很快,又黯淡下来,这是一场意外的告别,向曾经轻狂如今一逝不复返的青春告别,向自己最初的为爱痴狂告别,老古在背后呼唤她的名字,曾是是那么的爱他,恨不得把自己的生命都交付给他,而现在,那份爱已经支离破碎,在她面前的,只是一个没有结局的故事,别人的故事。小芍头也不回放纵自己在这条无人的路上狂奔,夜风撩起她翻飞的裙裾,她全然不顾,此时她的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离开!离开!离开!

一辆出租车在她身边停了下来,她打开车门把自己扔了进去:“甩开后面的男人,随便去哪儿都行!”

司机诧异地看了她一眼,不再多问,被甩得很远的老古蜷曲着腰背,已经喘成一团。

必竟不再年轻了。

司机看着身边这个泪流满面的女人,凌乱的短发,被泪水洗涮的红妆,黑色的眼影在眼角和眼帘处晕开来,使眼神显得更加扑朔迷离,她只是一味地在哭,并不理会坐在她身边的陌生男人,伤心、委屈、释怀、放下都肆无忌惮地崩涌而出,他从未见过哭得这么狼狈的女人,他默默地递过一盒纸巾,一句话都没有说。

这个城市象个大舞台,它要上演什么样的故事,你永远无法预知。他刚到这个城市时,也是这样一个深夜,一个女人告诉他“跟紧前面那辆车,别跟丢了”,眼下这个女人却跳上他的车命令他“甩开后面的男人,随便去哪儿都行!”

车没有了目的,顺着这个城市的脉络缓缓地游走,车窗外的灯一盏盏地闪过,仿佛被泪水浸泡过,那些光线都晕开来,退在身后的景物更加黑沉。司机随手拧开了收音机,一个沙哑感性的女子的声音像从心里飘出来似的:这个城市太会伪装,爱情就象霓虹灯一样,谁离开之后却把灯忘了关,让梦做得太辉煌,以为能够留你在身旁,但是谁肯留在谁身旁,一首情歌都比一个亲吻更长,这就叫做好聚好散。。。。。

小芍把脸转向窗外,她很奇怪自己怎么没有了感觉,她给小玉发了条短信:我今天终于把自己找回来了。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12楼平钟

好女人是男人的学校,好女人却希望这个好学生永远不要毕业.

这样“爱”下去,恐怕人一辈子也不想提这个“爱”字了。

刚到深圳,上来瞄一眼。正在经历爱情,有些东西现在发现我也是不懂的啊!


相逢是首歌

同行是你和我


7楼壯士

优美的文笔是专业培训的结果.华丽的词藻是长年堆积的沉淀.美容的二奶是世道艰险的反应.意外的重逢是上天命运的捉弄.楼主的深度是未受饥寒的体现.在下的茫然是不好读书的原因.

更多精彩内容